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神祕花園】〈愛情軍師團〉談戀愛 萬萬不能鐵齒

2021/11/23 05:30

圖/喬安娜

常常聽到有人指天發誓,此生絕對不和甚麼樣的人交往或結婚,條件是開出來了,但結果卻往往不要甚麼就來甚麼,這種愛情鐵齒翻船事件,屢屢耳聞,所以啊,想要甚麼不想要甚麼,低調為上,以免到頭來狠狠打臉了自己。

〔設限未來老公條件 最後偏嫁不嫁男〕

文/張采薇

高中時很喜歡看有關星座和血型的書。那時家中只有我是A型,媽媽是AB型,其他的兄弟姐妹和老爸全是B型。那時覺得家中所有B型人的個性都很討厭,既任性又沒原則,和我A型一板一眼又完美主義的個性格格不入。所以那時便決定絕不嫁給B型男。

讀到百家姓中知道陳是大姓,覺得太庸俗,不能嫁以免太從眾;而姓鄭因為左邊是個奠儀的「奠」,太不吉祥,也不能嫁;還有,聽長輩說年紀差三、六、九歲都不吉利,所以也不能嫁;工作最好是朝九晚五的正常上班族,絕不可嫁給業務員,天天喝酒拉生意。

畢業後同學相邀,一大票年輕男孩女孩快樂出遊後,認識了一個不斷對我釋出愛意的清秀男孩。在不知不覺中,被他的溫柔體貼吸引了。而他笑起來一臉的天真無邪,望著我時含情脈脈的傻樣,讓我有點心動。花前月下看電影吃飯郊遊,交往了數月後,開始聊聊人生,聊聊血型,問問出生年月、工作性質……,結果大為驚嚇。此兄不但大我六歲六個月,血型還是最讓我感冒的B型,而且居然是個業務,完全是我設限版的不嫁男呀!至於為甚麼繼續和他交往,可能是父母同學們對他的讚賞和好評如雷灌耳吧!的確,和他在一起讓我覺得蠻輕鬆和有安全感,而且他曾說過一句最好聽的情話,他說,我嫁給他之後,只要會煮開水就行了,而我相信了。

結了婚之後,發現他家的神主牌上還有另外一個姓。想當然耳,正是我當初認為不祥的鄭性,至於原因,那已不是重點。總之,二十來歲時的鐵齒已被自己打臉,幸運的是,結婚至今,也算幸褔快樂。

〔明明討厭處女座 最後還是被攻陷〕

文/徐翎

我有一個處女座的妹妺,跟妹妹從小到大超不合,因為在同一個家庭逃不開的無奈,在很年輕時,我心裡就設定了:我以後絕對不交往處女座的男友!所以認識男友時,我肯定有堅持過絕對不與他多往來,因為他真的就像我記憶裡的處女座那樣討厭!不管是吃一頓飯給了我三次溼紙巾,或是因為看不下去而把我的桌面收拾得害我找不到物品,抑或在小組討論時,為了一張圖放左放右,試了不下三十次,折磨著我這速戰速決的個性。每一次遇到他,都讓我無奈嘆氣,但同事都說他喜歡我。

不要說我已經知道他處女座,年紀還小我四歲,我還覺得他根本像個女人,而我喜歡粗獷的大男人好嗎?霸氣的,威武的,不拘小節的,我對每一個跟我講他好的人翻白眼,覺得他們根本就是幸災樂禍的心態。那麼好,妳們怎麼不撿去?

他也許不是向我示好,但確實是個神隊友,為了任務通宵達旦想點子;早上買早餐時總是說順道幫我買一份,雖然收錢不會少一塊;自作主張在開會時買了薄荷糖而不買咖啡,同事都說根本是投我所好。我對他不再防備心很重,與其說是他並沒有很侵略,倒不如說是我好像安心於有他在,就連那些我原本討厭的點,都漸漸開始懷疑是不是已經從小習慣,而沒有那麼在意了。

我是真的有掙扎過的。我不喜歡他對事情的鑽牛角尖,但還好他好像要求的是他自己;我不喜歡他執著在同一件事上浪費時間,但最後他好像成功的結果居多;我討厭他近乎自虐的高標要求,但還好他對我一向包容許多……,連我自己都看得出來,我已經漸漸失守。

後來,我們真的在一起了,雖然最後我並不是嫁給他,但他徹底治好了我對處女座的偏見。

〔違背毒誓的下場 鐵齒的後果是離婚〕

文/豬腳楠

第一次談戀愛,回家總會興沖沖地和老媽分享,母女倆一搭一唱地說個沒完,而不多話的老爸都是在一旁靜靜聽著。那一次,老爸在聽到我男友姓「黃」時,嚴肅地又確認了一次,甚至還在紙上寫下「黃」字向我確認。當時老爸並沒有多說甚麼,而剛被戀情沖昏頭的我,也沒心思追問老爸的異常舉動。

不久後,我因對方花心而分手,我哭哭啼啼的,老爸重重拋下一句:「以後不要交姓「『黃』的。」我以為老爸只是在生對方的氣才這樣說,沒想到這一切竟是有原因的。

原來老爸的阿公曾經和姓黃的人家發生一些恩怨,當時阿祖有斬雞頭發毒誓:「從今以後我們林家絕對不和姓黃的結親家。」老媽也要我以後不要再和姓黃的男生談戀愛,還告訴我家族中唯一離婚的二叔,他的前妻就是姓黃。

但可能是「莫非定律」發威,再次讓我動心的男友又姓黃。我承認阿祖那個毒誓有影響我,但濃烈的感情還是讓我又陷進去,而且心裡總存著一絲僥倖與鐵齒,安慰自己:「都那麼久了,毒誓也會變淡吧!」又洗腦自己:「每天都有人發誓,也不見那些人怎樣啊!」再科學推理:「二叔離婚只是巧合,每天分開的怨偶有多少啊!」

這次,很孬的我沒讓爸媽知道我談戀愛,就這樣一天拖過一天,直到發現我懷孕了,套一句俗話,生米都煮成熟飯了,爸媽還能怎樣?所以我結婚了,然後在女兒週歲時離婚,帶著年幼的女兒回到娘家。老爸幫我照顧女兒時,偶爾會對著女兒說:「小乖乖,以後交男朋友絕對、絕對不能交姓黃的唷!」

因為我把女兒的姓改成我的姓,我笑笑地想,以後應該也會勸女兒不要太鐵齒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