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曾拍柯賜海紀錄片《多格威斯麵》 黃信堯:他是人生中的奇遇

黃信堯。(資料照,記者王文麟攝)

〔記者王冠仁/台北報導〕「抗議天王」柯賜海今(21)早被姊姊發現陳屍在平時居住的廂型車內,傳奇一生畫下句點。外界對他的認識,多半是四處抗議、養流浪狗,但電影《大佛普拉斯》的導演黃信堯,早在2002年就曾以他為主角,拍攝紀錄片《多格威斯麵》(Dog with Man)。黃信堯指出,柯賜海對他創作上的影響很大,讓他體會到了什麼叫創作;當時拍攝這部紀錄片與柯朝夕相處,在他人生中是一段不可思議的奇遇。

黃信堯拍攝《多格威斯麵》,見證柯賜海的抗議廂型車。(黃信堯提供)

黃信堯今受訪說,約在2000年他就讀台南藝術大學研究所時,某次找拍攝題材,想起大學時代曾看到柯賜海改裝廂型車,車內養了許多流浪狗,車上還貼了沒標點符號的標語字句,他覺得這個人很有趣,決定拍攝以柯為主角的紀錄片。

黃信堯拍攝《多格威斯麵》:柯賜海上總統府抗議。(黃信堯提供)

結果,他才開始拍不到兩個禮拜,柯就因為刑事案件和媒體衝突,開始四處抗議,這雖然與他原本的拍攝計畫不一樣,但也等於見證了柯「抗議人生」的起點。

黃信堯(左)拍攝《多格威斯麵》,留下與柯賜海同框的畫面。(黃信堯提供)

黃信堯回憶,當時柯賜海四處到公家機關抗議,起先許多電視台記者都不願意拍他,甚至與他起爭執,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的「啊堯電視台」願意拍。柯是個不容易訪談的人,但因為他「認真」拍柯,逐漸與柯建立信任關係,後來甚至能一起搭車上山下海四處抗議。

黃信堯拍攝柯賜海餵流浪狗。(黃信堯提供)

柯常與他相約早上7點在總統府外集合,他搭上柯的車,柯開車載他去抗議,晚上再去餐廳拿燒臘、去陽明山上餵流浪狗,晚上10點、11點才解散。

黃信堯直到發現電視媒體開始拍攝柯賜海,才覺得自己拍到一個段落,於2002年7月完成紀錄片《多格威斯麵》。(黃信堯提供)

黃信堯說,他拍紀錄片是用來交作業,約10個月後順利交出,但他總覺得沒拍完,事後又加拍約10個月,直到他發現電視媒體開始拍攝柯,才覺得已拍到一個段落,並於2002年7月完成這部紀錄片。這部紀錄片曾參與卡塞爾、林茲2個當代藝術展,不少人認為柯是行為藝術家。

柯賜海跟行政院外的維安警方說他車上有研究所的學生在拍紀錄片。(黃信堯提供)

柯賜海說他的紀錄片要參加奧斯卡金像獎。(黃信堯提供)

黃信堯還說,某次他陪柯賜海去行政院抗議,維安警方上前規勸,柯告訴員警他車上有研究所的學生在拍紀錄片,「要參加奧斯卡金像獎」。多年後他的《大佛普拉斯》真的代表台灣角逐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柯的一席話意外應驗。

柯賜海拍攝的《恆春兮》唱片封面。(黃信堯提供)

黃信堯與柯賜海相處時遇過幾件趣事,某次柯抗議途中接到「角頭唱片」來電,希望他能拍攝唱片《恆春兮》的封面,當時他就坐在柯身旁,柯賜海不知道「角頭唱片」的來歷,連忙問他,事後才去拍。柯賜海參選花蓮縣長時也曾打電話給他,說感到很危險、緊張、不知怎麼辦,他建議柯穿防彈背心開記者會,柯居然照做,成功引起話題。

黃信堯認為,柯賜海用自己的方式生活,雖然行為有好有壞、引起爭議,但這是柯的人生哲學;柯曾跟他說過「命中有時終須有,命中無時莫強求,得知我命、失之我幸」,這幾句話讓他相當受用。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