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閱讀小說】 楊明/窗 - 2之2

2021/09/18 05:30

◎楊明

◎楊明

蕪君不止一次聽同事或朋友說起對婚姻的失望,她不知道是抱著希望,結果換來失望比較糟?還是從來沒有希望,也就不會失望比較糟?阿勝直到十二點才回來,他是出去刪除手機裡的可疑痕跡嗎?薇薇在房裡,燈已經關了,阿勝開燈,拿出哈根達斯冰淇淋,薇薇喜歡的,還沒有消氣的薇薇不理他,他拿出玻璃碗,洗乾淨草莓,端來色澤可愛的聖代,薇薇心裡小小糾結,畢竟冰淇淋是會融化的,而且日子還要繼續,至少他還想著哄回自己,是不是該順著台階下?阿勝軟言道歉,又說了許多蜜語,薇薇張嘴,吃進阿勝餵的冰淇淋,阿勝立刻湊上去吻她,回身放下窗簾,冰淇淋終究沒吃完,等被單下火熱纏綿過,草莓裹著化了的冰淇淋一起落肚。

蕪君後來想,薇薇逐漸隆起的肚腹,可能就是起於那夜,她於是將出生的娃娃取名士多啤梨。美嘉聽說她乾女兒生了,問她滿月送什麼,蕪君說:「怕買的衣物用品重複,還是包紅包吧。」美嘉讚許道:「這最實惠。」蕪君卻想一個人生活最實惠。她看著薇薇懷抱餵養士多啤梨,終於士多啤梨會走了,卻更難照顧,一日他從桌上拉下筆電,還好沒砸到自己,薇薇和阿勝又吵了起來,彼此埋怨責怪誰為孩子付出的多些,誰又少些。其實,從孩子出生後,他們之間的關係非但沒有更親密,反而更看不慣對方,孩子夜裡醒了誰來哄,尿布濕了,誰去換,薇薇覺得哺乳只能靠她,那麼阿勝理當擔負起換尿布洗澡等工作,阿勝卻缺乏耐心責任感,似乎孩子出生前他沒想過這些,又或者根本以為孩子落地風吹日曬自己就會長大。

蕪君想起前些時看過一本科幻小說,小說裡地球上的人類面臨生存困境,所以三對新婚夫妻中只有一對可以生育子女,由抽籤來決定,當妻子抽中可以生養時興奮莫名,丈夫卻不知在如此艱困的環境裡生下孩子有什麼值得高興?蕪君幾乎不去書店,也不買書,但是偶爾會去圖書館,她發現圖書館四樓的角窗不但可以看海,開朗寬闊的視野還非常適合看海面雲朵的變化,她買不起海景房,卻可以無償在圖書館享受無敵海景,閱讀別人想像出來的故事,看到薇薇和阿勝的爭吵,她想起小說裡描寫的人類命運,被迫在外太空流浪,不知所終。

照顧士多啤梨的分工還弄不清,薇薇竟然又有了,蕪君隔著樓都可以感受到他們生活的壓力,沒錢也沒時間外出,買什麼都要計算,那個喜歡賣弄的女人倒是很少出現了。士多啤梨兩歲,一個嶄新的嬰兒出現在對窗,同樣的爭吵繼續上演,伴隨著士多啤梨恐慌不解的嚎哭,直到有一日,蕪君在網上發現對窗的房子要賣,他們要搬走?蕪君說不清自己的感覺,震驚、受到打擊、失落,統統有,她佯裝有意購屋去看房,這回她真正走進了薇薇的房子,當然薇薇不叫薇薇,現在她知道她叫祖兒,阿勝叫運之,他們說孩子逐漸長大,這房子住不下了,只好換到更遠的地方,才能有個不那麼逼仄的住所。屋子裡的一切對蕪君是多麼熟悉,五年了,原本的沙發舊了,孩子打翻的果汁留下汙漬,但是房子裡的一切同時也異常陌生,他們的聲音語氣全不是她想像的,祖兒不溫柔甜美,運之聲音沙啞還有些口吃,正在看房子,那個喜歡賣弄的女人也來了,竟然是祖兒的弟弟,蕪君看見他順手擺在桌上的身分證,他是男的,只是異裝。

辦公室裡,美嘉發現蕪君穿了新裙子,問:「又是乾女兒陪你逛街買的?」蕪君點頭,沒什麼情緒地說:「應該是最後一次,他們要搬回加拿大,公司調動,正好遂了她媽的心。」「那以後你也寂寞了。」「本來就是別人的孩子,而且她那兩個寶貝也真是太鬧人了。」蕪君說,彷彿她真幫忙帶過孩子似的。

兩個月後,對窗搬進新的住戶,是一對父女,女兒看來還在讀大學,父親的工作大約是輪班,所以出入時間不定,回家第一件事是打開冰箱拿啤酒,女兒有時會帶回年輕男孩,總是挑選父親不在家時,兩個不同的男孩,一個高些,來了就環抱女孩親吻,一個胖些,熱衷玩遊戲,迷得不行。坐在沙發上的蕪君有一搭沒一搭地看著電視,連續劇裡賣房的仲介遇到各色人等,善良的,自私的,每一個窗格裡都是故事,每一次搬家如舞台幕落又升。過了兩個月,蕪君在超市排隊等結賬,排在她前面的男人,忽然說:「你看著面熟,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男人這麼一說,蕪君也覺得似乎是見過,但是在哪呢?男人又問:「請問你在哪上班?」蕪君回答了,男人是巴士司機,他推測:「也許是搭過我開的車。」

結完賬,兩人步出超市,竟往同一方向行去,蕪君疑惑,男人不是有意尾隨吧,心思正反覆,男人已經按下密碼鎖,他們住在同一座屋苑?兩人對望的剎那,他們同時恍然大悟,對方就是自己望見對窗裡的人,想明白的那刻,伴隨著尷尬,男人先試著緩解僵局,他說:「我姓鄭。」蕪君說:「鄭先生,我姓沈。」

懂了就好,又何必拆穿。

兩幢平行矗立的樓宇,於是有了交匯點,在同樣高度的窗與窗之間,比手機屏幕看到的別人日子真實,穿過窗花與玻璃,是這座城裡不息川流的一點點孤寂。●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