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神祕花園】〈靈異故事館〉信不信 我看得到鬼

2021/08/29 05:30

圖/喔夫喔夫

小編學生時代有個同學也是陰陽眼,她會很好心地告訴我們校園有哪些地方千萬不要逗留,而我們這群屁孩從來沒質疑過她說的話,因為誰都不想見鬼啊!所以,陰陽眼同學說的話,咦~要相信蛤!

【麥擱問啊 阿飄就在你身邊】

文/koto

三十幾年前,我們還是專科生,有點傻、有點單純,對阿默的靈異體質,我們是畏懼的,卻又充滿了好奇。每當看到阿默舉止稍有異常時,我們就會憨直地問:「妳看到了喔?」這句問話像是我們這群人的共同語言,三不五時總要冒出來一下,漸漸地,我們對阿默能看到鬼影也覺得沒甚麼好奇怪的。畢竟我們從來沒有因為這事受到甚麼影響。

畢業旅行時,我們被安排住宿在中部一家有點年代的老飯店,當晚,到達飯店準備搭電梯上樓,在電梯門口等候的就只有一個散客和我們五個人,當電梯門開啟時,電梯很大,但阿默一進電梯後,就直接往角落躲,我們幾個見苗頭不對,也緊張地跟著她往角落站,電梯內形成一個滑稽的畫面,角落擠了五個人,偌大的中間位置只站了一個滿臉疑惑的散客,而且明明電梯是老舊的,但冷氣卻異常地冷。

忍到出電梯後,我們異口同聲地說:「妳看到了喔?」

阿默蒼白著臉回道:「剛剛有個沒有腿也沒有五官的無臉女鬼,就在電梯中間飄浮著,頭髮披散,手指甲很長,感覺就要戳向我了,唉!」

那一夜,其他同學都穿梭在各個房間打鬧著,只有我們幾個安安靜靜地在房間裡待著,那一刻,我們超怕再說出:「妳看到了喔?」

以為事情就這樣過去了,沒想到睡到半夜,卻被阿默淒厲的哭聲驚醒了,我們害怕地把她搖醒,帶隊老師也聞訊趕來。阿默抽抽噎噎地說:「電梯的無臉女鬼剛才一直掐著我的脖子,好恐怖啦!」我們看向她的脖子,竟然真的出現了淡淡的掐痕。回家後,阿默的家人帶她去宮廟收驚,但恐懼卻已經在我們心底生根,從此以後,我們幾個不敢再戲謔地說:「妳看到了喔?」

【躲在神明桌下的小孩 當時我害怕極了】

文/二樂師

剛教到這個學生時,覺得他很……另類。學生帶平安符的不少見,但身上目視到的地方都掛滿神物的,倒也不常見;閱讀時間,大家都捧著課外書,他卻是佛經再三誦讀。同學都說他迷信,而我當他是家庭信仰的忠貞,直至那天,我批改了他的作文。

在這篇作文中,他描述自有記憶起,他就能看到非常人視野所能見到的東西,有時是模糊的白煙,有時是嚇人的形骸,一個人在家時,他常躲在家裡神明桌的底下,因為只有那裡才是他能安下心不被騷擾的地方。

為了瞭解這篇作文的真實性,我找了個時機探問他。起初他說得模擬兩可,不給正面回應,但在聽到我其實也能感應到靈異現象時,他才鬆口證實自己的確是陰陽眼。

「一定很辛苦吧!」聽完我的這句話後,他便止不住淚水開始訴說他的委屈與恐懼。因為父母都是高社經地位,對於自己兒子不分場合、不分對象,動不動就指出神鬼怪誕,讓他們覺得很丟臉。他們拒絕承認,也試著洗腦孩子他所看的斷肢殘體、削臉缺眼的東西只是他自己憑空幻想出來的,有問題的是他自身,而非他所看到異於常人的世界。

「老師,我好怕!他們知道我看得到,會故意跑到我面前嚇我,他們有的像正常人,但有的好猙獰,有的甚至沒有頭。可是爸媽都說是我幻想的,也不准我跟別人說。只有奶奶相信我,教我躲在神明桌下。老師,我真的好怕……」聽著他嚎啕的哭聲,親人的冷漠和隨時隨地的恐懼折騰,怎不讓人心疼他的境遇?

對於擁有這「慧眼相視」能力的人來說,我想,他們更樂意面對的是凡人苦痛失敗的考驗,而不是這種出其不備的驚悚吧!

【陰陽眼了不起嗎 別玩我了啦】

文/Ring

很久之前的某天晚上,我跟朋友一起到公園裡聊天散步,聊到一半,她突然停下腳步對我說:「妳站好。向左一點、再向左一點……太左了,再右一點!」

我一臉問號地照著指示行事,最後她問:「現在妳會覺得冷嗎?」

「還好啊,晚上氣溫不就這樣?」我狐疑地回答。

只見她一臉若有所思,又繼續散起步來。

我問她到底怎麼了?她才說,剛把我跟一個白色的「人」重疊在了一起。

「看來妳真的是個絕緣體呢!」她下了結論,我嚇了一跳,莫名把我跟另一個「人」疊在一起,對方不會生氣嗎?

「還好啦,」她說,「他也很好奇的樣子,所以沒生氣,不然妳在調整位置的時候他就走了。」

沒生氣就好,不過對方到底長得甚麼樣子啊?

「白色的、霧濛濛的,四肢健全,看起來高高壯壯。」

「所以是男的?」

「如果一定要給出性別的話。」

這到底是甚麼意思啦!

說著說著,正好快經過公廁,我才發現光顧著跟她聊天,膀胱早就開始抗議著想上廁所了。

「勸妳不要喔!剛剛有個女性走進去了……應該吧,燈光有點暗,我沒看清楚。」

聽她這樣說,我大概就知道是甚麼意思了,可是我很急,別跟她上同一間應該就沒事吧?不是說我是絕緣體嗎?

「妳想清楚喔,我不知道她是『經過』廁所,還是『住在』廁所,而且她的輪廓比剛剛那位清楚多了……」

好了好了,我們還是趕快回去吧!

「幸好妳智商還算正常,不然我打算丟下妳先跑了。」

有沒有那麼絕情啊?

「妳不知道,她還沒生氣我就覺得怕了,要是出了事,哪有能力救妳?希望她只是經過而已。」

唉唷,我快憋不住了,求求妳別再說了啦!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