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撇開「我中國我驕傲」 看京劇在台灣的與時俱進

2020/06/03 19:00

記者陳昱勳/特稿

日前台灣京劇演員在舞台上介紹中國近代京昆表演藝術家梅蘭芳時,一席「我中國,我驕傲」言論引發正反論辯,也不免產生「京劇只能屬於中國?」的提問。

京劇為中國傳統戲曲劇種之一,這是無庸置疑,但喜歡或讚賞一定叫做「認同中國」嗎?近日社群媒體上相互激辯,有趣的是,其中也有不少網友喊話,表態「我是台派,但我又愛京劇愛戲曲」,不也正凸顯了這門藝術,似乎不應只限於中國文化的框架之下,或者單就「中國」二字來解構。

2005年國光劇團推出的《三個人兒兩盞燈》,挑戰同性之愛話題。(國光劇團提供)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轄下的國光劇團,是台灣唯二的公立京劇表演團體(另外一個是國立台灣戲曲學院附設京劇團),1995年成立以來,不斷推出京劇崑曲作品,並巡演世界各地。團長張育華認為,「台灣雖不屬於京劇原生地,但不管從人文、美學、風格上來看,它在台灣已發展出獨有的特性。」

張育華舉例,國光劇團成立之初就受到質疑,因台灣當時對中國文化有不少論戰,欣賞此類藝術的觀眾群更是逐漸凋零,甚至有「3年內劇團必定解散」的言論,承受不少壓力。張育華認為,作為承續傳統文化的國光,必須有所不同,也因此從最初「唱念作打」結合故事的單純演出,逐漸發展出「現代化」與「文學性」,兼顧題材挑選,並回應當代的多元思維及創新模式。

2018年的《繡襦夢》將崑曲結合日本能劇。(國光劇團提供)

例如2005年,挑戰同性之愛話題的《三個人兒兩盞燈》;2018年崑曲結合日本傳統劇場的《繡襦夢》;2019年,京劇、南管加上現代舞蹈,取材法國劇作家經典的跨界實驗作品《費特兒Phaedra》等,這都是中國沒有發展出來的「台灣京劇新美學」,只有在台灣看得到,也是台灣獨有的戲碼;張育華也認為,不只國光,台灣其他京劇劇團也緊抓著時代創新,卻也不失傳統。

劇作家王安祈曾說,「京劇在台灣早已不再定於一尊,類型多元自在、取材繽紛,舉凡張愛玲小說、故宮文物、日本漫畫等,觀眾涵蓋老中青,除了獲得情緒的抒發與心靈的滋養,更有視聽之娛,這是台灣的文化環境和京劇交織融合的成果。」

導演陳凱歌所執導的《梅蘭芳》電影中,描述當時梅蘭芳前往美國紐約演出,台下觀眾緊盯著影星黎明飾演的主角梅蘭芳唱京劇,孫紅雷飾演的「邱如白」看到西方人群體起立鼓掌而產生激動不已的心情,或許就如先前這名台灣京劇演員所要表達的「京劇驚豔西方人」吧。

在討論「我中國我驕傲」的同時,大家不妨思考,彼此可能源自不同地方,但是當享受藝術、或者認同這門藝術的當下,其實早已在潛移默化中,與自身所居住的土地有所契合並進一步產生共鳴,而在如此自由的台灣,不管是從事創作或欣賞的人,在看待藝術時,更可不必侷限自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