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吃遊聯盟】〈品嘗旅遊的滋味〉細品慢酌,老城美韻

2021/10/05 05:30

〈旅人絮語〉

五光十色的大都會,熙攘人群行色匆匆,旅人投身其中,如海浪波湧向前行;轉身來到小城鎮,悠閒氛圍迎面襲來,探索的步履不自覺緩行。旅人曾走過一座座喧囂都市,驀然回首,才發現最上心頭的,還是那座耐人尋味的老城。

老城區的下山街,歷史悠久的街道見證歲月流轉的痕跡。

〈瑞典〉耶夫勒老城區

品嘗者/段信軍

遊歷過西歐、南歐小城鎮的人,大都感受過這樣一種溫馨氛圍:街邊,人們悠閒地曬著太陽,在啤酒咖啡和聊天中打發著夏日極美的時光。而在北歐瑞典,相同的時日相似的城鎮,卻是另一番景象。

沿斯德哥爾摩海岸線往北160公里,便是歷史悠久的老城耶夫勒(Gefle),16世紀始,這裡逐漸成為瑞典最重要的港口和商業貿易城市。而今凡來此地的外人,卻難以感受到網路攻略或舊圖片展現的繁華,究其緣由,皆因上世紀中瑞典工業區的大轉移,昔日的港口早已不見了大量往來的貨船和熙熙攘攘的人流。

老城區的玻璃巷,舊建築與道路在沉靜中抵禦光陰的侵蝕。

耶夫勒老城區,先人留下的住宅裡,仍住著普通上下班的居民,沒有商業和遊人的街道,少了人氣和熱烈感,卻乾淨整潔,花草豔麗紛呈,盡顯自然平和之狀態。

少了喧鬧,卻換來了一份靜謐和沉澱感,流連在這座城市的每一處老建築間,今昔對比,感悟並思索,豈不是更愜意的享受?這一切,要歸功於瑞典人對歷史文化的尊重和保護意識,政府對舊址的維護亦功不可沒。

工運歌手喬希爾故居,如今仍開放參觀以紀念其貢獻。

耶夫勒,自然不能稱其為旅遊城市,而較原生態的北歐文明遺跡更獨樹一幟並見證歷史。在老城區這條名為Nedre Bergsgatan的街道,曾有一位傳奇人物成長於此,上世紀初,20出頭的喬希爾(Joe Hill)離開瑞典遠赴美國並成為工人運動的最激進人物,這位身兼歌手和演說家的工會領導人,在被資本家誣陷送上刑場之後,其精神和意志極大鼓舞和推動了美國工人運動的發展壯大,喬希爾在耶夫勒的故居也因此被妥善保護,直至今日,每週五仍免費開放供人們參觀緬懷。

卸下了資本主義工業時代的原罪及浮華,無商業運作的耶夫勒老城區靜謐如斯,我相信,未來仍會恆久地保持著這一特色場景。

長谷寺6月盛開的紫陽花,為夏季裝點繽紛色彩。

〈日本〉鎌倉紫陽花季

品嘗者/翁桂穗

鎌倉是東京一日遊的熱門景點,6月初適逢紫陽花季,江之電火車幾乎班班客滿,幸好我們選擇在長谷地區住宿一晚,得以在隔日早晨成為第一批進入長谷寺的賞花遊客。紫陽花散策道滿佈繽紛的各色花球,像是大地慶祝初夏的到來,和風曲徑上,人人露出欣喜的表情,花團錦簇洋溢著青春氣息。行至高處俯瞰千年古寺,眺望相模灣,交織出禪的空靈與海的詩意感,讓人忘卻浮塵瑣事,難怪許多日本知名作家選擇棲居此地,其中包括川端康成,小鎮巷弄裡還保留著他最後的寓所。

歷史及文學遺產豐富的長谷,除了鎌倉大佛遠近馳名,外國遊客鮮至的鎌倉文學館,則是我口袋名單的必訪祕境,舊洋風別邸內的常設展廳,保存了川端等知名作家手稿文物,廳外則是一大片草地連著紫陽與玫瑰齊放的花園,視線可延伸到遠方的海天一色,花200日圓買一杯UCC咖啡,即可坐在陽台徹底放空,獨享靜謐時光,正好呼應著館內三島由紀夫《海之豐饒》特展,他曾如此描述:「美,橫亙在人們面前,把人世間的一切變為徒勞。」鎌倉的紫陽花季,歌詠著夏日的青春,也喟嘆永恆的孤寂,突然間,我明白了這個海的氣息的悠閒小鎮,原來擁有著不凡的療癒魅力。

搭乘纜車,3分鐘就可以從舊港到市區。

〈希臘〉聖多里尼島費拉古城

品嘗者/雅涵

一棟棟如玩具般的白色房子,坐落在火山口的內壁邊緣,藍天白雲與愛琴海上的波光粼粼相互映照,你可以從舊港口坐纜車,3分鐘就到市區, 也可以騎著驢子,踏著588步階梯,回憶古老的從前,來到希臘聖多里尼島的費拉古城。

7月天來到費拉,除了享受無死角的美景,還有就是體會背部濕透的感受。不像台灣的悶熱,7月的太陽熱情地照在身上,白色的建築物襯底,每張照片都像打上蘋果光,每張照片都像沙龍照,也是許多人喜愛拍婚紗的地點。遊客感受到太陽的熱度,當地人也是,根據希臘人說法,房子白色象徵內心光明,藍就是藍天,而實際上,白色也比較能夠阻擋夏季從天上或海上直接照射和反射來的雙重強烈陽光。

在費拉時,我們活動、拍照的最好時間是早上10點前和下午4點後,突然了解為什麼希臘人需要午休了,因為陽光實在太強、太熱了,太陽從10點就開始火力十足,那時你只想在室內觀賞海面上的陽光,一點都不想和它親密接觸。

聖多里尼的驢子長得很健壯,看起來就像馬一樣。

村落聚集在火山峭壁上,人們該如何在蜿蜒的小路上運送物資呢?除了人工推車外,就得靠小毛驢了。希臘的驢子長得健壯如馬,當你隨著驢子一起爬上山坡時,突然覺得人驢是一體的,當牠步履蹣跚時會為牠加油;當牠橫衝直撞時,就會叫牠慢走,因為跌下去恐怕也是摔得不輕啊!費拉的萬種風情,有待你來細細體會。

宣禮塔攀爬不易,但扶級而上之後,可將古城風光一覽無遺。

〈波士尼亞〉莫斯塔爾石橋

品嘗者/吳采臻

莫斯塔爾(Mostar)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小鎮,冷冽但甜美的涅列特瓦河(Neretva River)流經其間並由亞得里亞海出海,優越的地理位置,使它在巴爾幹半島上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莫斯塔爾是守橋者(mostari)之意。早在15世紀,木橋連接河的兩岸,是商旅、軍隊往來的重要據點,守橋者的重要性不言可喻。

1993年毀於波士尼亞戰爭的著名單拱石橋,是在16世紀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統治時期,由蘇萊曼大帝下令建造的。負責的建築師是一代建築大師錫南(Sinan)的學生海汝丁(Hayruddin),石橋建成後,被譽為是巴爾幹半島上的伊斯蘭建築楷模。

現今看到的石橋是在戰後依照原本的樣子重建的。2004年啟用的復刻石橋因為遊人甚多,每一顆石頭表面都被磨得異常光滑,上下橋必須步步為營。鵝卵石舖就的街道、獨特的土耳其咖啡組及吊燈成就了這座歐洲小鎮別樹一格的東方風味。

離開了人聲鼎沸、討價還價的街坊,我走進鵝卵石道盡頭的柯斯基‧麥哈邁德帕夏清真寺(Koski Mehmed Paša Mosque),登上宣禮塔,藍天白雲、優美的石橋、碧綠的河流盡收眼底。河的彼岸有教堂和基督教朝聖地,聞不到20世紀末的煙硝味,我呼吸著得來不易的和平空氣。

舊城區內櫛比鱗次的橘紅色屋頂,自成迷人景觀。

〈克羅埃西亞〉杜布羅夫尼克城牆

品嘗者/莎莉

位於克羅埃西亞海岸南端的杜布羅夫尼克,素來便有「亞得里亞海明珠」稱號,其完整保存中世紀建築的舊城區,更被登錄為世界遺產。近年來在熱門影集《冰與火之歌》的推波助瀾之下,這個濱海城市更是受到全球遊客矚目。

來到這裡,首先吸引旅人目光的便是那歷史悠久的堡壘還有包圍著古城的城牆。城牆建造的歷史最早可以回溯至8世紀,不過目前保留下來的部分主要是建於12~17世紀之間,全長總計約2公里,最高處可達25公尺。拾階而上後,即可在城牆上沿著動線繞城一周,不過,道路並沒有想像中平坦,常常迎面而來的盡是起起落落的階梯,攀登起來讓人氣喘吁吁。

到城牆上的不同角落,收入眼底的美景也隨之轉變。一開始是中世紀街道展開於眼前,後來轉變為矗立數百年的堡壘以及被白色海浪拍打的斷崖,接著又換上了成群的橘紅色屋頂迎接我們。在晴朗的日子裡,倚靠著古老的城牆,一面迎著海風,一面看著船隻安穩地停靠港邊,蔚藍色的海面在陽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美得讓人忘掉一路上的辛勞。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