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獨家專訪)準影帝自爆跪求演出 「屎出來」難登金馬殿堂

2020/11/11 21:54

記者許世穎/專訪

新加坡本土天王李國煌今年以《男兒王》入圍金馬影帝,他1日來台隔離至今,在飯店接受《自由時報》電話專訪,透露得知入圍一時還沒太大反應,反而是太太差點喜極而泣,「我可能年紀大、麻痺了,人老了沒什麼知覺」。他說每年都有關注金馬獎,但從未想過入圍,「金馬一邀約,我想都不想就說『我來』!」

李國煌憑《男兒王》角逐金馬影帝,謙虛表示能來觀禮已滿足。(李國煌經紀公司,金剛媒體(新加坡)提供)

52歲李國煌橫跨演員、主持、歌手、DJ等身分,他認為最重要的是把工作做好,「入圍、得獎其實都是其次,這次入圍對我32年演藝生涯來說,是去到另一個平台,讓我回想到過去,在不同階段受到不同肯定」。他慶幸不管在電視或電影領域,都有滿漂亮的成績單,「覺得很滿意,也很滿足」。

李國煌在《男兒王》遭公司資遣,意外在變裝皇后酒吧找到一片天,片中扮女裝又唱又跳,他說:「我本來是歌手,是沒有人要幫我出唱片我才當喜劇演員的!」不諱言對入圍感到意外,「因為我大多拍商業片,覺得會入圍的應該都是大製作、藝術片,感覺像從小看的頒獎典禮,能出席觀禮其實已經很滿足了」。

李國煌在《男兒王》遭公司資遣,只好到變裝皇后酒吧找工作。(mm2提供)

為了出席金馬獎,李國煌要先來台隔離14天,回新加坡還要隔離7天,經紀公司曾為此擔心,他淡定表示:「我工作這麼多年了,少收入1個月應該是還頂得住!」所以他當時把工作排往10月底,或是延到12月,目前預計隔離到16號,「我就可以從監獄放出來,然後就會見見好朋友、出席金馬活動,然後頒獎典禮隔天馬上就會飛回去,等於整個11月都隔離在酒店或是家裡」。

隔離的日子,李國煌除了依舊在每週二、五、日直播,每天也會拍一些東西給公司當「隔離日記」素材,「我就是每天沒事找事幹、自己找麻煩」,樂觀的他說在陽台看叔叔阿姨走過來走過去也是一種樂趣,尤其前幾天好友NONO還扮三太子,在酒店後面的停車場跳舞給他看,「他是說要幫我解悶,但我覺得他也是這樣祝福我拿獎,所以非常感激,非常感動,差點哭出來!」

他說出關後會和吳宗憲、康康、NONO等台灣好友見見面,還不改幽默虧吳宗憲:「雖然他的生活不是太檢點,但每次看到他的節目也充滿活力跟精力!」說完趕緊補充「我開玩笑的,但真的很佩服他,他錄影完還可以跟我們聊到早上,他可以不睡,但是我不可以耶,他精神真的很好!」

提到讓他入圍的《男兒王》,李國煌笑說:「這個角色是我跪在地上求電影公司給我的!」他當初一聽到故事就跟編劇說自己「一定要演」,後來打去電影公司,對方竟然跟他說「好啦,我們再看看怎麼樣」,他直呼:「我在新加坡也算是本土天王,竟然跟我說『再看怎麼樣』!」後來過了快1年都沒有答案,幸好最後如願演出,「我真的很開心,拍了這麼多電影,這是有史以來下了最多功夫的一部」。

李國煌形容,片中他演出的扮裝皇后就跟喜劇演員一樣,一上台就要給觀眾100%的表演,另一個吸引他的原因,就是片中肩負起家庭、責任的部分,「我也已經是3個孩子的爸爸,對於一個父親內心的感受與掙扎、一些想法,其實滿接近戲裡角色的寫照」。他說角色每一個階段的情緒掙扎都不一樣,「除了唱歌跳舞穿高跟鞋不講,心情有一點難搞,要給觀眾看到喜感,又要在戲裡看到心裡掙扎,其實是滿痛苦的,有跟導演、編劇討論要怎麼詮釋」。

他說拍攝過程中自己一再要求重來,「可能很多人看了感覺一樣,但對我來講,自己本身的感覺是不對的話,那個畫面會是不對的」。其中一場他太太發現他在做變裝表演、到後台找他的戲,他面對家人,先轉頭,再靜靜地沉澱,雖然沒有對白,但差不多NG了22次,「那場戲我覺得不能把淚流出來,怕會太OVER,要讓淚水跟感覺剛剛好、才能抓到時間點」。

另一場則是他演唱《女人花》,「我本身很喜歡這首歌,也沒想到導演跟編劇把它當成戲裡轉折,那場戲是證明變裝皇后可以唱現場,也透露出戲裡面男主角的心情」,說到這他不忘吐槽導演王國燊,「我在現場拍是對嘴的,事後才去錄我的版本,現場放的其實是導演唱的版本,導演雖然歌聲不錯,可是很干擾!」

李國煌說講到兄弟、友情、孩子的戲分都會非常感動,他在新加坡看第二次時,映後跟觀眾說謝謝支持的時候,突然想到一場戲,變裝皇后吃消夜被欺負、Kiwebaby問他「你真的當我們是朋友嗎?」相當有感觸,「我自己本身結交朋友也是很重情義的,我很多朋友都在演岳飛的媽媽,拿一把針在我們背後刺,都被朋友出賣、背信啊什麼的,但依舊很難拒絕友情這兩個字」。

他說過去投資朋友,很多人會講得天上有、地下無,但執行起來又不一樣,「被騙對我來講,錢沒有了,努力一點可以賺回來,有些人情、甚至是人,沒有了有錢也買不到,身邊人可能會說『你怎麼那麼傻』,但我覺得這可能是我的缺點,也是我的優點」,說到感性之處,他還是不忘開玩笑說:「希望你寫出來,人家不要再找我了!」

李國煌(中)在《男兒王》穿女裝又唱又跳,透露因穿高跟鞋吃足苦頭。(mm2提供)

除了內心狀態,李國煌演出《男兒王》另一個辛苦的點,就是為戲學穿高跟鞋學走路,「我想說過去短劇也扮過女人穿高跟鞋,但這次學穿10到15公分高的鞋,走路還要扭腳尖,後來先學走、學舞步,最後兩週要穿高跟鞋跳舞加唱歌!」尤其比起練習,拍攝現場還要加上服裝跟造型,「前面3天我們片中5隻妖精真的拍得快死掉!到第4天才慢慢進入狀況,而且每天大腿後側都酸痛!」

對歌聲相當有自信的他,片中還唱改編歌詞、閩南語版的《I will survive》,李國煌說歌詞是導演寫的,「其實他寫得很好,跟一般閩南語歌詞要有押韻不一樣,雖然很沒有押韻,每一個字都能進入Key,所以唱起來不尷尬,風格是另外一種風格」。會想在金馬獎表演這首歌嗎?他說:「這可能難登大雅之堂,畢竟第二句賽(屎)就出來,這樣也不太好!」

日前《男兒王》在金馬影展放映,金馬執委會錄了觀眾映後感想,李國煌看了相當感動,「覺得台灣人看電影真的是『看電影』,很像目的是要去看一部好的電影,看了開心,這樣的觀眾才會開心!」他說該片在新加坡上映屬於慢熱的片,「可能有很多人怕低俗,但看完覺得滿有意思,有哭有笑、有正能量,還有人3、4刷了!」

下週六就是金馬獎,李國煌說已準備好一套乳白色西裝的紅毯戰袍,不過沒想過帶任何幸運物,「我沒有這樣的習慣,我中學都沒畢業、學歷不高,能入圍就已經是很幸運了,尤其的我從1998年《錢不夠用》一直拍到現在,還有電影可以拍,然後還來到金馬獎,很感恩了」。第57屆金馬獎頒獎典禮將於11月21日於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