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同婚生活】 瞿欣怡/終於可以坦率地活著

2020/05/25 05:30

瞿欣怡披上白紗和伴侶在台灣同婚合法化後,舉辦婚禮。(賴小路/攝影)

文.照片提供◎瞿欣怡

瞿欣怡和伴侶舉辦婚禮。(賴小路/攝影)

終於可以坦率地活著了。

瞿欣怡披上白紗和伴侶在台灣舉辦婚禮。(賴小路/攝影)

上個月,因為工作需求,我到銀行開了個新戶頭。申請網路銀行時,可以設定幾個約定帳戶,我填了太太的帳戶,行員問:「這是誰的戶頭?你們的關係是什麼?」

台灣同婚合法化。(賴小路/攝影)

我想了一下,說:「她是我太太。」行員停頓了零點一秒,微笑說:「好的。」我不知道他是否感到訝異、吃驚,是否可以接受。但我說出「她是我太太」五個字時,內心卻有好多轉折:「我會不會嚇到人?」「他真的可以接受嗎?」「不過是個銀行員,我有必要這麼赤裸誠實嗎?」

我們已經習慣捏造分身了,講起彼此的關係,都說是「同事」、「表姊」、「朋友」、「室友」,但是同志婚姻通過之後,我們生活在一個全新的世界,同志與非同志都需要適應,身為人美心好的女同志,我願意先跨出這一步。

我伸出雙手,為自己撐出一些空間。更多時候,我像好奇的孩子,每天東碰一下,西摸一下,想知道這個新世界的模樣,它是溫暖的?還是冰涼的?它像微風般溫柔?還是如冰山般刺骨?

五月初,我在同志諮詢熱線的好朋友邀請下,一同去大安戶政機關演講,分享「如果有同志伴侶來結婚,戶政人員如何應對」。這場演講也是為了我自己,我希望我去登記時,戶政人員不要嚇到我。幸好,我們順利且幸福地辦完手續了。

接著,我們就要面對更多陌生人了。那些沒有上過課的人呢?他們也會對同志伴侶友善嗎?

我的第二個實驗,是挑婚戒時的應對。我們看了許多戒指,從昂貴的Tiffany、Cartier,設計感強烈的Georg Jensen,一直到台灣的Hearts on Fire跟日本的I-PRIOM。看婚戒時,店員總是會問:「先生呢?」我鼓起很大的勇氣,指指身邊的伴侶說:「不是先生喔,是太太。」

當然,畢竟是精品業,他們訓練有素地微笑著。可是有一位櫃姐非常激動,不停地說:「太好了,真的好恭喜你們!」最終,我們並沒有買那個品牌,但她仍然傳訊息給我,表達她的感動與祝福。

接著就要訂喜帖了,我們在小文案上寫著,太太與太太的婚禮。收到喜帖後,好日子工作室的小編才說:「你們是我們遇到的第一對同志伴侶!我們接到訂單時,在工作室激動大叫。太感動了,祝你們幸福喔!」

哎唷,櫃姐與小編不知道的是,我在收到祝福簡訊時,眼眶都紅了。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觸碰這個新的世界,以為會被歧視燙傷,沒想到許多人伸出柔軟的雙手,緊緊握著我,他們的溫暖傳到我的心裡。

去日本度蜜月時,我做了更大的嘗試,因為在網路上看到去「別邸樹」蜜月的網友說,飯店很貼心地為他們準備了蜜月蛋糕。我決定在預定飯店的備註欄也寫上:「This trip is for honeymoon and birthday.」我圖的當然不是蛋糕,而是我想知道,同志伴侶是否會被同樣地對待。

出發前,我跟太太說:「他們看到入住的是兩個女生不知道會怎樣?」但接待人員並沒有露出奇怪的表情,依然用日式的妥貼溫柔招呼我們。

晚餐前,為了怕飯店詢問,我甚至準備了身分證,還有一大套說詞,搞得像在做社運一樣慷慨激昂。向來低調,不愛戴婚戒的太太,竟突然拿出戒指說:「如果他們不相信我們是伴侶,我就給他看婚戒!」我忍不住大笑:「哎唷!你怎麼這麼可愛啦!路邊三百九就可以買一對戒指欸!」

笑一笑,我的心也鬆了。我們愉快地在包廂享用了美味的晚餐。用甜點時,侍者突然端著插著蠟燭的蛋糕進來,祝我們新婚快樂。我不爭氣地哭了。

我怯怯地向世界丟一個小石子,沒想到震盪出來的漣漪這麼美麗。我又哭又笑地說:「這一切真是太不容易了……」我哭了好久,想起從暗夜走到白日的艱難、委屈。想起同運路上的跌跌撞撞。想起那些已經不在的同志朋友。

2019年5月17日,立法院要表決同婚法案,婚姻平權大平台也在場外的青島東路上聲援。那天,雨好大,我在大舞台上,看著站在傾盆大雨中的同志,心好酸。為什麼要這樣折磨同志呢?這些雨,就是我們流過的眼淚啊,那麼多,那麼重。

我想起邱妙津、陳俊志,想起好多我認識的、不認識的,死去的同志們。是那些先行者的衝撞,我們才能走到今天。邱妙津的小說,在黑暗年代安慰我們;陳俊志的影片,在保守年代為我們衝出破口。是那麼多有名無名的同志一起努力,我們才能走到爭取同婚這一步。你們今天一定要顯靈!要讓法案通過,因為我們已經心碎太多次了。

終於,場內傳來法案通過的消息,天空也突然放晴,掛起一道好漂亮的彩虹。是不是愛美愛熱鬧的陳俊志送給我們的呢?親愛的俊志,我多麼希望你那天可以在現場,跟我們一起哭,一起笑。

「趕快吃蛋糕,蠟燭都快熄了!」太太笑著哄我。這小小的蛋糕對異性戀伴侶來說,只是旅程中的小驚喜,對我們來說,卻有不同的意義,代表我跟太太可以手牽手說:「我們是來度蜜月的喔!」

明明我們只是相愛啊,以前都要遮掩。同事問我怎麼不結婚,我要編造好多藉口,捏造一個在國外念書工作的男朋友,或者數落男人很爛我要當獨立新女性,才怪,我根本沒有男朋友,也沒有很獨立。

明明已經有伴侶了,卻不能說實話,只能祕密愛著。可是同婚之後,我們可以做個誠實的人了。

蜜月之後,回到日常,低調的太太也變了。某天我下班回家,她很興奮地跟我說:「今天有你的掛號信,我下樓幫你領,郵差問我是誰?我就說我是你的太太啊!郵差半信半疑,我還給他看身分證的配偶欄,他就把信給我了!」她開心的表情,實在很可愛。

對嘛,我們要的不過是如此而已啊。我們是法律上的伴侶,我們的身分證配偶欄上,寫著對方的名字。

我們曾經為了買保險,傷透腦筋,必須在保險受益人上做比例分配,才能保障對方;我們曾經在醫院被視為「室友」,哪怕我們已經在一起十幾年,在法律的認定上,依然是陌生人。

我們曾經拐彎抹角地活著,被迫說謊,一再被傷害。在同婚通過之後,在我伸出雙手觸碰這個新的世界後,我發現世界更美好了。

在銀行開完戶後,我走在藍天下,清爽地笑了。我終於不用說謊了,我理直氣壯地說:「她是我太太。」

可以坦率地活著,真好。●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