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藝術文化】打鼓吹鼓吹 朱宗慶囊獲國內外最高榮譽獎章 我始終是玩打擊樂的!

2020/08/24 05:30

行政院長蘇貞昌(左)頒發行政院文化獎予朱宗慶。(記者陳奕全攝)

朱宗慶早在2000年就獲頒「國家文藝獎」,2016 年獲頒「國際打擊樂藝術協會(PAS )」名人堂,分別是國內和國際在專業領域所公認的最高榮譽。至於獲頒行政院文化獎,朱宗慶認為是對自己以藝術專業連結社會發展的肯定,「以追求極致的態度與熱情來從事藝術專業工作,經驗不斷積累的過程,自然會產生有意義的社會價值。」朱宗慶說, 「我始終是玩打擊樂的!我堅信,玩打擊樂能為社會帶來許多價值,帶動社會無限可能的想望。」

朱團成員在頒獎典禮演出,輪流舉牌揭示從「老師」身上學習到為人處事的標準,讓觀眾都十分感動。(記者陳奕全攝)

〔記者凌美雪/專訪〕行政院文化獎上週頒獎,朱宗慶是本屆兩位獲獎者之一,很多人注意到,行政院長蘇貞昌、文化部長李永得致詞時都稱呼「朱宗慶老師」,而不是朱總監、朱校長或朱董事長,朱宗慶自己也相當樂意,因為過去3、40年來,多重身分的轉換或重疊,都是因為大家相信,他能把打擊樂做成台灣傲視國際的「特產」,一定也能把任何職務都做到最好。無論是演出、教學、研究或推廣,朱宗慶說,「我始終是玩打擊樂的!」

1983年回國後第1次辦獨奏會。(擊樂文教基金會/提供)

誠如蘇貞昌所說,以前不懂的人說「最衰,就是打鼓吹鼓吹」,「結果朱宗慶老師不但能夠打鼓,而且可以成為打擊樂團,還可以成為教授,當到大學校長。」如今,行政院文化獎則是國內公辦文化獎項最高榮譽之一。

2014年個人最後一次獨奏會,近年朱宗慶多退居幕後擔任藝術總監,將舞台留給年輕人。(擊樂文教基金會/提供)

曾在記者會狂掉淚 堅持最難但從未放棄

朱宗慶回顧數十年來的努力,很多事的發展,超乎他自己想像;看似一路順暢,實則有不足為外人道的艱辛與挫折。朱宗慶說,1996年,打擊樂團成立10週年時,無論大環境或團隊本身都遇到極大的瓶頸,教學上出現職業倦怠,演奏上,則在個人舞台生涯與樂團整體發展的比重之間猶疑,舉棋不定。壓力繃到一個極點,那時的自己算是有經驗又不到很有經驗,一度閃過想解散樂團的念頭,「我在記者會上拿起麥克風就開始哽咽了,因為覺得自己好委屈、好可憐,但轉身看到工作人員們這麼努力,馬上覺得:不行!」

幸得貴人協助,朱宗慶赴美進修一年,不僅能量擴大、心境轉折,視野也從打擊樂拓展至更全面地涵蓋表演藝術、藝術教育、藝術行政與管理等層面,在那之後,朱宗慶為努力追求卓越、向世界頂尖看齊,不僅設定了許多目標,且一一實現。朱宗慶用「玩真的」形容,「當你很有熱情在做一件事情的時候,認同你的人會覺得你真的很有衝勁、很勇敢,而不認同你的人則是無法理解你在瘋什麼?這樣的情形,30多年來在我身上不斷重複發生,這代表著,我的核心從未變過。我的想法是: 如何好還要再更好?一本初衷,做就對了。」

國表藝成典範 行政法人是工具不是目的

除了「玩打擊樂的人」之外,身為國內第一個行政法人機構董事長,朱宗慶可說是從頭到尾最完整參與,且目前仍持續領航的人。但朱宗慶卻表示,對他來說,「行政法人」不是目的,而是方法,因為當初他覺得行政法人是對兩廳院永續經營最好的方法,因此,他就積極推動,努力做好。

「兩廳院改制為行政法人到現在的15年時間,最珍貴的是這個制度所帶來的創新機會和可能性,賦予了追求專業發展的彈性。」朱宗慶認為,在中央機關,行政法人已經建構出一個未來持續前進的架構和雛型,雖然過程中也看到制度的運作還是需要靠累積、 持續修正,並找到最合適可行的道路。這幾年來各地方政府紛紛跟近,從藝術文化類機關著手改制或新設行政法人機構,朱宗慶認為,這是很好的發展契機,應該好好把握,也要珍惜這樣的機會。

朱宗慶說,「目前地方政府的行政法人機構,已經站在一個可以有追求專業發展契機的起點,如果能夠透過機制的建置,真正的回應法人運作所需的彈性、專業取向,才會有助於創造經營的成功。 」

最難的願望 想帶女兒遠走高飛

領了行政院文化獎,之後最想做什麼?朱宗慶半開玩笑說,「想帶女兒遠走高飛,但女兒漸漸長大,可不見得同意老爸了。」身兼多職、工作忙碌的朱宗慶,還有一個身分就是「爸爸」。只是沒想到這位很「女兒控」的大家長,對於自己所做每一件事的真心與熱忱,也可用他對女兒的愛來形容,最經典的一個例子就是,他曾說,「連第一次送女兒上學都事先彩排,為什麼?只為把事情做到最好。」

領過行政院文化獎之後,當然不是遠走高飛,「如今台灣已毫無懸念是世界打擊樂壇首屈一指的發展重鎮,然而,如果說現階段是一個高點的話,它應要成為下一階段的『基本水準』, 我們才有不斷進步的可能。若是打擊樂保持活躍,我們就不應對未來有太多設限,因為生命因夢想相隨而美!」

再用女兒為例,「想像30年後,希望女兒是什麼樣子?30年後的台灣,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認為,一個人或一個團體的茁壯,對於一個社群或生態系來說,當然會是件好事,但相較之下,此刻的我,更關心整個社群和生態環境的健全發展,也是我希望藉由獲頒行政院文化獎來表達的重點。」 

朱宗慶直視採訪的記者說道,「可以做的事情還很多,我們再一起努力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