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游泳的事

2015/07/13 06:00

圖◎郭鑒予

◎盧慧心 圖◎郭鑒予

我記得我是怕水的,三、四歲的時候,我穿著一件棉質小褲褲在兒童池邊轉來轉去,最後只敢伸手摸摸池水,看著自己的影子在水裡亂搖,好像哪都挨不上邊,心裡很慌,想跟水面保持距離。我羨慕那些在水裡嬉戲的小孩,眼巴巴在岸上看個不停。

這是我少數能回想的兒時風景,怕水的心情像個熱水瓶塞,把什麼熱熱地捂在瓶內。後來父母送姊姊參加游泳隊,我被一起帶去,沒人問我怕不怕水,就這樣學會了游泳。

而今游泳早已是我自己的事了,不過,我還記得一些為別人游泳的日子。

教練是個枯瘦男人,他對我不嚴格,確認我能游泳後就不太放在心上,但我仍得跟著鍛鍊。換好衣服,在池邊做十分鐘暖身,接下來每人游標準池十趟,游完後就進行各項測速,或男生女生組織起來練習混泳接力,這沒我的份,我當時八歲,教練只會令我到旁邊再游兩趟算數。

天氣冷的時候,練習照樣進行,後來我從不游溫水池,因為幼時冬泳的記憶還在,熱身後入水的凜冽,逼近痛覺,還有體溫迅速流失的絕望,然而等我在池子裡把身體游暖了,離水卻又像失去一層保護,沖澡時則是熱湯盪流,處處如炙。身體不辨識溫度,只能比較溫度,相對的冷,相對的熱。

泳池在山上,秋冬時落葉紛紛掉進池裡,蝕空變黑的落葉在池底組成妖異的圖案,我在水底睜開眼睛,邊游邊看,每一趟經過,落葉或有細微的變化,我記在心裡,返回時又認真看上幾眼。

那泳池裡的氯很少,跟我後來在不同城市的不同泳池中經歷的都不相同。

為了維持秩序,教練規定,誰都不准在水道中間停下,惡名昭彰的他還會拿長竹竿去敲那些聚在水道中間說笑偷懶的孩子。對我來說,這規定很多餘,標準池的水深比我的身高高出許多,我腳不點地,途中不可能休息的。

結束練習以後,沖澡,換好衣服,領一份點心:肉鬆麵包跟牛奶,大家都是馬上就吃完了,肉鬆麵包是在麵包上抹了半透明的美乃滋,再沾上厚厚一層肉鬆,牛奶沒什麼味道,兩者都是不鹹不淡。我不喜歡肉鬆,長大後根本不吃了,但每次在泳池旁目擊那些穿著泳衣吃泡麵的人,我就想到肉鬆麵包。

及至長大,我去游泳也一向遵守教練的規定。到更衣室先沖澡、換上泳衣、暖身,接著就開始在標準池裡來回游十二趟,費時四十分鐘,游完沖澡,換衣服,吃點心(現在的選擇是茶葉蛋跟便利商店的三角飯糰),然後回家。曾經跟朋友一起去泳池,朋友學不會換氣,只是站在池裡講話,我心裡很不安,池底可以立足嗎?當然不行啊。

每次夢見游泳,醒來都有幸運之感,即使是窗口灌入白沙、我在渾沌中踢跳上升、隨之溜出窗沿的夢。又或是大海翻覆,我與一室雜物漂流上街、漫天浮沉的夢,這是末日的長泳――我懷著激情醒來。

我慣游蛙式,水中放游,思慮中的瑣事漸漸為水流漂洗殆盡,與我愈來愈遠,我化為一隻膜拜大地的蛙,不斷合掌、踢蹬。蛙式游來不快,但也不費力。我自由式游得不好,在網路上看過日本人製成的分析影片,把一流選手的水中影像數據化,推算出最佳的律動軌跡。另一個影片則推行陸上模擬體操,號稱能讓人隨時練習撥水,有時我夜裡睡不著,想起這套體操,也會試著來回划動兩臂。

姊姊完全相反,她只游自由式,即使想游蛙式,也會不知不覺游回自由式了。她游泳時自然地抬臂旋轉,側臉在水上一閃,便完成一次換氣。客觀來說,我能分析我自由式為什麼游得不好,撥水時,不敢充分旋轉身體,導致換氣匆促,平衡感也馬馬虎虎,游來狼狽,即便在家看電視時做了很多「陸上練習」,在水裡也施展不開。一個朋友告訴我,他遲至入伍才在集體訓練中學會了游泳,自由式游得不如人意,游了好久未得寸進,頗有人生徒勞之感。我卻立刻想起那種很先進的水流訓練池,在池裡設置了循環流水,在裡頭拚命向前游去,用設備交換空間,能在小池裡游上幾里。這套訓練倒是一點徒勞的氣味都沒有,不但積極還很耗電。

算上做夢的時間,我不游泳的時候,仍然比游泳的時候多太多了,但我仍自認是個泳者:隨時都願意讓自己一次又一次沒入未知的浪,一次又一次與之抱擁,我那副陸上動物的肺會繼續工作,我的心臟會忠實地壓縮血脈,呼吸與存在之間終於一無阻礙。在每一次探出水面的間隔中,很短暫、卻很悠然而漫長地、我體會到活著的滋味。●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