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馮平/主宰

2016/09/25 06:00

◎馮平

地板上滾動一物,我撿起來,是扁圓頭,十字孔,鋅質,約半吋長的一顆螺絲。初想,哪裡掉出來的?屋裡家具櫥櫃都瞧了一下,好像沒誰缺個螺絲啊。這樣就把它擱在五斗櫃上。

過幾天再看它,便想:若真是從某個家具掉下的,得趕緊把它拴回去,免得搞壞了東西。這回認真去比對,床頭板,書櫃,桌椅,開關面板,甚至天花板風扇燈罩,一一檢查去。結果還是一樣。

會不會是電器用品上的呢?若如此,就更危險了。電腦,電冰箱,電暖爐,檯燈,吸塵器,也一一看去,各個都好好的,不缺一個螺絲。

是啊,沒有一個地方需要一顆螺絲。

這個不缺,使它的存在變得奇特,也可以說荒謬。明明看起來是一顆完好無缺的螺絲,卻一無用處地落在旮旯裡,愈看愈顯得畸零。

畸零,餘數。這是整除之外多餘出來的一顆螺絲嗎?不!它不該是多餘的,也不是被遺棄的。不知怎麼,我執拗地相信,它一定屬於這屋子某一物件上的一部分。它的存在必然有所屬,它是為此而生。

又過不久,再看它,心念一晃,像看見一個坦蕩蕩的遊子,有逍遙之態。好像那一天,它離開了母體,脫去了它所屬的社會,丟下了長久加諸給它的責任,而跨越出巍峨巨大、警衛森嚴的城堡,也邁出猥瑣和敬虔的苦痛掙扎,呼了一口氣,選擇了走自己的路。夕陽西下,它向舊日所在望了一眼,斷捨離的複雜情緒浮現出來。走吧!它告訴自己,它是樂意這麼活的。

諷刺地,出走與被隔離、被遺棄(有明言說,它是罪人!),幾乎同時而生。這一切它都學習不在乎;或許它更慶幸,終於可以到一個沒有聖言,沒有體制和權力腐化的地方──國中之國,一個真正的天堂。它的身影畸零,可是又伴隨著一股勇氣,一種自我實現的浪漫,即或有時候,它也必須忍受不被理解的悽涼(何況還有灰塵團的沾惹,以及貓爪子的戲耍)。

它行走於地上,飄泊自足,口中也時有吟哦。不是採菊東籬下那樣清怡的詩句,可能更像修行者的對話,赫塞的流浪者之歌。都是些人看為無用的文詞。然而,無用可以大用。它是一個孤獨國的詩人。一隻純粹獨立而擁有心靈自由的文學漂鳥。

它走啊走,漂啊漂,終於落到我的手裡。明確地,我想我就是家主。換句話說,我就是它的主宰者。我能立定它的疆界,安置它的一生,判決它的前途。我的意志高過它的意志。這屋宇一切運作,全在我的念想裡,也就在我的手裡。這樣說來,我是不是一個更大的體制,更難以釋開的權力枷鎖?

一個詩人會死在我的手裡嗎?●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