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吳念真/那時我們都年輕

2016/09/19 06:00

〈衡陽路,1979〉。(攝影╱阮義忠)

◎吳念真

那時候……我們都還年輕,李壽全還沒成為知名的音樂製作人,閒閒沒事的他經常晃到我上班的電影公司來。

那是西門町一棟大樓的六樓,擺設陳舊、顏色陰鬱,沒有窗戶,看不到陽光,空氣滯悶,多數的同事都顯得拘謹、蒼白,於是,任何突然闖入的人對我來說都不是打擾,反而是一種意外的驚喜,就像忽然吹進來的一陣風或忽然閃現的一道陽光。

他來幹什麼呢?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閒聊,他說他的夢想和期待,我說我的。或許同樣來自九份礦區,所以至少還有一些共同的回憶或話題。

比如有一次說到九份印象,兩個人說的竟然是同樣的聲音和畫面:冬天的濃霧裡,遠遠傳來出殯行列高亢的嗩吶的聲音……

我想現在的他或許已經忘記了。

他是夜貓子,或許自己沒睡的時候都覺得整個世界應該都還清醒吧,所以偶爾會三更半夜打電話給我,第一句話永遠是:你在幹嘛?

有一回我睡了,被他的電話吵醒,語氣有點急,問我能不能用最快的速度幫他寫個歌詞,他說曲子做好了,要我照既定的字數填。

深夜的電話成了半夢半醒之間唯一的靈感,於是寫了一首直到今天還經常被朋友在唱歌的場合點出來惡笑一陣的歌詞,叫〈熱線你和我〉。

後來還寫過〈一樣的月光〉,得過金馬獎最佳電影插曲,但沒把我報名在內,所以沒分到獎金,老實說,記恨至今。

有一天,他又來辦公室,這回他說他要自己出唱片,要我幫他寫歌詞。

這回有點不同了,既不是先有曲子限定字數的填字遊戲,也不是必須緊扣劇情主題先行的插曲,他說:你最想寫什麼就寫。

也許是編劇本能,意象、聲音、氛圍所共同形成的「觸感」在那個階段是自己最習慣的創作方式吧,於是就寫了八段的情境,外加一句標定時間的結尾,傳真給他,然而都要到唱片出版的時候才知道這首歌被命名為〈8又二分之一〉,「承襲」了一部經典電影的片名。

一回頭,卻已是多年之前的事了,重看當年寫的文字,忽然覺得害羞,因為那些字句多少都有前中年期那種老文青故作悲悽的姿態。

最近一次聽這首歌則是在小西的追思會之後,夜裡一個人重複播放著,因為裡頭有一句旁白說「生日快樂」,聲音就是小西的。小西是李壽全的妻子,一直記得她美麗的樣子……想想,同樣也已經是多年之前的事了。

雲淡風輕,四野靜謐。

好友聚集,笑語如昔。

孩子們啊,健碩明朗,熱情洋溢。

所做諸事,皆己所願,皆己所喜。

世界平和歲月無驚。

回頭凝望,

了無牽掛,了無愧歉

告別之日……

身心安適,步履輕盈。

這是這個年紀的〈8又二分之一〉新版本。●

▓李壽全《8又二分之一》專輯即將發行三十週年紀念版,吳念真特別撰文憶往。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