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專訪)黃秋生認有「藝術潔癖」 曝演《人肉叉燒包》無奈心情:不覺得噁心?

黃秋生承認自己有「藝術潔癖」。(LINE TV提供)

〔記者李紹綾/專訪〕香港影帝黃秋生曾3度奪下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及3座金馬男配角獎,他受訪表示,過去曾向法國戲劇大師高利耶(Philippe Gaulier)學習表演,該老師以毒舌著名,他自認說話毒,但一山還有一山高,「我也是很毒,可是就是沒有他那麼離譜,他更誇張!」問及是哪一種毒法,他說:「會拿你來取笑的那種,會讓人受不了,但他不是認真的。」

他表示,雖然高利耶不會直接點出表現好不好,但卻會以別的方式取笑,他舉例高利耶會說:「現在所謂的偶像,真的以為自己是偶像,永遠擺個姿態,吃飯也是這樣,像一個死人一樣,根本就不是人,演什麼戲呀,連人都不是,你演什麼戲呀,你就是一個畫出來的漫畫。」坦言上高利耶的課壓力很大,但他認為這也是其中的一種訓練,「要接受這種嘲笑,也要更加笑自己,把這些打破才能演戲,這就是他教表演的其中一個特點。」不僅如此,他還透露,高利耶會取笑所有的東西,包括宗教、民族。

黃秋生談到,以前去上了幾次高利耶的表演課,他腦中似乎浮現過去的種種,突然嘆了一口氣說:「當時應該再用心一點,把他教的東西都記錄下來。」也因高利耶教的東西很多,讓他感慨自己學的還不夠。他稱未來想出一本基礎演技的戲劇書,但卻一直沒時間可以好好坐下來寫,「進度完全是零,只是有一個概念,應該要盡快。」認為現在首要的就是得先解決文字,之後再找人幫忙拍一些練習的照片。

黃秋生在台劇《四樓的天堂》飾演推拿師「天意」。(LINE TV提供)

黃秋生在台劇《四樓的天堂》飾演推拿師「天意」,一場與范少勳在河岸邊的對手戲,因為導演遲遲沒有喊卡,便在最後即興說:「我小時候也睡過河岸邊,在香港的時候。」意外把自己以前的經歷代入角色當中。提及這段童年過往,他說:「那個年代養小孩就像養貓狗。」

黃秋生透露,小時候不開心就會離家出走,尤其是被外婆打,晚上便賭氣跑去睡海邊,「應該不是冬天,印象中不是很冷,很冷就不會跑出去,以為我是笨蛋呀!」他說當時跑出去,家人從來沒出來找他,笑說:「他們知道我肚子餓就會回去。」也表示當時的年代,養小孩就像養貓狗,直言:「中國傳統社會不都是這樣,不聽話就打,我小時候就是,綁起來打、吊起來看他們吃飯都有,還有拿衣架、藤條、晾衣叉,以前的教育就是打,哪有什麼照顧你的心理狀態。」

謝盈萱、陸弈靜、范少勳、王真琳等人,得知要和黃秋生對戲,事前不僅超緊張,還得做心理建設,黃秋生聽聞此事認為:「應該是他們自己給自己壓力,我怎麼知道,又不是我給他們壓力。」他憶起年輕時期和前輩們對戲,自己也是會緊張,「跟周潤發都有,他是偶像呀,一開始的時候都很緊張。」至於是否會緊張到睡不著,他展現務實的個性說:「2、3天都沒睡覺,還會睡不著嗎?有得睡就已經很好了。」他覺得和梁朝偉、毛舜筠、鄭裕玲合作非常過癮,最有默契的是吳鎮宇,劉德華則是合作多次也很有默契。

黃秋生1993年演出驚悚電影《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生動的演技令人膽顫心驚。(LINE TV提供)

黃秋生1993年演出驚悚電影《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生動的演技令人膽顫心驚,自此便和「叉燒包」畫上等號,問他一直被提起叉燒包,不會不覺得很煩?他答:「煩是有點煩,可是人生當中有個經典,對演員來說畢竟是好事。」坦言過去的2部經典片《叉燒包》、《古惑仔》自己都不太喜歡,「叉燒包是賣弄色情暴力,古惑仔美化了黑社會,對於一個藝術工作者來說,我是不太喜歡,我有某一種的藝術潔癖。」之後無奈表示,「當年真的要工作,真的沒辦法。」他說自己也想當劉德華,「可是沒有人給我機會去演那些戲,我都不想演那些叉燒包,你覺得我很享受?你覺得我不覺得噁心嗎?」

然而現在《四樓的天堂》詮釋推拿師,他發出打鼾聲自嘲:「現在變成這個悶死人的角色,人生呀~」聽聞有觀眾看到睡著,他直言:「這個證明了,所謂的療癒就是睡覺嘛,也難怪那麼多的藝術表演,台下很多都倒頭大睡。」但他不忘誇讚導演陳芯宜導的好,加上合作的演員很優秀,「沒有那麼一堆的演員,你試試看,每天都好睡。」在得知該劇上月於週六晚上9點播出時,他笑稱:「台北的市民9點就睡覺了,一開電視,9點15分全台北一半的人都睡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你可能還想看 more
今日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