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閱讀小說】 隱匿/機車事故 - 2之1

2022/01/07 05:30

圖◎吳怡欣

◎隱匿 圖◎吳怡欣

在那一連串的事故發生以前,我一直過著還不錯的日子。上班、下班,定時用餐,雖然偶爾也會發發歲月不饒人的感慨,但是大致上來說,我的身體尚稱勇健,對生活也沒什麼不滿意的。許多年來,我一直從事相同的工作:每天(假日除外)早晨九點以前,我必須在擁擠的馬路上衝鋒陷陣,克服一切別人難以想像的突發狀況。我判斷力精準、眼光犀利、行動敏捷又俐落,可以自由穿行於每一個瞬間生滅、間不容髮的車與車的縫隙之間。而這一切的鋌而走險,都為了能夠在九點以前到達公司。我不曾失敗過。

有時同事們也會勸我,他們總是說:「唉,早點出門就沒事了呀,何必每天都搞得這麼驚險呢?」我雖然禮貌性地接受建議,但是一切依然如故。我心裡其實是這麼想的:你們這些凡夫俗子怎麼能了解我的成就呢?說得更明白一點,其實我就是不喜歡那種早早出門,跟隨著擁擠的車陣緩慢移動的認命的感覺。更進一步說,我就是喜歡這種時間已經來不及了,而我毫無退路必須全神貫注地往前衝刺的感覺。我在這些全神貫注的時刻裡,特別有一種血液沸騰、近乎是狂喜的感覺。事實上,你可以說這就是活著的感覺。

比方說,我可以在水泄不通的馬路上,找出那唯一的一條活路!在靈活的扭轉與輕巧如飛翔的不斷超車之後,我拋下了所有無能跟上我的小老百姓們,也拋下了他們渴望追隨的眼神。而當我再度像切過風那樣輕易地切出車陣時,那時,前方必定會出現一片短暫的空曠與寧靜,在那理當擁擠嘈雜的尖峰時段的馬路上,我一個人孤獨地享用著那彷彿站在曠野之中、或者是高崗之上的寂寥感受。在那些時刻裡,我感到體內有一股均勻而歡暢的律動,激烈,然而安穩地,流過我的身體。你可以說,那就是我的人生中最大的快樂。

有時,我也會在路上遇見一些慌慌張張、註定會遲到的同事們,在等紅燈的期間我也會隨和地與之攀談,然而,等到綠燈亮起的時候,我必然會以最快的速度消失於他們的視線之中。當然囉,我還滿喜歡這種將弱者拋在腦後的感覺,我也很受不了那些失敗者可悲的身影,而更可悲的就是,他們有時還會被我雷霆萬鈞的氣勢所驚嚇,因而撂下了許多難堪的咒罵。但是對我而言,弱者的咒罵其實就是對勇者的讚歎。

我的人際關係還算不錯,但是說到真正知心的朋友則一個也沒有。我的同事們熱愛閒話家常、道人長短,或是反覆傳述一些從各處蒐集而來的笑話,這些我也能奉陪。但有時我興致好的時候,想要與他們分享真正的想法,卻發現聽眾的反應並不熱烈。譬如有一天下午,我發表了一篇「相反哲學」。大意是說:宇宙中所有的道理都必須倒過來看才能找到答案!而我之所以能悟出這個道理,是因為那天早上,我在上班的路上創下了生平最快的紀錄!在那個光采奪目的時刻裡,我超越了我自己!那時我發現到,當身體愈是放鬆時,愈是可以衝得快!因為當你處於緊張的狀態時,其實你的身體是僵硬的,不可能閃過暴躁危險的各方來車。從這個理論衍伸而出的一系列人生大道理就是:愈靠近愈是看不清,走得愈遠愈是看得見;愈是不急著找出答案,答案愈是會出現……等等、等等。但是我話還沒說完,卻發現聽眾們早已在紅磚道上、行道樹落葉的緩慢飄落之中,一個接一個地睡著了。我想或許,英雄都是寂寞的吧。

原本我以為我的豐功偉業可以就這樣順利地進展下去,而我也從來不曾厭倦於日復一日同樣的工作。但是這一天,一切好像變得有點不一樣了。這一天,也是在非假日的早上,將近九點的時候。大馬路上照例是車潮洶湧,而我也照例正在車陣裡衝鋒陷陣。當我正好神勇地超越了一輛計程車之後,突然,迎面而來一輛全身畫滿了鮮豔插畫的公車!當然這種突發狀況我早已司空見慣,本來應該是小意思的,比這個更驚險的狀況我也能順利應付的,但是,這一天,我卻莫名其妙地受到了極大的驚嚇!即使前方路面上除了那輛公車之外是一片平坦,然而我卻像是突然被絆了一下,或是被誰推了一把似的,在馬路上跌倒了!

這是我有生以來的第一次!而且根本沒有發生任何擦撞!我在倒下的時候,迷惑地從地面往上看了一眼,那輛彩繪公車從這麼低的角度看上去,變得非常的龐大而陰森,他冷漠地往下方看了一眼,眼神彷彿也不是在看我,就像只是某種儀器在探測一個冰冷的障礙物而已。他調整好足以避開我的角度之後,準確地扭了一個腰,便以一派江湖老手的模樣,揚長而去了……當時我雖然大受驚嚇,但也立刻毫不猶豫地站了起來,在九點以前到達了公司。我一直到了公司以後才注意到,我身體的右側擦傷了一大片,手腳也在發抖。但是幸好,還是準時到達了。

我想起來曾做過一個飛行的夢。我在那個夢裡原本很快樂。天氣晴朗,風吹過臉頰的時候很舒服,就像正在享受雲朵溫柔的撫觸一般,而眼前即將要飛越的一座湖泊,看起來也是那麼的清澈漂亮……但是就在此時,我突然心生疑惑了,我想著:我怎麼可能會飛呢?這件事不管怎麼說都一定是違逆自然的吧?這個念頭才剛剛生起,我就筆直地從天空中掉下來了。就掉在靛青色的湖邊,柔軟的草叢上面。

從此之後我就不斷地發生車禍。一開始還頗為擔心,但是由於在短時間內過於頻密地發生車禍,終於使得災難變成了笑話。並且後來我發現,我人緣變好也是從此開始的。我每次車禍之後都會告訴身旁的同事們,他們一開始也會露出擔心的表情,然而到後來,所有人――包含我――都把這件事當成了笑話。每當他們笑得愈是開懷,我就愈是講得口沫橫飛。我承認我有時也會無傷大雅地將事態稍微誇大一點,以收更好的視聽娛樂效果。

「告訴你們,今天很好笑喔……」每當我開始這麼說的時候,同事們都會立刻圍攏了過來,就算有人故做冷默地繼續坐在他們的位置上,然而我知道他們的耳朵也是豎起來的。

「今天有一個人跑在我前面,在一個緊急煞車的時候,突然從他的座位上掉下來一大包尿布喔!我來不及反應,就滑倒了,急速奔馳中的輪子輾過那包尿布,結果那些散開來的尿布就高高地飛上了天空,形成一個五彩繽紛的拋物線,簡直就像搭起了一座彩虹橋一樣喔!」

「笑死人了!」

「真誇張!」

他們這麼說著,卻都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並且持續地討論著這件事。譬如說,像這樣的情形到底該不該叫警察來?或是該不該請求賠償?之類的。

「良心上好像過不去嘛?」

「是啊,雖然理論上是他的錯,但畢竟他是趕著去醫院看他兒子嘛!」

「說起來就是個冒失的傢伙而已。」

「但是自己的損失究竟怎麼辦呢?」

「是啊、是啊,總不能白白受傷吧?」

像這種討論可以持續一個早上,直到下午還有兩、三個晚到的傢伙靠過來,雖說是探望我的傷勢,但臉上卻帶著促狹的笑意。一直到傍晚六點之後,大家陸陸續續下班為止。

「告訴你們喔,今天我闖了一個黃燈……」

「然後呢?然後呢?」

「結果被一輛貨車從側面撞個正著……當時我飛了起來,感覺上好像突然被地心引力拋棄了一樣,有一剎那間我甚至有點享受這種快感,但是開始往下掉的時候我就開始心慌了,後來快要落地之前還撞到一隻低飛而過的小燕子,我們兩個都被對方嚇了一跳,而且我以前從來沒發現燕子除了黑白兩色之外,還帶有一點豬肝紅喔,這個發現真是今天最大的收穫啊!」

同事們又笑開來了:

「對呀!我也一直以為燕子都是黑白色的呢!」

「你該不會是把它撞到瘀血了吧?」

「那隻燕子想必受到很大的驚嚇,可能覺得奇怪,天空中怎麼會出現了長相這麼奇怪的掠食者呢?」

「哈哈哈!」

「嗯,這也算是一次連環車禍吧!」

還有人嚴謹地下了這個結論。

另一次是我被一個白目的傢伙正面撞到,一開始我感到雙手一陣劇痛,但是後來呀……

「跟你們說喔,雖然一開始有點痛,但是現在我的兩隻手都可以三百六十度任意轉動喔!很神奇吧!」

「真的嗎?真的嗎?」

眾人圍攏過來,七手八腳地觸摸著我的手,對於它們的靈活感到很羨慕的樣子,並且有幾個人不斷地互相商量,是否有什麼辦法可以搞成像我這樣?但是最後同事們無限惋惜的結論則是這樣的:

「所謂的奇遇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呀。」

「能摔成這樣也是一種才華。」(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