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影音)郭子乾《茶金》客語遭疑不標準 溫昇豪護航「不要苛責」

〔記者李紹綾/台北報導〕郭子乾、溫昇豪、許安植今(20)於「台灣國際茶業博覽會」舉行《茶金》見面會,熱情粉絲擠爆現場,3位演員現場審茶,先看茶乾外形、再看茶湯湯色,接著拿起審茶杯聞茶渣香氣、最後品評茶湯滋味,成功說出3人喝的分別是紅茶、烏龍茶、東方美人茶,博得滿堂彩。

溫昇豪(右起)、郭子乾、許安植於「台灣國際茶業博覽會」舉行《茶金》見面會,與現場粉絲合影。(記者胡舜翔攝)

談起《茶金》上週首播,郭子乾的客語被質疑發音不到位,他受訪表示,過去沒有可以學習的環境,直到接觸《茶金》才開始練客語,「(學習)短短一個多月,請大家多多包涵,我已經盡力了,凡事只要盡力,無愧我心。」

郭子乾表示過去沒有學客語的環境,直到接觸《茶金》才開始練,學了大概一個多月。(記者胡舜翔攝)

郭子乾認為,語言只是看戲的一個過程,演員帶給觀眾的情緒、感受,若要刻意去挑發音及音準,「這個我就沒辦法,只能說我自己盡力了。」一旁的溫昇豪表示,他也是30歲接演客語戲才開始學客家話,當時也被挑剔「聽起來就是學的」,直言:「當然是學的啊!啊不然咧?看戲還是看情緒,我們會加油,但是不要過於苛責。」

溫昇豪表示自己是善忘的人,喜歡記好的東西,把自己當成一個幸運的人。(記者胡舜翔攝)

溫昇豪舉例,像是電影《神鬼戰士》,劇情背景是羅馬,但演員都講英文而不是義大利文,還有《特洛伊:木馬屠城》,布萊德彼特是講英文,而不是講希臘文,「我覺得大家應該不用刻意去對這些事多做苛責,我們會再講得更好。」希望觀眾可以感受到演員滿滿的誠意。許安植則沒這煩惱,笑稱角色山妹前面2集話較少,還被觀眾問說:「山妹是不是不會說話?」讓她哭笑不得。

許安植淚腺發達,光試戲就哭到涕淚縱橫。(記者胡舜翔攝)

許安植淚腺發達,第一次到洋樓與郭子乾對戲,光是試戲就涕淚縱橫,她說自己從小就愛哭,「水龍頭好像有點故障,關不起來。」她特別為角色曬黑,前後助曬二十多次,「一直曬到第8次,才開始有顯著的效果,之後黑色素就直接大爆發。」朋友見到她忍不住問:「妳太黑了吧!到底是哪位?」這對她來說是最棒的肯定,也很有成就感。

郭子乾戲裡的茶廠遇到財務危機,他說現實生活中自己性格樂觀,「明天煩惱明天再說」,之後又補充說:「難題不會在我身上超過5分鐘,因為想破頭也想不出解決的方法,然後太陽明天依然會升起,搞不好太陽升起之前,就會想到解決的方法,我從小到大沒有遇過什麼樣的危機。」他說,人生並非如此順遂,自己剛進演藝圈從事幕後工作,領的第一份薪水是17000元,「那時我就下定志向,以後工作不管好與壞,只要能超過這個底薪,都覺得我是進步的,我的目標不會太高遠大,能贏過這個標準的話,對我來講生活是非常開心的。」

溫昇豪表示,自己的個性和郭子乾有些相像,是個善忘的人,「我人生喜歡記好的東西,都把自己當成是一個幸運的人,中間有一些波折,真的就忘記了。」他舉例這就像,女人分娩的時候,抓著老公說很痛不想生了,結果之後還是一直生,這讓他想起義大醫院院長跟他說的一個專有名詞,但他一時想不起來,聯訪過程中不斷拿手機搜尋關鍵字,無奈還是找不到,他甚至還說:「我等下打電話給他。」糾結半個多小時總算獲得答案,是「forgotten pain」。

溫昇豪表示,平常會這樣鑽研、追根究底,有強迫症, 「想不起來就會很不爽,所以我現在就很想趕快想起來,很不舒服,為什麼我記不起來。」

郭子乾(左起)、溫昇豪、許安植於「台灣國際茶業博覽會」現場審茶。(記者胡舜翔攝)

《茶金》公視每週六晚間9點至11點首播,每週連播兩集;公視+、中華電信MOD、Hami Video每週六晚間11點一次上架兩集;Netflix(台灣)、LINE TV 、CATCHPLAY+(台灣、印尼、新加坡)每週日晚間8點一次上架兩集。客家電視每週一、週二晚間10點播出。公視隔週六中午12點半重播,myVideo隔週六晚間8點一次上架兩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你可能還想看 more
今日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