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從爆紅影集看時尚─假千金騙進上流圈,入獄全靠服裝造型大翻身?

劇中的安娜由女星茱莉婭.加納(Julia Garner)飾演。

記者白硯儂/台北報導

近期在Netflix登上收視前茅的影集《創造安娜》,改編自詐欺犯安娜.索羅金(Anna Sorokin)的真實故事。她謊稱自己是財產繼承人,不僅成功擠身紐約名媛圈,更從身邊友人一路騙到酒店、銀行,最終因多項詐欺與竊盜罪判刑入獄。不只其精湛騙術令人好奇,事實上她也多次因為「弄假直到成真」的穿著造型成為話題焦點。

《創造安娜》改編自詐欺犯安娜.索羅金(Anna Sorokin)的真實故事,是近期Netflix上收視率最高的劇集之一。

誰是安娜?

現年31歲的安娜·索羅金(Anna Sorokin)是俄羅斯裔德籍移民,她在2013~2017年間以「安娜.德維爾」(Anna Delvey)的化名前往紐約。她謊稱是德國富商後裔,坐擁高額信託基金擠身紐約上流社交圈。不只全身名牌、出入奢華餐廳酒店全沒花到自己一毛錢,她更進一步想到成立屬於自己的基金會──安娜德維爾基金會──兼具藝術基金會與高級私人俱樂部、酒店功能。由於這項計畫金流龐大,安娜開始向多間銀行申請信貸騙取所需資金,最終在2017年10月被逮並起訴,遭判處4至12年的監禁且勒令賠償199,000美元。

她的故事在2018年被《紐約》(New York)雜誌的記者潔西卡.普斯勒(Jessica Pressler)以標題「或許她真有這麼多錢,她只是忘了」報導揭露後,受到極大關注,Netflix以32萬美元的價碼向安娜買下人生故事的版權,並以潔西卡的報導內容為基礎拍攝《創造安娜》一劇;即便這些權利金幾乎全用於賠償她在相關訴訟中的賠償金與罰鍰,不過她在羈押期間仍是眾多犯罪劇、紀錄片的取材對象,大眾對她的關心程度更是遠比許多明星高出許多。

去年2月,安娜在假釋出獄後不久,即因為簽證過期而被美國移民海關執法局重新拘留至今。

安娜出庭時穿著的服裝包括許多知名時尚設計師的單品。(翻攝自annadelveycourtlooks IG)

細節控時尚弄假成真

潔西卡.普斯勒在報導中引述她當時訪談安娜身邊的關係人物時,提到「她總是穿著真的很棒的衣服,像是Balenciaga、或者是Alaïa」,劇中的造型師即使與安娜鬧翻,仍然盛讚她對於「穿著的細節」相當講究;不難看出,「時尚」絕對是成功幫助安娜騙進上流社會的重要手段之一。

現實中的安娜,其中一件最廣為人知的造型便是Alaïa黑色連身裙;在許多人眼裡,這件洋裝與平價商場上能夠找到的款式大同小異,不過看在時尚專家的眼裡,不只是裙襬與袖口上細緻的蕾絲鏤空細緻又精巧,更能夠自然地讓人聯想到高級時裝屋的奢華感。

劇中也能夠看見她配合不同場合換上眾多名牌包款,從Hermès招牌的「柏金包」、Dior的「Lady Dior」、Celine曾紅極一時的「囧包」Luggage⋯⋯,當然也不能不提到她在參加豪華郵輪度假時的托特包還客製加上自己的名字;這些都不是任何人隨便在二手精品店就能找到的款式!

為該劇打理造型的琳.保羅(Lyn Paolo)也曾仔細研究安娜過去的穿著造型;她在接受《時代》(Time)訪談時表示,自己其實並不喜歡安娜的穿著風格,不過卻無法否認這人是才華洋溢的時尚變色龍:「我認為安娜是個很好的觀察者,她聰明到能夠輕鬆融入其中!」琳在劇中打造的所有造型也對應著這個概念;隨著安娜在曼哈頓的地位愈來愈高,她所穿著的造型也愈來愈奢華、名貴。簡而言之,這位出生於俄羅斯、來自德國的卡車司機家女兒並不是坐擁鉅富的繼承人,她只是穿得像個繼承人。

劇中的安娜(右二)穿著的是比利時設計師Dries Van Noten的外套,花卉的圖騰以緹花勾勒而成。

不只衣著,劇中安娜的手提包也都是來自時尚品牌的經典設計。

不只衣著,劇中安娜的手提包也都是來自時尚品牌的經典設計。

一支黑框眼鏡騙過華爾街

造型師琳.保羅的這個決定也讓《創造安娜》的故事轉折更具有戲劇效果。劇中安娜為了籌措個人基金會資金而前往華爾街與律師交涉,卻因為一身「洋娃娃」般的穿著造型而吃了閉門羹。她回頭立刻將一頭金髮染成深色,並且戴上一副黑色粗框眼鏡營造專業人士的氣質;而真正的專業人士,也因此對她重新另眼相看。

「黑框眼鏡」是劇中安娜造型的巨大轉折點。

不只眼鏡,眼尖的觀眾不難發現安娜自此之後的服裝風格也跟著改變,不僅色調更沉穩,多個場景裡也可以看見她在穿著打扮上加入俐落感十足的風衣。當然,這些風衣外套也少不了精巧的細節:像是皮草的飾領、絲質的緹花面料等,都成功讓她在展現「專業感」的同時不失奢華貴氣。

Gentle Monster Rosy太陽眼鏡,8,590元。

Versace Medusa黑色光學眼鏡,7,850元。

CELINE圓框光學眼鏡,約10,645元。
(翻攝自CELINE@NET-A-PORTER)

用衣服說話的法庭時尚

安娜對於時裝造型的講究,更是將嚴肅的審判法庭變成她的時裝伸展台。劇中她拒絕穿著法庭提供的服裝,更因此歇斯底里,甚至延遲出庭的橋段並非空穴來風。安娜當時確實聘請知名造型師安娜斯塔西亞.沃克(Anastasia Walker)打理出庭時的穿著。安娜斯塔西亞.沃克在2019年接受美國版《ELLE》雜誌訪談「沒錯,真的有Saint Laurent的洋裝送進監獄給《創造安娜》的安娜.索羅金」一文中,曾提到她主動向安娜的律師團隊表達願意提供時尚方面的協助,「我選擇了一些經典的設計」,這些服裝包括Michael Kors、Saint Laurent以及Victoria Beckham,沉穩柔和的色調、俐落的剪裁線條配上黑色頸鏈以及她招牌的Celine黑框眼鏡,展現出簡約摩登的風格。

安娜出庭時穿著的服裝包括許多知名時尚設計師的單品。(翻攝自annadelveycourtlooks IG)

白色連身裙 營造清白形象

安娜斯塔西亞.沃克的努力很快就獲得了迴響,安娜標誌性的「法庭時尚」獲得了專屬的IG社群帳號,大眾更是將視線以及話題的焦點轉向她的穿著造型、幾乎忽略了她被指控詐欺竊盜超過275,000美元的事實。在法庭最終審判那週,安娜連續幾天都穿上不同款式的白色透紗連身裙登上法庭,這個服裝選擇不僅符合律師團隊不希望她穿著囚服出庭,擔心她「看起來有罪」的期望,甜美的服裝款式以及白色,也能夠輕易地為大眾帶來年輕、「清白」的形象。除了遠比囚服正面許多外,即便安娜的舞台已經從曼哈頓上城淪落至法庭,顯然「衣著品味」仍然是她最強大、並且始終不離不棄的武器。

真實世界中的安娜在法庭的最後一週,連續以多套「白色連身裙」的造型亮相。(翻攝自annadelveycourtlooks IG)

真實世界中的安娜在法庭的最後一週,連續以多套「白色連身裙」的造型亮相。(翻攝自annadelveycourtlooks IG)

真實世界中的安娜在法庭的最後一週,連續以多套「白色連身裙」的造型亮相。(翻攝自annadelveycourtlooks IG)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熱門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