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洪春峰/那一年,我在馬祖打電話給孫燕姿

2018/04/23 23:00

(圖:焯両黃。)〔洪春峰/自由副刊〕

你想起了孫燕姿。

2000年,6月。那一年你訪問到的新馬歌手特別多,第一個是孫燕姿,再來是阿濱(方炯濱)與阿銘(黃啟銘)組成的「年少」,接著有從海蝶加盟了Sony Music,並擁有一把潤澤聲線的蔡淳佳。

透過電話,當時華納唱片公司的宣傳主管欣然地敲定了電台宣傳時間。她是新人,才剛發行首張個人專輯,你可以感覺她即使沒有主管在場,依然有一點拘謹,那掩藏了真實個性的那種藝人式恭謹,你覺得她的氣質更接近於「歌手」,而非藝人,還算不上明星。不料那麼快,她就成了一顆明星。

★半句再見,未完成

拉下麥克風軌道的時候是閒聊的時間,推上軌道On Air 時又轉回談專輯與歌曲。她不時地提到師父李偲菘,及喜愛音樂的心情,那是真心喜歡,你感覺得出來,其實,也裝不來。

播了〈超快感〉之後,你順勢要她清唱,她相當配合,由心而發,不扭捏。能清唱的嗓子不多,她很自然地就唱起了主打歌〈天黑黑〉,華納的宣傳主管相當滿意,頻頻點頭,你讚揚她,孫燕姿笑了起來,若稍微留意她的臉,她在笑的時候嘴角會揚起一個特別角度,菱角般的弧線。

你們同年,好奇彼此的生活與經歷而閒聊,但礙於時間,氣氛閒逸輕鬆。對她的印象是,她對中文溝通反應有一點點慢,許是應對上的生疏,或語言上不能當下明白,多數新加坡人能以英文思考,你猜或許她腦子裡的小小聲音是英文。

廣告時間,拉下麥克風軌道,你告訴她也很喜歡專輯裡另一首〈很好〉,那是孫燕姿自己寫的歌,問她想不想唱,她更樂了,不掩飾,她看了主管後轉頭說好,於是在節目最後她又唱了:「我們是座城堡/愛情放在裡面很好/就算沒有人看好/幸福是因為互相依靠/愛情這座城堡/牽著手才能找到/當我們彼此微笑/請不要打擾」。

她首張同名專輯《孫燕姿》橫空出世,聚集李偲菘、李偉菘、吳慶隆、廖瑩如、易家揚,徐世珍的製作班底,是一時之選,她自己也寫歌,之後的專輯幾乎全部都有她寫的歌,或擔任監製。時移事往,〈天黑黑〉已經成為經典,同一年底的12月孫燕姿又發行《我要的幸福》,之後幾年是她歌唱生涯的黃金歲月,佳作不斷,更開了大型演唱會。

2000年出道的還有帶著首張專輯《Jay》出道的周杰倫;隔年金曲獎在高雄舉行,她入圍了幾項,尤其是最佳女歌手獎,入圍的有王菲、張惠妹、那英、莫文蔚。最佳女歌手獎由那英掄元,但孫燕姿拿下金曲獎最佳新人獎,打敗周杰倫、戴佩妮、林凡、范瑋琪,而年度最佳專輯卻是周杰倫拿下。單一年的獎項雖是指標,不代表一切,新人如新酒,時間會將他們熟成沉澱汰選。

節目結束前,播放墊底音樂,串場新聞之前,她送給你她的簽名專輯,你回贈她一本聶魯達的西班牙英文對照的詩選集,她開心,現場的驚喜透過麥克風傳送到空中On Air。總是需要不經意的時刻,出現一個不經意的禮物,道了再見,只是啟程,未完成的旅程再續。

像新加坡音樂人梁文福所寫的〈每次醒來〉歌詞說:「不經心,又經心,我們竟就這樣避開了決定。」

★開始懂了,夢不落

在更年幼時,孫燕姿的成績在人才教育分流但高度競爭的新加坡想必不是最好,也曾經頹喪、叛逆,直到轉進了萊佛士學院(Raffles Institution),始力爭上游,直到考進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它與新加坡大學是亞洲排名前二十的大學。

她的父親孫厚茲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NTU)電機系教授,母親也是在工藝學校執教的教師,家教嚴、關愛深,讓孫燕姿度過了叛逆期,找到了自己,實踐了自己,直到自己成為群眾的夢。

像聶魯達所說:「沒有了你,我是你的夢,如此而已。」

之後你服預官役,分發到馬祖西莒擔任步兵排長,與一眾同僚從基隆港出發,五小時半的航船,到了南竿,再搭小船,白浪顛簸中前往離島外的離島,下午報到,步三營一連的排長,下午執行運補,當晚就執行環繞小島的巡哨,直到天亮,一夜未睡,亢奮的孤寂,行囊中的書本過了一個月之後才得空閱讀,不過你沒帶著孫燕姿的CD,但依稀記得她正開始火紅。

她第一、二張國語專輯是台灣年度銷售總冠軍,也是首位登上央視春節聯歡晚會的新加坡藝人,她是首位連續兩年(2002、2003年)演唱新加坡國慶歌的歌手,2003年在李光耀資政八十大壽宴會上,她演唱中英文生日歌祝賀,李光耀向他人介紹,「她是孫燕姿!」甚至還擔任2003年新加坡國防部年度形象代言人,演唱了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四十週年慶典主題曲《RISE》。

在馬祖西莒,下午五點到六點之間,跑完三千公尺與體能運動後,軍官會到旅部連的籃球場鬥牛,那時,常遇到本名姚中仁的饒舌歌手MC Hot Dog,大伙兒一起打球,他是旅部連的攝影兵,你心想,原來還有攝影兵這樣的職位,真想不到。

營上有一位下士班長,擔任參三幕僚,他的名字與大同公司的董事長同名,姓林,頗聊得來,他曾是孫燕姿的宣傳,恰好也分發馬祖服役,那時候他還拿著一本《壹週刊》,封面是一名男子與孫燕姿在超商前的佇立背影,標題下了疑似與情人下樓甜蜜購物云云的隱喻詞彙,我們共同的話題是孫燕姿,他說,他就是封面那名男子,當時只是帶孫燕姿下樓去買零食飲料買他的Marlboro LIGHTS而已,亂七八糟地被記者誤植。

你擔任值星時,晚上去安官桌陪林姓班長站哨閒談,在媒體界做過事的人較為聊得來,下哨後除了泡麵,外島少有台灣的小蜜蜂可以呼喚點餐,他拿著從講福州話居民經營的小吃部隔牆送來的奶茶與雞排,他說:「很無聊。」你答道:「我有手機,現在沒人,想打電話回台灣嗎?」

「打給誰?」「我們打給孫燕姿好了。」

「好,沒那麼早睡,號碼非常好記,095858。」

樹影橫斜,月光湛亮,電話通了,隔了幾秒有人接起,話筒傳來:「Hello ~ this is Stefanie, who is this ?」

我回:「Hi, I’m Roger.」

她很快記起來了,她問我在哪裡?我說馬祖。她不知道馬祖在哪,問我為什麼在馬祖?我說:「Serve the country.」講了一會兒,我把電話交給林挺生,他們閒話了一陣子又把電話交給我,與孫燕姿講了半小時電話。

★我懷念的,天黑黑

你想起了錄音室裡面外表中性,歌聲特別的這位歌手,你也想起了當時喜愛孫燕姿的戀人也同是短髮的N,她一開始喜歡的是陳潔儀,後來喜歡的歌除了陳潔儀的〈心痛〉、〈喜歡你〉之外,歌單又加入了孫燕姿,女孩N總會哼起這位女歌手的歌,或是要你替她和音,N在幾年前嫁到了新加坡,不單是為了肉骨茶。

求學時,班上有新加坡的交換學生,特別認真,隨著年月增長,新加坡的方方面面,像一本記憶簿,一點點地滲透進我的生命。縮時攝影,雕刻時光。

我們都曾是亞洲四小龍,西方認為龍不吉祥,如古堡中的惡龍,因此稱為亞洲四虎,Four Asian Tigers,我記得我聽過有人形容,新加坡是赤道之虎,對這個小國家的文化、政治、經濟、教育做了梳理,如果一個國家是一本書,在閱讀新加坡這本書時,你腦中閃現過你所認識過的新加坡的種種。輕易撩動了人文、經濟、歷史的鉤沉,像那些旋律、樂音。新加坡是矛盾的綜合體,卻一直前進。一黨獨大,卻有廉能政府,島國的脆弱卻使得新加坡的「開放」而人才濟濟,新加坡實踐著李光耀口中的亞洲式民主,創新、廉能、效率、富裕的代名詞,近年甚至連賭場也開放了,為的是服務業、娛樂與創新。

閱讀一本書的時候,書也倒過頭來翻閱你。

你想起去年那夜在高雄BARCODE酒吧遇到的新加坡籍吳姓蘋果工程師,介紹他喝台啤,共飲著MOËT香檳,他告訴你說:「我國語普通,除了講英文之外,我們可以講閩南話。」你想起了那位熟稔華語歌曲的學長,他帶給你很多新加坡音樂人與傳播圈的知識,包括了蔡健雅的第一張英文專輯,蔡淳佳、蔡立章、唐玉璇等人剛發片的時候那張《Replugged》合輯。Jeffrey家底殷實,是新加坡醫療器材的中盤商,他說新加坡的新聞比台灣國際化,但廣電事業卻不比台灣開放,於是他不願繼承家業,他來台灣學習傳媒,雖然講話有口音,但每次英文總是考一百分,他聽歌的一雙耳朵少有人及,是優質的DJ。

總有些時候,你想起了孫燕姿,與其他。

「我愛上讓我奮不顧身的一個人,我以為這就是我追求的世界/然而橫衝直撞,被誤解被騙,是否成人的世界背後總有殘缺。」

天黑黑……

回憶的音樂盒還旋轉著,要怎麼停呢?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