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夏禕大反撲:逼死倪敏然的不是我!

2005/05/16 06:00

〔記者馮議賢╱台北報導〕夏禕昨天「人未到、聲先發」,下午從日本返台前,就在仙台機場展開第一擊!她語氣激動的抨擊台灣的人權差,很多人說謊打擊她,還阻礙她回台灣見倪敏然最後一面,強調不會退出演藝圈,並說倪敏然與她只是「師徒關係」。

出生北京、上海長大的她,強調她並未經歷文化大革命,但將她與倪敏然的死劃上等號,讓她很懷疑台灣的民主、人權。

四月十一日 倪狂叩但夏沒接

夏禕坦承,四月十一日,倪敏然的確打了多通電話給她,但她因為健康出問題而在睡覺休息,所以沒有接倪的電話,但也是因為認為倪生病(憂鬱症)了,所以不知如何理會。

此時,夏禕身旁的友人接話:「連續兩個月,每天奪命連環叩,誰會受得了?」據悉,當時倪、夏兩人關係已近決裂。夏禕還以反問的語氣質疑說:「我不接他電話?他的好朋友們呢?願不願意接他電話呢?」

由於外傳倪敏然是因為跟夏禕大吵,才到頭城山區上吊,夏禕則回應:「誰跟他吵架?誰罵他,我晚上會公布,外界對我的誹謗也夠了!」

強調是師徒 莫名其妙被捲入

究竟夏禕與倪敏然關係為何?夏禕顛覆倪敏然身邊眾友的認知,說倪與她只是師徒之情,「我莫名其妙的被捲入。」

據悉,日前王偉忠代替夏禕擬定,但遭倪敏然太太李麗華拒簽的聯合聲明上,曾載明「倪哥自殺,扯出和我的外遇,對社會造成不良影響,感到抱歉,我不會參加追思禮拜,但會透過其他管道或媒體向倪哥致哀。」等語,因此夏禕昨天的發言,益加增添其中蹊蹺。

夏禕表示,她與倪敏然合作兩年半了,失去伙伴她當然難過,「他是每天工作的搭檔,如今這樣我哪還有信心呀?」而針對有人批評她,沒趕回台灣在追思音樂會前見倪敏然最後一面,她表情很凶、語氣很強硬地強調,她五月四號就要回台灣,「但全部人阻攔我,不要我回去,當然不是我的經紀公司。」

未回台送倪 通話內容去問李

至於阻礙夏禕回台灣說明的人是誰?夏禕不諱言是倪敏然家屬,「我不知道名字,我不認識,但大家知道我今天要回去了嘛,對不對?不是『有人』要離開嗎?是不是?OK?對吧?」

至於夏禕有沒有打過電話給李麗華,夏禕說:「我不認識她(李麗華),這個人是誰我不知道。給我打電話的人很多,調通聯紀錄出來應該都是打給我的,我從來不主動打電話給別人,我沒有這個習慣。」至於電話內容,夏禕反問:「你們為什麼不去問她(李麗華)呢?」

昨天即使夏禕情緒再激動,提到倪敏然仍覺得「死者為大」,她針對倪敏然究竟有無隱瞞已婚身分跟她交往,她語氣很堅定說:「沒有,倪哥是好人,他從沒騙過我,他不是壞人,別再說倪哥了!」

女兒不理她 大宅演出要照常

夏禕昨天在日本仙台登機前,講述自己與倪敏然自盡事件的關係時,不時激動演出、表情僵硬,但一提到女兒,她立刻語氣哽咽,她說:「若沒有女兒,我早死了!大家都是人生父母養,沒調查清楚,就說我是殺人兇手。」夏禕透露,因為外界的污衊,她在山東的女兒已拒接她的電話了,「女兒年紀小,該怎麼向她解釋呢?」究竟倪敏然的死跟誰有關?夏禕說她要提出證據,向外界說個清楚。

外傳很多資深藝人準備要封殺夏禕,要她退出演藝圈,夏禕昨天以很不服的口吻說:「淡出?我又沒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否則就算到7-11打工,也沒人敢收我吧?」夏禕強調自己沒做錯事,不會淡出演藝圈。

至於舞台劇「大宅,門都沒有」下個月在南京的演出是否照常?夏禕說:「約都簽了,違約金誰付呢?大家都知道,這戲演出以來已在負債,誰來幫我還呢?」按照目前計畫,夏禕將履約,六月份照常在南京登台。

回台拿證據 看程平正怎麼說

發誓自己說謊會「天打五雷」的夏禕,還指出整個事件中很多人說謊,「倪哥在天之靈不會饒過,會去找你們的!」

她先抨擊先前質疑她未獲梅花獎的上海知名作曲家高一鳴說:「他是欺師滅祖之人,是我爸的徒弟,他兒子騙錢、詐財,被學校踢出去。」她還怪對方兒子騙她腳踏車的陳年舊事。

至於曾說過「手中握有三點證據,證明倪敏然的死與夏禕有關」的萬世國際經理程平正,夏禕則抨擊說:「那是敗類,誰說謊,倪哥會來找你!」她自己沒做虧心事,不會害怕。

夏禕說,若程平正有她墮胎的證據,應該早拿出來了,是程平正自己曾透露才剛結束十年婚外戀,她強調她昨晚回台,就是要拿出證據,看程平正怎麼說,「倪哥為何會死,他很清楚。」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