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王丹專欄】 王丹/早期英國文學的同志書寫

2021/11/28 05:30

◎王丹

◎王丹

英國16世紀抒情詩人克里斯多福.馬羅(Christopher Marlowe,1564-1593)在文學史上留下了一首長達八百一十八行的長詩(而且還是未完成)〈海洛與勒安得耳〉(Hero and Leander),這是一首優秀的情詩,描寫了一對男女戀人之間的愛情和隨之而來的別離與悲傷。有趣的是,馬洛對於詩中的男主角勒安得耳的描寫,卻充滿了性別的曖昧。

在他的筆下,勒安得耳秀髮濃厚,具有柔和的女性美。這種美在詩中被歌頌為「最粗魯的農民為之傾倒」,被比喻為「他是穿著男人衣服的女郎」。尤其是當詩人描寫勒安得耳全裸下水,游過地獄之海的時候,引入了這對戀人之間的「第三者」――海神尼普頓。尼普頓看到美麗的男性勒安得耳的一瞬間,竟以為他是大神朱庇特的孌童伽倪墨得斯,接下來就是一段在今天看來完全是同志書寫的描述:海神在浪花中擁抱勒安得耳:「他拍他的豐滿面頰,玩他的長髮/還放肆地微笑,把愛戀之情表達/他注視他的雙臂,當它們舒展/一次次划水,他總要溜進其間/偷偷吻他一下,然後出來舞蹈/在他轉身時,投去淫蕩的一瞥/扔給他鮮豔的玩具,引他注意/然後潛入水中,就在那裡窺視/他的胸膛,他的臀部以及四肢/然後再浮上來,緊跟著他游弋/並談情說愛」。這一段水中調情的描寫,毫不掩飾同性之間的情欲流動,語言大膽直接,但不會讓讀者有不舒服的感覺;對於美的追求主導了視覺上的貪婪,肉欲中不乏真摯的眷戀。詩中的勒安得耳顯然是一個雙性戀者,他有著摯愛的女友海洛,同時也深情享受海神對他的追求。或許是我孤陋寡聞,儘管我們都知道希臘神話傳說中不乏同志情愛的書寫,但這樣的優美的詩歌形式的同志書寫,卻是我過去在讀英國文學史的時候沒有注意到的。

同樣的細膩的同志書寫也出現在大文豪莎士比亞的詩歌中。他的《十四行詩集》,一共有一百五十四首詩,主題都是愛情與情欲,其中一百二十六首,是寫給「一個俊美的青年」的。這裡,敘事者(也就是詩人本身),那位青年,還有詩集中出現的一位「黑皮膚的女郎」之間,也有著奇異而美好的三角戀的關係。莎士比亞在詩中盛讚一位「可愛的男孩」,把他比喻為夏日的陽光。在第二十首詩中,作者對於這個男孩的那張精緻宛如女人一般的臉龐,動情地讚歎為「由造化親手塑造」。在第三十八首詩中,莎士比亞忘情地把那個男孩稱為「我愛情的至尊」,甚至把自己定位成男孩的「使臣」,感謝這個男孩帶給他寫作的靈感:「給我的詩灌注/你自己溫馨的題材」。作者形容他對這個男孩的愛「比門第還要豪華,比財富還要豐裕,比豔裝還要光采」。這一連串的讚美,也真是只有莎士比亞的才華才能寫得出來。

在上述這些英國早期文學的同志愛的書寫中,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他們對於同性愛慕對象的描寫,出發點不是對於肉體和性愛的貪欲,而是對於美的多元伸展的探索。不管是馬羅還是莎士比亞,歷史記載中並沒有證據說他們是男同性戀者。他們能夠如此細膩入微地書寫出同志愛,只能說明在幾百年前的時代,當作家們要用文字烘托出美的時候,他們的心中,是沒有性別標籤的禁錮的。不管是男女之間的愛戀,還是男男和女女之間的愛戀,最高的境界,其實很簡單,就是美好。●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