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閱讀小說】 李桐豪/結紮 - 3之3

2021/10/03 05:30

圖◎川貝母

◎李桐豪 圖◎川貝母

他習慣在住家鄰近幾條巷弄遛狗,狗在前頭衝刺,人在後頭緊緊拉著牽繩。一次,他手中的繩子一鬆,香火停下腳步,對著站在街燈下一個抽菸滑手機的人搖尾巴,男人抬起頭,手機的光芒輝映著他的臉,單眼皮濃眉毛,他脫口而出:「原來你也在這裡啊。」男人點點頭,說:「嗯,我是住在這裡。」

一次、兩次遛狗遇見了,寒暄幾句,就當認識了。第四次、第五次的時候,男人問:「怎麼都是你在遛狗?這隻狗有另外一個主人不是?」他回答:「他在網路上遛狗,我在現實中遛狗。」第七次或者第八次,無須Grindr、Hornet或Tinder,男人邀請的眼神讓他內心叮噹作響。「走啊,上來喝一杯?」男人似笑非笑地說。他故作灑脫,用英語回說Why Not?語畢,尾隨男人上樓,兩個人在房間裡讓一切該發生的事都發生。

狗當然也跟著上樓,香火就在陽台上追逐自己的尾巴,非常亢奮。

本來以為驅策著他上樓的是性欲,但坐三望四的年紀了,性愛都遺失了快感,只剩有一搭沒一搭的抽搐,房間裡胡亂接吻、相互吹捧,等待對方一起出來,都不及事後兩人在陽台抽菸聊天來得愉快。屋子裡似有另一個男人生活的痕跡,但傑生從來不過問,他只是問男人晚上都喝什麼酒?《馬男波傑克》、《絕命毒師》很好看,你看了嗎?一聊才知發現兩人同年,同一時期念大學、當兵,愛過的電影,迷戀的偶像極其類似。眼看盛年不再了,傑生想,若是有這樣一個同代人可以陪著一起走下坡,也是很好的。

想不起來在哪本翻譯小說看到這樣的句子:「最好的情人是自己住處三條街以外的人。」男人和他抽同一款Marlboro Gold,而小康也知道他在遛狗時抽菸,一次遛狗三十分鐘,半小時內於那房間裡喪盡了天良,與每一根在陽台事後菸,回家無須任何的理由和解釋,那是多完美的犯罪。

狗是犯罪工具,狗也是共犯,傑生每次上樓前會買一盒西莎,讓狗在陽台大快朵頤。共犯回到家只是搖搖尾巴,咧著嘴對著小康哈哈笑。故而每一次離開男人房間,帶回家的內疚感,都足以讓他在接下來兩、三個月之間,更溫柔與體貼地對待小康,等到哪一天小康數落他碗盤不洗、衣服不摺,數落到他覺得不耐煩了,便重返那開著九重葛的公寓,然後,再做一次。

譬如現在,兩人閒聊幾句後互道晚安,他毫不戀棧地離開房間,從廚房端出小康買的粥,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喝粥喝給小康看。他看著小康手忙腳亂地拼裝狗屋,香火看著他手中的碗。「啊,錯了。」他把碗擺在茶几上,俯身拿起地上一塊木板,換掉小康手上的一塊:「那是狗屋的窗,這才是狗屋的門。」把自小康手上取下的木片嵌在窗子的位置,又拿起一塊木片擺在屋頂的位置,小康把手中的那塊卡在門的地方,劍拔弩張的情緒不復存在,兩個人不交談,安安靜靜為香火蓋好了一個家。

「香火,welcom home。」小康把香火往狗屋一推,香火突然弓起身子,哀哀地嚎叫起來。「壓到傷口了!」傑生把香火攬到自己懷中,側過牠的身體檢查傷勢,小康也湊過來,兩個人見香火生殖器紅紅腫腫,彷彿睪丸還在裡面,彷彿結紮並未發生,兩個人都愣住了。

傑生正猶豫要不要當著小康的面,拍下香火傷口的照片上傳給男人,「狗狗結紮/術後/傷口紅腫」,小康已經在手機檢索關鍵字,念出搜尋結果。「狗狗術後傷口紅腫,可能是因為傷口組織液和微血管破裂,流入了蛋蛋皮。如果傷口並沒有裂開,可能是狗狗對縫線過敏。當然,狗狗興奮,陰莖球充血彷彿蛋蛋還在裡面。陰莖球?」小康停頓了一下,又查何謂陰莖球:「公狗陰莖根部有一個球狀腺體,即為陰莖球。公狗在交配過程勃起後,陰莖球會迅速充血膨脹,周徑增大到原來一倍左右,這是為了在交配過程中強力鎖住母狗避免掙脫與其他公狗干擾,藉此提高受孕機率。」

「什麼跟什麼啊。」傑生笑出聲來,自以為找到答案了,心頭一寬,於是,懷裡的狗也不叫了。「嚇我一跳欸。」小康把臉埋進香火的毛髮磨蹭,耍賴地說:「啊,對不起嘛,香火。你以後不能傳香火了。」傑生發現小康的髮旋也有了零星的白頭髮,稀微的酒意讓人突然心生傷感。暗戀、告白、約會、爭吵、和好、同居,時光讓他把一隻絨毛玩具般的幼犬養成英俊的大狗,但也讓他把一個光芒萬丈的王子愛成了一個平凡人,青春年少,到老白頭。

小康用手指梳攏著香火的毛髮,他也伸出手梳攏小康的頭髮。「幹嘛啦?」「我看你這裡有一根白頭髮。」「很賤欸你,去洗澡啦。等等再幫你擦藥。」「等等,我把粥吃完。」「那我要去洗囉,你吃完,碗要記得放好啊。」傑生突如其來的親密之舉讓兩人都尷尬起來。小康走進浴室洗澡,他把空碗拿去廚房,見櫥櫃裡每一根銀亮的刀叉並排另外一根銀刀叉,每一只白瓷碗扣著另外一只白瓷碗。小康物有定位,事有定則,又豈止廚房,連香火放在陽台的水碗、飼料碗、飼料罐都有固定位置,他一個沒擺好,都會被叨念個大半天。傑生心想,小康在網路上言行舉止大而化之,但對秩序的執迷倒是比他強得多。

冷冽的自來水流過他的雙手,他閃過一念,等等,香火的碗平日都放在陽台,何以他會在廚房踢翻?他回憶著事發當晚始末,他一如往常睡前飲酒助眠,夜半酒醒喝水,稍早,狗在外面吃過了,並沒有餵狗……那一晚,他從那個九重葛陽台返家……除非是故意,腳掌突然一陣劇痛,像火焚,像刀割,「小康知道了。」

耳端頓時一陣轟轟然的耳鳴。他掏出手機,點開小康IG,照片一張一張往上滑,手指停在一張照片上,陽台綠意盎然,一株九重葛豔紅如火,熱熱烈烈地爬出生鏽的欄杆之外,就單單一張照片,什麼文字都沒寫。事情也許不是他想的那樣,浴室裡傳來嘩啦啦的水聲,小康唱著歌唱得正高興:「一個夏夜晚風的愛,一顆寂寞的心的愛,一個還在等待的愛……」當然他也不可能去跟他求證,他只是低頭看著小康IG,發現小康前幾分鐘PO了新照片,戴著維多利亞項圈的香火站在狗屋旁邊咧嘴笑著。小康寫說:「狗根本不會笑。狗只是咧著嘴哈氣,飼主們善自以為狗狗笑了,他們就會比較快樂。」●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