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2021年諾貝爾文學獎.特稿】 蔡素芬/諾獎噪音 - 我們期待什麼

2021/10/08 05:30

2021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阿卜杜勒拉薩克.古納,今年6月現身朗讀活動時的畫面。(路透)

◎蔡素芬

今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以英文寫作的非洲作家古納,國內對古納並不熟悉,目前沒有中文譯本,這是極為遙遠的揭曉名單,使許多的猜測再一次落空。古納雖在一些國際獎項有入圍紀錄,但沒有得獎,卻獲諾獎;比他更閃耀的眾多國際級作家,紛摔出名單。

這並不意外,國際上對諾獎總有一些私語,比如說,委員們喜歡邊緣的邊緣,2000年給高行健、2009年給德國作家荷塔.慕勒,都有出人意料的效果,一個寫靈性,一個寫集中營苦難,在國際文壇並沒特別的知名度,卻能突破重圍獲獎。諾獎受討論的還有性別問題、區域問題、政治傾向等。

以性別來講,諾貝爾文學獎一百二十年歷史,頒給一百一十八位作家,包含十六位女性作家;從比例上來看,男女性別作家的比例懸殊。但以近二十年來看,女性作家獲獎前十年有兩位,後十年有四位,看似有增加比例的趨勢。

女性得獎者較少,有文學界創作焦點和勢力的問題,如今已八十二歲的加拿大作家瑪格麗特.愛特伍就曾說,在她寫作之初,也就是1960年代前後,以及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女性作家是受到貶抑的,會被男作家嘲笑她們的書寫是「家庭主婦式的書寫」,她說如果在投身寫作之初就知道作家是怎麼回事,尤其是女作家,絕對會丟開那支漏水的藍色原子筆,或用密不通風的筆名把自己緊緊包住,不讓人認出身分。其實與她前後期出道的英國女作家朵麗斯.萊辛和美國喬伊斯.卡洛.奧茲,都曾用男性筆名避人耳目地躲掉歧視眼光。因此在二十年前,女性作家得獎極少,有其男作家當道,崇尚陽剛的時代背景。

然而近十年來,是女性急起直追,還是諾獎委員注意到女性作家的表現?這是雙面刃,女力書寫不亞於男性是事實。諾獎委員必須順應潮流注意到女力書寫了?從辦獎以來,諾獎委員的評選風格還做了哪些改變?

諾貝爾文學獎最原始的信念是每年表彰「在文學領域創作出具理想傾向的最佳作品者」,什麼才是理想傾向?理想信念因時俱變嗎?國際不乏嘲諷諾獎偏向政治傾向,以及近年漸失邏輯的評語。2016年美國歌手巴布.狄倫得獎,打翻一竿子長期放在預測名單中的美國名家,讓我們看到了這個選擇的異於過往;2012年頒給莫言,已看不出政治傾向堅持的是什麼信念,或可說著重在小說散文表現的技藝,也可能是可議的區域分配。這也是諾獎一向被視為以歐洲國家為中心的給獎傾向之下,向世界發出擴展區域的訊息。當然從歷年得獎者的國籍來看,仍是歐洲為重。

今年就有人說,就區域分配,也該頒給非洲作家了吧,果然是非洲作家,但不是在榜單上長久受關注的Ben Okri,Chinua Achebe。一個不熟悉的作家,也將我們導向關懷不同區域不同憐憫心的閱讀眼光。作家創作,多少發自一個對世人遭遇的同情憐憫,轉為文字有話要說。

每年十月,文壇注意諾獎公布名單,期待的是什麼?是對諾獎挑選規則的好奇,或對心儀作家能否出線的期待,以及對那些我們注意力未及的作家的嚮往?即便今年得獎名單讓我們感到有點冷,但諾獎仍是具有傳統,獎金最高,受到最高注目的獎項。我們繼續保持觀察,看世界文壇上,閃亮與邊緣的星星,如何帶來驚奇眼光。●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