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閱讀小說】 隱匿/機車事故 - 2之2

2022/01/08 05:30

圖◎吳怡欣

◎隱匿 圖◎吳怡欣

又有一天,我不斷地感到一股強烈的,想要轉彎的欲望,終於忍不住撞進了一家照相館裡面。我還記得在那千鈞一髮的時候,我清楚地看見一張放在玻璃櫥窗裡的照片,照片中那個人露齒而笑,那笑容愈來愈放大、愈來愈清晰……但我明確地感覺到他的笑容是陰險的,彷彿正打算眼睜睜看著我撞得一塌糊塗似的。但是,幸好,我終於在玻璃之前煞住了腳步,並對著那人失落的表情大笑了幾聲。但是真正神奇的是,從此以後,我的眼睛只能看向天空了。

可惜這點並未如靈活的手臂那樣受到同事們的羨慕。因為他們全都認為眼睛唯一的用途就是要拿來看後方來車的,現在這樣完全不行。我也附和著眾人抱怨了一陣,但我心裡其實是高興的。因為以我的資歷來說,後方來車根本不需要特別留意,然而天空卻是我一直想看的方向,尤其是優游於藍天裡的蓬鬆白雲、從樹葉縫隙間漏下來的點點金陽、掠空而過的神祕飛行物體……這些都是一般人不能享受的美景。

接著又發生了許許多多的狀況,譬如在一陣誇張的打嗝與放屁之後,身體不由自主地往前推進,奇怪的是,我根本沒有往前跑啊?我試圖停住我的腳步,但是沒想到速度卻愈來愈快、愈來愈快!最後簡直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路上的車輛全都避難似地躲開了,當然也虧了我多年來的經驗,才沒有釀成悲劇。最後,我只好相準了一個看起來較為柔軟的花叢撞過去,在花香四溢中,我勉強停了下來。後來有醫生宣稱我是輕微中風,但我並不認同他的看法,理由很明顯,那天我從花叢中站起來之後,立刻就奔向公司,仍然保持了個人不遲到的完美紀錄。

後來又有一次,我的雙腳深深地陷入柏油路面,舉步維艱,我必須拚著我全部的意志力才能往前移動;又有一次,我被一道來自空中的奇異光芒所掠奪,短暫地失去了意識,等我恢復意識的時候,卻已經是好好地待在同事的身邊了。他們說我是睜著眼睛睡著了,但我肯定地跟他們爭辯,不承認剛剛只是在做夢……總之,像這樣無傷大雅的車禍持續發生,慢慢的,同事們對我的興趣似乎也減低了。我發現他們開始熱烈討論起另一位新來同事的事情。

「他真的很好笑喔!」

「他老是說自己跟外星人通訊。」

「聽說他還會阻止地震的發生喔!」

「那天他跟我說他想要進入演藝圈,但是卻被黑道強加阻撓。」

「真是笑死人了!」

「你知道嗎,最好笑的是,他居然以為自己是上班族,以為自己每天都來上班耶!」

「天哪!怎麼可能?是你在鬼扯吧?怎麼可能會這麼蠢哪!」

「是真的!他一直不知道自己只是交通工具而已喔……」

「哎喲、哎喲,真是太好笑了!」

我狐疑地在一旁聽著同事們的討論,他們總是一邊談論一邊做出各種誇張的表情,並不時地爆出激烈的笑聲。很顯然的,這個人的笑話比我更好笑。終於有一天,我鼓起勇氣對他們提出了我心裡的疑問:「什麼呀,難道你們的意思是說,一直以來,都是有什麼力量在駕御著我們嗎?」

在我說完這句話之後的幾秒鐘裡,同事們全都愕然無語地望著我,其實我自己也被那恐怖的沉默給驚嚇到了,於是接著只好故意以誇大的口氣擠眉弄眼地說道:「噢,寶貝,您這麼說真是太殘忍了!一直以來駕馭著我們的,不就是命運之神嗎!」

同事們聽到我這樣說,全都笑彎了腰,他們讚許地拍拍我的肩說:「嗯,不錯呦,很幽默喔!」

偶爾那位新同事也會加入他們的談話,那時他們和背地裡的態度完全不同,全都善意地稱讚他,譬如說:你很特別啊、很有想法呀、很有獨創性呦、很幽默喔……之類的。而那位同事看起來也很高興,持續不斷地對同事們報告他的新發現。有時,我看見他獨自一人面對著天空喃喃自語,也曾忍不住試著與他攀談,我甚至想過,或許他有可能成為我的朋友也說不定?然而,每次都因為實在受不了他那些千篇一律的外星人,或者有黑道追殺的愚蠢幻想而作罷。

或許只因為聽眾減少了,我開始不太喜歡說車禍的事了,即使車禍仍然不斷地發生。當我經過每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每一條巷子裡總是有車輛以極快的速度竄出,朝著我撞上來;而我的背後也總是有許多的車輛蜂擁而來,他們對著我看不見的背後大聲叫嚷,威脅著我;而每一輛前車也都隨時會來上一個緊急煞車,企圖讓我撞上他們;每一輛公車與計程車,都在找尋我疏忽的空檔,突然地靠向路旁載客,或者如入無人之境地橫跨車道,將我輾壓於他們的腳下;我不停地逼近他們,擦過他們的身體、撞上他們的背影,也被四面八方呼嘯而來的鬼影幢幢夾殺與追擊──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永無休止──

有一天,我在一個每天經過的街角看見一具貨真價實的屍體……混亂才剛剛發生,所有的人還來不及反應,怦然巨響靜止於更為巨大的安靜裡;甚至連最為重要的時鐘的指針,在那個街角的那個時刻裡,也彷彿停下了腳步。我驚訝地看見它,我驚訝地發現到:那僅僅只是一具屍體而已。並沒有什麼值得悲哀與震撼的情緒應該產生,甚至我唯一的情緒也只是:有一點點的羨慕,如此而已。我幾乎可以感覺到它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從此以後,再也沒有急於趕赴的方向了;從此以後,再也沒有害怕了;從此以後,一切病痛與煩惱,再也與它無關了──我愈是模擬著它的想法,心裡就愈是感到羨慕,最後終於忍不住想到:如果我也能像那樣躺下來休息,好像挺不錯的?

那天早晨醒來的時候,我仍然沉醉在剛剛的夢裡面。在那個夢裡,甚至並沒有「我」的存在。那是一個像是寄生蟲一般的存在,它寄生於許多生物的體內,借許多不同的眼睛看,借許多不同的器官感受,它沒有情緒、沒有反應,沒有門可供進入,沒有雜質需要排泄,不提供任何笑話或者做人處事的道理。你甚至不能說它是活著,如果它根本不死的話。

那天早晨,當我從車水馬龍的大馬路上醒來的時候,四周聚集了許多圍觀的人潮,有人很大聲地高喊著什麼,但我一句也聽不懂。我勉強睜開眼睛,只看見遠遠地落在安全島上的,一隻我的眼睛。雖然說每個人的眼睛都長得一樣,但我知道那就是我的眼睛,此刻正仰躺在川流的車潮旁邊,油綠的草叢上面,帶著小心翼翼的神色觀望著天空。我伸出手,努力想抓住它,我心裡想著,應該趕快站起來把眼睛裝上去,因為如果沒有眼睛的話是不能去上班的,同事們都會笑話我的,更何況如果我再躺下去的話就要遲到了──我一邊這樣想著,一邊徒勞地看著我的眼睛──突然之間,像是有什麼東西飛過似的,陽光下有個來歷不明的光芒,極為燦爛地閃爍了一下,旋即歸於平靜。

過了好幾天之後,那隻眼睛才被在安全島上玩耍的學童踢到馬路上去。本來它有機會成為別人的眼睛,可惜才一下子,就被疾馳而過的垃圾車輾壓得變形了,碎片散落一地,而其中最大的一片,被一隻熱愛晶亮寶石的公鳥啣去布置牠的窩巢,在某一個春天裡,成為了最能吸引母鳥前來交配的玩具。●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