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藝術文化】<藝術評論>論董陽孜書法

2009/03/02 06:00

◎侯吉諒

這些年不少人問我對董陽孜的看法,讓我很為難。

台灣好不容易出了一個董陽孜這樣的書法界超級明星,媒體對她很捧場、許多企業對她的展覽不遺餘力的贊助,許多設計師、建築者也喜歡和她合作,她的展覽吸引許多人去欣賞,這對台灣書法的推廣來說,是很難得的事,我一直不願意表達對董陽孜有什麼負面意見,就是為了避免讓人困惑於董陽孜的書法藝術,甚至被人覺得我是小鼻子小眼睛的「同行相忌」。

所以有人問我對董陽孜的看法,我只能含蓄地說,董陽孜的書法的特色,大。

董陽孜的字很搶眼,坦白說,那也是因為大,那麼大的字,不看到也難。

很多不寫字的專家學者都異口同聲地讚揚,寫那麼大的字,有它的技術性和困難性。

可是,寫字無論大小,哪有不要技術、哪有不困難的?

其實這種「大字」的缺點顯而易見,單一字體和整件作品的結構,都不容易掌握,為了避免這些「寫的時候看不到,只能憑感覺」的問題,所以董陽孜寫字得事先多做設計,而且字不能多,三、五個字最理想,頂多八、九個,可是,結果是,字非變形不可,結構也不見得那麼合情合理,而且往往為了安排結構而犧牲文意。

寫那麼大的字,技術很容易失敗,但是,最有名的華人爆破藝術家蔡國強說「是不是藝術不重要,要把它說成藝術才重要」,所以,明明是墨太多,以致字暈得糊成一團,叫做「密不透風」,墨太少,但字還沒寫完,所以只好拿著乾的毛筆在那裡硬擦,這叫「飛白」,明明是字體的組合不能穩定空間,所以只好奇怪地拉長線條補足,這叫「筆法豪邁」,總之,只要說得通,怎樣都可以。

這次在國美館展出的模式,則更進一步,與其說是書法展,不如說是書法多媒體和裝置藝術展,對此,董陽孜很自豪,她要證明書法也是當代藝術。

其實不必她證明,故宮在晉唐書法展的時候,把懷素的字放大,貼在外牆上,非常壯觀,站在那樣字牆前面,沒人會覺得一千多年前的草書很古老。

我覺得最嚴重的是,在董陽孜的書寫模式中,書法那些本來可以寫點詩詞、文學名篇,然後掛在自家牆壁,或者拿在手上欣賞的功能不見了,在尺寸和形式愈來愈誇張的情形下,你只能「瞻仰」那樣的作品,而無法和書法親近。

書法本來只是日常生活中的書寫工具,毛筆字不只是讀書、寫詩、寫文章用的,也是寫信、寫筆記、甚至是記帳、塗鴉用的,以前的人看到喜歡的詩詞,興趣一來隨手抄寫,既消遣或寄興,順便還因此就有了一種文學上的滋潤、文化上的傳承。

董陽孜的書法雖然都摘錄古人名句,但因為是摘錄以及句子太短,文字常常只是書法的表現媒介,而不是內容之所寄,這幾乎可以說是把書法的靈魂丟掉了。

然而,儘管董陽孜的書法有許多技術上、文字內容上、以及境界上缺點,但從搶眼和現代感來說,董陽孜的書法還是在眾多追求現代書藝風格中最突出的。

因此,有這麼多企業、建築師、設計師,用各種可能的元素來探討、豐富董陽孜的書法展,還是令人高興的,畢竟可以藉由這樣的方式去展現新的可能,如果有更多新生代因此喜歡書法,那更是功德無量。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