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洛杉磯傳真】美東三老

2015/07/22 06:00

◎王丹

每年暑假回到美國,我都到東岸的紐約,波士頓,華盛頓走一趟,不僅是為了散心遊玩,也是為了看望一些老前輩,老朋友。今年同樣,不過有緣拜會東岸的三位八十五歲以上的老人,各有自己的風采,更加值得一記。

一、王鼎鈞先生

做為資深文青,到了紐約,當然就要拜見鼎公──王鼎鈞先生。12日下午,我把王先生接到詩人王渝家裡,開了一個小小的Party。這位文壇祖師爺輩分的散文大家已經九十歲了,但是精神非常矍鑠,身體也很硬朗。

窗外是嘈雜的塵世喧囂,室內,王先生滔滔不絕地給我上了一堂文學寫作課。他告訴我,小說是生活的戲劇化,散文則容易流於哲學化,真正的寫作化境,就是在寫的時候,心中能夠放下。寫作的過程可以表現憂傷和憤怒,但是寫作本身不應是為了發洩憂憤。

王先生告訴我,好的寫作,要讓笑成為一種批判,因此他最推崇莎士比亞。他認為,佛教的精神可以做為文學的指導。最後,老師留了作業,建議我閱讀楊念慈和姜貴的小說。

畢竟九十高齡了,我不好占用太多王先生的時間。但是這短短的一個小時,豈止是獲益匪淺可以形容的呢。在文學和寫作的道路上,能夠看到前輩的身影轉過來,面對面地告訴你他一生對文字的體驗,真是極大的幸運。

送王先生回家之前,互相留聯絡方式,我還以為他會要電話。沒有,他留的是Gmail!而且,師母說,老先生平時有在用LINE!!

這是一位年輕的老人。

二、余英時先生

14日,我與旅居紐約的胡平先生一起,驅車兩個小時,專程去普林斯頓探望余英時先生。

先生雖然已經八十六歲高齡,也不用電腦,但仍然思路清晰,見識深刻,對於台灣的未來發展也相當關心。他身體不如以前健朗,但仍然興致勃勃地跟我們聊了兩個小時還欲罷不能。

其中,他說了一句很感慨的話:「還是跟基本理念相同的人一起聊聊比較高興。」

這幾年中國崛起,一堆原來支持民主自由理念的所謂學者,紛紛轉變立場,對中共的倒行逆施裝做看不見,甚至還當做一種新的價值加以膜拜。余先生仍然堅持自己一貫的立場,繼續發聲批評中共,也繼續拒絕去中國接受頂禮膜拜,真正做到了「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能做到這點很不容易,也很少有人能堅持這麼久,我想,這就是余先生感慨的原因。

在這樣的犬儒主義盛行的年代,在學者的良知紛紛向權勢低頭的年代,知識界還有余先生在,真好。

三、司馬璐先生

每一次到紐約,都要看看司馬璐老先生,他一手創辦的中華學人聯誼會,現在我還是會長。這也算是述職吧。15日,我來到他安居的養老院看望他。

老人生於1919年,今年九十六歲了。他十九歲就到延安參加中共革命,但是很快對中共失望而離開。當年他參加延安的訓練班,他所在的小組,小組長就是習近平的爸爸習仲勳。

這位老人後半生一直支持海外民主運動不遺餘力,他說是為了延續自己年輕時代的理想。當初他們被中共欺騙,中晚年之後覺醒過來,意志因此更加堅定。這樣的老人,被我們稱為「兩頭真」,就是在青年時代和晚年時代追求同樣的真理。歷史的坎坷在他們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快離開的時候,我說我現在就要開始籌辦他的百歲壽宴了,他大笑說:「好!」豪氣不減當年。●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