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 熊一蘋/晾她的衣服 - 2之2

2021/04/17 05:30

圖◎達姆

◎熊一蘋 圖◎達姆

那條深藍色的牛仔褲,我只在難得的正式場合穿。她也試著給過我一件大衣,但肩線實在太窄,憋得我喘不過氣。這個身體終究還是男人的身體,我不能永遠靠穿得下女生的衣服來逃避,我也得學會怎麼打理自己。

某一年的入冬,我發現衣服不夠禦寒,猶豫幾天後終於鼓起勇氣,問她能不能陪我去附近的Uniqlo。她很高興,說你居然會主動想買衣服,我只說嗯。我很緊張。

我要為自己買一些衣服,每個人都很熟悉這件事吧,但我居然活了快三十年才準備面對,一想到就幾乎被自己的羞愧壓垮。走進Uniqlo的瞬間,我的視野立刻浮現一層薄薄的白霧,心跳加速,噁心的感覺從喉頭湧上。

她說,我去女裝那邊你慢慢挑嗎?我說陪我一下,很快就好。我太大意了,以為Uniqlo是平價品牌就比較容易親近,但這裡品項太充足了,懂得穿搭和不懂的人一眼就會被看出來,我已經穿著掉色的T恤和牛仔褲走進來了,要是待會稍微有點猶豫的態度,其他客人肯定會偷偷笑我。

我反覆告訴自己:我只是需要保暖的東西、我只是不想感冒,快速地在層架間繞了幾趟,挑出幾件衣服,然後直接走向櫃台。

不用試穿嗎?她問我。我說不用,早點買完早點回去。

隊伍緩慢地前進,我一直捏著拳頭。她說得對,我應該試穿的,但試衣間給我一種對答案的壓力,要是工作人員遞號碼牌給我時冷笑一聲,我一定承受不住。但要是現在才掉頭去試衣間,其他排隊的人會怎麼看我?

離收銀台還差兩個人時,我鬆開拳頭,湊到她耳邊,小聲說:我覺得還是不行。也不管她的反應,我轉身離開隊伍,把衣服放回原位,拉著追來的她落荒而逃。

在這之後,我偶爾回想起自己買衣服買到恐慌發作,都忍不住想笑,我想這是我的創傷調節機制,只要把它當成一件好笑的事,就沒那麼嚴重了吧。

我和習慣打扮的男生朋友聊買衣服的事,找些關於穿搭的漫畫看,出門前緩下腳步,問她我這樣穿會不會很奇怪。她每次都立刻回答,不錯啊、很好看啊,很帥。我覺得她只是在安慰我。

某個下午,她說整理了一些要回收的衣服,請我幫忙扛去回收,我說那我也順便吧。我打開衣櫃,把那些一團團塞在裡頭的東西全部翻出來。袖口泛黃的襯衫、領口發縐的T恤、褲繩打了死結很難穿脫的七分褲,我把它們一一摺好,和她的舊衣服一起裝進袋子。我們散步到街角的回收箱,留下那些衣服,然後繼續散步了一段時間。

最近的一次換季,我們一起去附近的百貨公司添購衣服。男裝在二樓,女裝在一樓,我們說好晚點碰面,暫時分頭行動。我有點遲疑地拿了幾件衣服,走進試衣間,脫下身上的衣服,看著全身鏡裡的自己。

我還是有點反胃,心跳也比平常快。我拿起店裡的衣服,穿上它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穿起來比例如何?我今天預算多少?衣櫃已經有哪些衣服?輕微焦慮的大腦把問題一口氣打翻,思緒一下子斷了線。我做了一個深呼吸,把問題一個一個撿起來,緩慢地、確實地告訴自己答案。

一個人還是有點緊張,我在賣場和試衣間來來回回,剛意識到自己好像花了太多時間,轉頭就看到她搭著電扶梯上樓,手裡提著剛結完帳的衣服。

我覺得自己有點搞砸了,但手上還拿著要試穿的衣服,只好說先等我一下,趕緊抱著衣服衝進試衣間,好不容易才結完帳。

我們走出百貨公司。她笑著看我,說:你說等我一下的時候,很有自信,很帥。

我說才沒有,我快吐了。

回到我們同居的住處,她習慣買來的衣服先洗一遍,我倒是無所謂。她的衣服洗好了,我提著衣籃走進陽台,抬頭望著晾衣桿。晾滿衣服時,這裡是我們的日常;而此刻空蕩蕩的衣架逆著陽光搖動,各有不同的細節,隱隱然有股神聖氛圍。

我拿起新來的衣服,仔細地,把日常的畫面一一填滿。●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