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神祕花園】〈異想故事館〉老爸愛託夢

2021/10/25 05:30

圖/喔夫喔夫

愛操煩的老爸,即使撒手人寰,也依舊想方設法藉由託夢來向子女或親友傳達他的消息,不只託夢給家人,有的甚至麻煩到素不相識的陌生人,雖然匪夷所思,倒也可一解家人的思念之情啊!

〔臨終前入夢來 與遠地子女訣別〕

文/蔡香蘭

時序已是四十多年,那夢境清晰如昨。

民國六十年代初期,我離鄉背井赴中部讀書,不久後,得知父親罹患鼻咽癌,心痛不已的我,卻因當時通訊、交通不便、無法即時返鄉探望父親。

一天夜裡,父親突然來租屋處看我,穿著他最愛的三件式筆挺西服,要我儘速返回南部家鄉。父親拿出一張年輕時與二位同年屬虎的摯友照片給我看,他們號稱「三虎弟兄」,大虎是父親、二虎是財叔,小虎英年早逝,三人的留影係父親所珍愛亦是我熟悉的照片。父親微笑地揮著照片,忽地憑空消失!我驚惶地睜開雙眼,才發覺原來是場夢。

第二天晚上,我在溫書時,房東突然高喊我名字,稱是家裡打來長途電話,我惶惶不安地接聽,話筒另一端,二哥嗚咽著告訴我,父親方才雙眼一闔撒手離世。

連夜搭乘悲傷的夜快車南下,抵家哀嚎跪爬入大廳,當我哀痛逾恆、輕撫父親發紫的手指,愕然驚見,父親竟穿著昨夜夢裡的三件式西服!那套西裝是他最喜愛的衣服,我放聲大哭:「爸!原來昨夜您託夢,是來向我告別的!」

隔日清晨,「三虎弟兄」的二虎財叔來家裡,他夢見父親和已逝多年的小虎來探望他而心覺異感,一早即匆匆趕來。

夜晚時分,前往台北參加國考的大哥倉惶趕到家,昨日他也夢見父親,相同的三件式西裝筆挺向他揮手。

同一夜晚,三個人在不同地點夢見類似的景像,無論是天地無形的感應,抑或是科學無解的心有靈犀,父親對子女與好友的託夢,是一份跨越時空的愛,迄今不滅,永在我心。

〔託夢小阿姨打牌取樂 抱歉沒錢欠五百〕

文/chloe

爸爸過世多年,曾入夢幾次,入到我的夢裡時通常會跟我的日常結合,感覺不太有趣,反倒是發生在小姨婆夢到爸爸的過程有趣許多。

小姨婆生性爽朗,明明出生在很辛苦的年代,但卻是一個你跟她說甚麼她都會爽朗大笑的長輩。她閒暇之餘最喜歡在家裡跟我爸一起打牌、打麻將,我們家是開店做生意的,大家喜歡在關店後,自家人在家裡摸幾圈,這是鄉下人當時候的休閒活動。

爸爸因病過世,走得很早,後來小姨婆的先生也生病,他們就搬到城市去跟兒子住,接受比較好的醫療照顧,鄉下的熱鬧日漸蕭條。

某年連假,我們一家回到家鄉,小姨婆剛好回來,騎機車來我家話家常,我們連忙起身跟小姨婆打招呼,她忽然很開心地跟我們說:「我前一陣子有夢到妳爸喔!」我們連忙問她夢到了甚麼?還記得嗎?她說:「我夢到妳爸在跟我們打麻將,打到後來跟我說:『阿姨,欠妳五百,我身上沒錢了。』然後我就醒了。」小姨婆說她醒來之後,連忙去買一些金紙燒給我爸,一邊燒還一邊跟他說:「欠我的不用還啦,這些燒給你當零用錢,不夠再跟我講。」

我們聽了心情五味雜陳又熱淚盈眶,很久沒有從他人聽到爸爸的事情,這種感覺好懷念!另一方面又覺得,爸爸果然是爸爸,還是那麼地調皮跟愛玩。在這個時候我才了解,既使爸爸不在了,他依然一直活在我們的愛和想念裡。

爸,你在那邊還好嗎?你走了好久,我想你應該已經投胎轉世了吧?希望你一切都好。謝謝你當我爸爸,謝謝你!

〔突然離世不及留遺言 託夢外人來告知〕

文/張晴夫

那年,燠熱的六月,早上一通電話:「岳父遽然仙逝。」奇怪,岳父岳母久居南部,身體除了上了年紀長者常有的慢性病外,並無任何疾症,平素樂善好施同登耄耋。怎麼岳父說走就走了呢?

和妻趕回,才知岳父是夜裡睡不著覺,到客廳大理石椅子上納涼,等到岳母早起時,己經溘然長逝。親友全在臨時搭的棚架裡商量後事,因為岳家富甲一方,三教九流的朋友無數,要將喪禮辦得風光體面。這時村長帶著一個從不相識的人進來,聲言要來找岳母。聽完這位男士講完他的故事後,大熱天的我卻不禁雞皮疙瘩發作,打一身冷顫。

他說自己是在鄰鎮開葬儀社,凌晨時分,正在夢鄉酣睡時,看到有三個黑影在房間裡,他心想:「不會吧?小偷怎會白目來偷葬儀社,還三個人?」但一轉念,莫不是鬼差來找我?但祂們如要進來,應該會被門神及家裡供奉的神明擋下呀?他口中一直唸佛號及六字真言,希望能躲過一劫。這時站在中間的人走到他床沿對他說,因為走得匆忙,有兩件事相託,一是告訴他妻子喪禮簡單就好;二是家裡保險櫃鑰匙放在哪裡。話剛說完,站在他右手邊的彪形大漢拿著在廟宇常見的令牌往他腦門上敲了一下,他大叫一聲就醒了!霎時間黑影統統不見,此時冷氣開著,但他全身冷汗把內衣褲全浸濕,牆壁上時鐘正好敲四下。

剛開始大家還以為他在編故事想來訛詐喪家,但他對岳母說鑰匙所在之處時,大家面面相覷。

三年後,和岳父忌日同天凌晨,岳母坐在岳父往生時坐著的那張椅子上,身穿壽衣,頭髮也染了,臉上還撲上薄薄的粉,手指上戴著岳父生前送她的結婚六十週年的鑽戒,嘴上施一些口紅,臉上露出一抹微笑,和岳父同一姿勢,無疾而終!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