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傀儡花》屏東開鏡 排灣族祭儀向祖靈祈福

2019/08/23 19:08

〔記者鍾智凱/台北報導〕公共電視耗費3年、導演曹瑞原帶領團隊長達1年籌備前置的歷史文學原著《傀儡花》改編計畫,終於要進入正式拍攝階段,今(23)日曹瑞原帶領主創團隊於屏東主場景進行開鏡祈福儀式,特別邀來牡丹鄉高士村的靈媒張順枝vuvu(vuvu為排灣族語「祖父母輩的老人家」之意)及斯卡羅祭司龔山水代表舉行Palisi儀式(Palisi為排灣族語「傳統祭儀」之意),劇組準備了檳榔、米酒、阿拜(小米粽)為祭品,向在地的祖靈祈福,祈求劇組開鏡一切平安順利。曹瑞原的教會主任牧師潘劉玉霞更動員其他牧師及教友上山為劇組團隊祝禱,以排灣族的詩歌來頌讚這片土地。

公廣集團董事長陳郁秀(中)、公視董事施振榮(左3)、前法國在台協會主任潘柏甫(左)南下屏東參與《傀儡花》開鏡祈福儀式,屏東縣政府原住民處處長伍麗華(左2)亦到場與會。(公視提供)

開鏡前幾天,屏東大雨不斷,今日又宣布白鹿颱風即將從恆春登陸,所幸開鏡天氣風和日麗,眾人期待接下來2個月在主場景的拍攝都能順利平安。公廣集團董事長陳郁秀、公共電視董事施振榮和妻子及公視總經理曹文傑也帶領耕耘《傀儡花》改編計畫已久的節目部團隊,提前南下屏東並參與開鏡。公視也邀請了前法國在台協會主任潘柏甫(Mr. Poimboeuf)與會,長陳郁秀看到現場團隊的努力有感而發,「過程中有很多的困難,不管是誰跟我們一起面對,大家都有同樣的一顆心,我們要為台灣寫下歷史,希望這部電視劇拍完後,所有人都知道150多年前,台灣發生過什麼樣重大的事件。」

陳郁秀以「南岬之盟」為鑒,她說:「在台灣,不管是客家、原民,還是河洛,乃至於所有生活在這片土地的人們,其實在那個時代就展現包容的心,才能簽訂這個合約,何其難?」她希望未來各族群可以互相團結合作,同時也期待該劇能走向國際,在更多平台看到台灣優質影視作品。她表示:「這部電視劇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大資金,我們有更多的責任,感謝曹瑞原導演和他的團隊毅然決然擔負起這艱鉅的任務,今天看到有這麼多的祝福,我相信這部片的拍攝一定非常順利。」

屏東縣政府原住民處處長伍麗華及屏東縣政府傳播暨國際事務處黃建嘉處長也特地到場支持並參與開鏡儀式,伍麗華表示:「在這麼久以前這樣的歷史事件,今天可以透過一群人,陳耀昌醫師願意將田調聽到的歷史事情寫下來,曹瑞原導演願意透過戲劇手法、更受歡迎的方法讓更多人能夠去看到,更要感謝公共電視願意對這部戲劇如此的看重,以及在場的施振榮董事長願意提供支持,還有好多好多說不出來的名字。我想大家在成就的不僅僅是一部戲劇,更重要的是,你們在成就一群人、已經離開的一群人,他們的氣息、他們的生命,他們曾經發生過的事情,能夠再一次被用現在的文字,現在的影片,永永遠遠被記錄下來。」

曹瑞原現場也向團隊喊話:「我們今天以非常謙卑,非常尊敬的心來到這裡,希望祖靈庇護我們在拍攝過程中一切平安,我也抱持著向所有原住民朋友學習的心,以及對這裡的祖靈深深一鞠躬,謝謝所有的原住民朋友,希望一切能庇護我們,今天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不論我們即將碰到任何的困難,我們都一起度過吧。」而面對未來將進入原始森林拍攝的挑戰,曹瑞原相信在祖靈的庇佑下,他與團隊一定會用鏡頭把最美的福爾摩沙帶給全世界看見,也要讓現在的年輕人看見原住民來自生命的智慧和勇氣。

已近開拍,資金尚在增資募資中,但曹瑞原仍然堅持「要做就做到最完整」。為了貼近1867年的故事背景,該片除了於台南岸內糖廠影視基地初期開發的13.7公頃土地上重建約3公頃的台南府城樣貌,更在屏東搭建了當年恆春半島對外交易要地平埔聚落社寮港、閩客聚集的柴城、保力,以及斯卡羅族群所在之豬朥束社和射麻里部落;陳郁秀及施振榮夫婦等人趁開鏡參觀了主場景,眾人穿梭原林中由茅草和竹枝、牛糞建立的房舍,訝異於美術的精緻。曹瑞原表示:「房子是鋼骨結構,不用怕風雨,至少可以維持幾十年。」他期待《傀儡花》(暫名)拍攝完成後,除了台南岸內糖廠的府城可以被留下,其他的建築也能被好好保留甚至運用。

該片預計拍攝4個月,從屏東一路到台南再往北部推進,除了拍攝,更困難的工程在於大量的動畫特效後製,在針對募資和試拍的前導影片釋出後,公視與製作團隊接到了各界對該片的意見;公共電視表示,改編自歷史文學小說的拍攝難度本就相當高,150年前的重現場景和復刻時代部分製作單位已經與各方顧問群力求完整,而為了影視化而進行的劇本改編,也將以歷史事件羅妹號至台灣簽訂的第一個國際和平協議「南岬之盟」為基礎,透過虛擬人物「蝶妹」的串聯,撰寫出當時恆春半島各族群的融合與生存的碰撞。

影視改編自原著小說、戲劇名稱本維持與原著《傀儡花》同名,但其實早在去年年中,公視和製作團隊以及原著已經就片名的修改可能進行討論,隨著劇本、訪談、勘景、采風直到前導發布,公視與曹瑞原決定在開鏡後廣邀各方的意見和創意匯集,給予這段即將用影視改寫呈現的故事另一個全新的名稱,完整表述時代下不滅的希望和生存的勇氣和智慧。

《傀儡花》作者陳耀昌表示,本書因為是台灣史小說,為反應清治時期的台灣,故使用當年清朝官方文書之用語,包括「羅妹號」(而非「羅發號」)及「傀儡山」、「傀儡番」,而書名《傀儡花》原意為地域名和虛構角色「蝶妹」的結合。但為了避免衍生不必要之誤會,陳耀昌也同意在影視作品上如有更符合的片名可進行更改,希望能展現台灣原住民部落文化的精髓,也能維持原著所欲傳達的族群「和解、共生」、「多元文化」、「多元史觀」、「多族共榮」的台灣,以打入國際市場為前提,讓全球增加對原住民及南島文化的了解。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