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家庭親子】〈生活大補帖〉婆媳過招 沒那麼糟

2020/06/24 05:30

圖/顏寧儀

〈不能硬碰硬〉人生如戲 身段要轉換

文/洛亞

人生如戲,我們每個人都是自己人生劇本的演員。女人一生通常要扮演女兒、太太、媳婦、母親等種種角色,媳婦這個角色應該是多數女人感到最吃力的演出。

好友甲說她每次回婆家去,常常敗興而回。不開心的原因從晾衣服的方式、要準備什麼樣的祭拜品、不想接受婆家好意饋贈的大量食物等……都會引發怨氣。這些不外是因與婆家的觀念及生活方式不同所造成的。

有一次同事氣呼呼地說:「我都50歲的人,難道不會晾衣服嗎?為什麼連我晾衣服這種事都要聽婆婆的指揮?婆婆將自家打理好就好,為什麼她一直要干涉我家的事。」同事在單位管理屬下可是非常有原則的,遇到個性強悍的婆婆,相處上難免要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前陣子我在網路收看一齣戲,劇名為〈將軍在上〉。這齣戲是描寫一位征戰沙場、抗敵無數,為朝廷立下諸多汗馬功勞的女大將軍葉昭的故事。

因皇上賜婚,她下嫁給人稱廢材王爺的郡王(皇上的姪兒),但婆婆希望媳婦是位傳統溫柔賢淑的女子,大將軍兒媳並不符合婆婆預期,便常給剛過門的兒媳葉昭將軍沒有好臉色看,讓叱咤戰場的大將軍,在家不得不收起她平日豪邁作風,溫良恭敬希望能討婆婆歡心。

葉昭在戰場是將軍,褪下戰袍就是郡王的妻子。如果人生真是戲的話,葉昭用同一種演技,既扮演將軍又扮演為人妻為人媳,肯定在某一方不會有出色的演出。這齣戲彷彿是在告訴我們,女人啊,在人生這齣戲中,不同場景就要懂得轉換身分,用不同的演技來詮釋角色。不過,我們多數人都未修過表演學分,難免會將人生某個角色演差了。

我跟婆婆住得近,婆婆病前,我們兩家距離約5分鐘腳程,病後,她搬來與我比鄰而居,我才對她的了解又更近一層,但有時候我還是不懂婆婆說話的真實涵義。與婆婆相處二十幾年了,等到完全了解對方,婆媳這一生一世的情緣,可能也漸至尾聲了吧!婆媳相處真是一門極深奧的學問啊。

〈愛念非惡意〉放下偏執 海闊天空

文/橘鹿

婆媳大戰,時有耳聞,或大或小,端看個人。幾年前本人也一頭撞進了這個戰場,揮刀廝殺,帶著當時功能度幾乎為零的豬隊友,飆淚前進,沒有打贏過幾場,卻搞得雞飛狗跳,最後只能默默地拿起話筒撥向溫暖娘家,哭得身心俱疲,媽媽也難受。

有天回娘家,因某事媽媽念了我,那口吻讓我突然想起婆婆好像也說過類似的話,而當時我非常不開心,想著她口氣幹嘛那麼差,好好說不行嗎?她為什麼這麼對我,難道我不也是家人嗎?可看看現在媽媽相似的語氣,自己怎麼卻覺得再正常不過了呢?

於是嘗試換個角度,想了一下我與婆婆之前的矛盾案件,發現很多事情好像不是如我想像般那麼過分,長輩有時候的叨念和作為,其實不是惡意,就是因為當成是自家人,而用了她習慣卻不知我不習慣的方式。對於新加入的媳婦而言,剛開始是無法理解的,畢竟是不同環境和對象,而造成錯誤解讀,產生許多負面情緒。

後來幾年的時間我學著去同理她的感受,對她所提出的要求若真的無法完成,也會適當提出,避免累積不必要的壓力感受。慶幸婆婆有看見我的改變,她也換了個方式與我溝通,相互的了解地雷禁區,彼此都持續磨合與進步。

現在婆婆和我可以一起聊聊天、散散步,我也不用再過著當初那刀口舔血的日子了,真好!人與人的相處可難可易,端看自己的心。

圖/顏寧儀

〈我家不是妳家〉換個立場想 紛爭少一半

文/蜜蜜

早上接到母親來電,氣急敗壞地數落媳婦的不是,婚後大哥未與父母同住,但兩家相隔不遠。

事件原由是平常大哥一家上班都不在時,母親偶爾會在未告知的情況下,進入大哥的住家,她的理由是可以幫忙兒媳打掃或補充食材,且一做完就走,並沒有打擾到大哥他們。這次是進屋後發現廚房裡熱水瓶的水已經剩五分之一,在補滿水後,認為這是安全性的問題,有必要提醒大嫂注意,所以特別打電話告知這件事。卻沒想到平常寡言的大嫂,這次卻直接告知母親,熱水瓶的水她每天都會巡視,她習慣是剩到快見底時再加水,每個人的做法不同,不一定要以母親的標準為主,另外直接請母親以後不要再隨意進出他們的房子。這讓母親既驚訝又氣憤,原來一直以來她認為的好意,別人居然不領情。

待母親發洩完她的情緒,並要求我聯繫大嫂收回禁令後,我只告訴她我沒立場,不是因為我嫁出去了,而是我也同為人家的媳婦。因為我也不喜歡婆家有我們家的鑰匙,不喜歡婆婆三不五時來家裡巡視整潔度,不喜歡家裡冰箱常跑出莫名的食材,尤其那個食材可能是我不會料理或不愛吃的……我自己都不喜歡的事,怎麼能要求別人要接受。母親起初還有點反駁,但明顯力道變小,我再使出殺手鐧反問:「如果奶奶還在,妳也希望奶奶這麼做嗎?」至此母親沉默,我知道她了解了。

事後瞞著母親,我電聯大嫂,但是是代母親跟她說抱歉,大嫂則澄清只是要母親之後能事先告知再進入,她也為當場對母親口氣太重,感到不好意思,並表達晚上會為此事跟母親道歉及再解釋。如果不同角度及站在對方立場著想,多一份體諒與客觀,相信婆媳問題就會簡單許多。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