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閱讀小說】 方清純/ 鹿目圓 - 2之1

2020/02/09 05:30

圖◎徐至宏

◎方清純 圖◎徐至宏

鹿目圓長出了鹿角,一早醒來就有了,就像聖誕老公公給禮物那樣;她腦袋還昏昏沉沉的,彷彿卡在夢裡面,看著鏡子心想原來聖誕節到了呀?隨即驚覺不對,只有她在過聖誕節。她難道不該尖叫嗎?她可以叫得比鬧鐘還大聲,讓公雞嚇到倒嗓,但她完全沒開口,光是睜大眼瞪著鏡子,好像一切就不關她的事似的。

鹿目圓從沒想過自己會長出鹿角,她只幻想過天鵝翅膀和人魚尾巴,一般少女都喜歡美麗童話,沒有少女會想要變成中藥材,雖說鹿目圓並不是一般少女,但她跟一般少女一樣討厭喝中藥,沒有比變成自己討厭的東西更悲慘的事了。

說真的,比起鹿,她寧願選擇當別的,比如馬,同樣四足有蹄,但她比較喜歡馬尾,她頭上就有兩根,是綁出來的假馬尾,不是長出來的真馬尾,真的就太可怕了。「假的就不可怕嗎?」不知哪冒出的聲音問。她沒辦法想下去,她頭開始痛起來。該不會是因為長出鹿角的關係吧?太好了,現在什麼事都可以怪到鹿角,像是發票沒中啦忘記去繳費啦房子漏水啦等等,大概連馬路塞車也要怪到她頭上。

「為什麼偏偏長出鹿角呢?牛角不行嗎?羊角也可以呀。」鹿目圓抱怨個不停。她覺得自己運氣真是有夠背,就算名字有個鹿也不一定要變成鹿呀,難不成名字有個兔就只能變兔子嗎?

鹿目圓滑開手機上網,現在不是做這件事的時候,她自己也知道,現在做任何事都不是時候,但她的強迫症又發作了,不把事情查清楚她過不去。「究竟是哪一種鹿呢?」「應該是馴鹿吧。」她自問自答。仔細對照一下圖片。嗯,不對,角的形狀不一樣。她繼續查,查了又查,終於給她查到了。「喔,原來是麋鹿!」

等等,她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勁?她努力地想要想通是哪裡不對勁?鹿,角,ㄌ,ㄨ,ㄐ,ㄧ……咦,母鹿,會,長角,嗎?她繼續查下去,查到心涼了半截,查完另外半截也涼了。鹿目圓跌坐在地。完了,她驚慌失措起來,這下子全世界都會知道了,她不是一般少女,她比一般少女還多了一點東西。

「多了什麼東西?」不知哪冒出的聲音問:「多了魔法嗎?」不,不止,是比魔法更讓人驚歎,可以變來變去,伸縮自如的東西。「魔法棒嗎?」鹿目圓壓根兒不想回答,她身上不只一根魔法棒。

鹿目圓從沒想過自己會有這一天,她當真以為自己的偽娘身分不會輕易被拆穿,她的外表看起來就像個普通女孩兒,一般人根本看不出她可以變來變去,伸縮自如。人人都想保有自己的祕密,鹿目圓也是,並不想讓人知道她身上的玄機,但這下她頭大了,頭上冒出這麼兩大根,一般人很難看不出來,而且用魔法變也變不掉。

當然變也變不掉,她比誰都清楚,但不變一下她不死心,看能不能順便把自己也變不見。鹿目圓覺得好煩,雖然她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的到來,維護正義終究是要付出代價的,接受契約獲得魔法可以變變變是很爽沒錯,但被魔法反噬變變變成這樣讓人超不爽,所謂的正義搞到最後統統被搞得不成人樣。搞得不成人樣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沒法自個兒選擇,誰都不知道自己會搞成什麼樣?!這真是太可怕了!!!三個驚歎號的可怕!!!不只三個了,還可以有多少個?不知道。這世上沒有什麼比未知更可怕的了。

聽說飛天少女豬的下場非常悽慘。「難道她還不夠悽慘嗎?」不知哪冒出的聲音說。的確,鹿目圓能長出鹿角真的該偷笑了,但抱歉她完全笑不出來,她只想立刻去買個什麼將兩根鹿角弄下來。

可是她要怎麼出門呢?等聖誕老公公來嗎?看來只能用菜刀砍了,但她的廚藝奇差無比,連菜刀都不太會握,恐怕會把整顆頭砍下來。難道她有得選擇嗎?有,砍或不砍,二選一。她砍了,砍到累癱五次,昏倒四回,三度想放棄,痛哭了兩場,砍了一整天,這才把鹿角砍下來。

隔天早上起床一看,鹿角又長好長滿;鹿目圓先昏倒再說,醒來繼續砍,從此陷入恐怖的輪迴裡。

做人好難,鹿目圓了無生趣地想,好人難做。

鹿目圓是個好孩子,從小到大都好棒棒,只有很好很棒的孩子才能被賦予變變變這個神聖的使命。但她做夢也沒想到,好棒棒竟然,竟然會棒得這麼不像樣!

這幾個月以來,鹿目圓已經砍壞了上百把菜刀,她從沒想過自己這輩子能夠砍壞這麼多把菜刀,一個品學兼優的優等生砍壞這麼多把菜刀像樣嗎?鹿角賣掉的錢全都拿來買菜刀了,砍了賣,賣了買,買了砍,整個沒完沒了。買一把電鋸不是更省力省時嗎?問題是鹿目圓很怕機器運轉聲,每次看牙醫沒有不昏倒的,連便利商店的咖啡機都會讓她漏尿,換成電鋸大概就不只漏尿了。

鹿目圓賣鹿角賣到讓中藥店起了疑心,一家改賣過一家,一家疑心過一家。「一個少女到底哪來(那麼多)的鹿角可以賣?」鹿目圓當然不能自賣自誇是自己頭上長出來的。還是其實應該要這樣說才對?或許能賣更好的價錢,而她說不定會因此名氣爆紅身價翻漲成為超級巨星受邀上節目拍廣告……做夢!鹿目圓沒那個閒工夫做白日夢了,她的工夫全都得用來砍鹿角,功力與日俱增,甚至可以看都不看一邊打瞌睡一邊手就自動砍起來,簡直就像特技表演一樣,不能去當街頭藝人大賺一筆真是太可惜了。

鹿目圓的工作沒什麼賺頭,窮酸soho族一個,勉強接些案子在家幹一幹,兩手各忙各的,右手打電腦,左手砍鹿角,不消半天就能打完砍好,其餘時間可以出門遛一遛。但自從新聞播報有人在路上露出馬腳被當成怪物痛毆一頓之後,她就再也不敢隨便出門了,擔心走著走著鹿角突然冒出來換她被痛毆,換她上新聞。新聞說的那個不曉得是誰,只說被打得面目全非,完全認不出來了。她衷心地希望是愛天使,粉紅色頭髮那一個,不然其他粉紅色頭髮的也可以。

「正義使者可以這麼壞心嗎?」不知哪冒出的聲音說。「正義使者為什麼不能壞心?正義使者也會放屁拉屎好嗎!」鹿目圓忍不住頂嘴。她覺得有夠煩的,自從長出鹿角就開始出現該死的幻聽,盡說些她不想聽的,她想聽的偏偏不說,比如報個明牌,講個運勢,撩個情話之類的。

電視在廣告百貨公司週年慶,最低下殺五折,滿額再折。這麼殺,鹿目圓死也要去,不去還是人嗎?她的確快不是了,得趁還是趕快去。

百貨公司人滿為患,全數陷入瘋狂狀態,像狂牛,似瘋狗。鹿目圓逛了幾個小時,原本打算只買幾把菜刀,最後買了不止幾把,手裡多了一大串不知為何會在手上的袋子。「我什麼時候買了這些?」她慢慢恢復理智,但一想到自己週年慶竟然還在買菜刀,忽然就一陣心酸湧來。

旁邊玩具部傳來孩童刺耳的尖叫聲,有的要買車車,有的要買芭比,搞得她頭痛欲裂。她覺得不對勁,感覺頭大的那種不對勁。不行,她得趕快回家,才正要轉身,一對母女的聲音竄入她耳裡。「媽媽妳看,我要當魔法少女喔。」「哇,好棒喔!」鹿目圓一聽頭痛加劇,整個人瞬間爆炸。不是那個爆炸,是這個爆炸,她衝過去甩了那女孩一耳光。「蠢貨,當什麼魔法少女,妳會後悔的!」順手也摑了那母親一巴掌。「妳也是,管好妳的孩子!」說完立刻轉頭走人。咦,奇怪?鹿目圓覺得不頭大了,腦袋無比快活,隨即若無其事地繼續逛起街來。(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