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時尚大道】Nicoletta Bai駕馭色彩雙翼:A liberated mind playing with colors

2021/08/27 05:30

撰文、圖片/陳靜寬(寬庭美學創辦人)

畫家馬蒂斯說,色彩的能量猶似魔法。在駕馭色彩上,義大利造型師Nicoletta Bai著實有如手握魔法棒。她玩色自若,家變成滿足感官恣意解放的樂園。她設色匠心,精明挑剔的貴婦名媛一路追隨。她著色脫俗,才子導演文.溫德斯為之驚豔。

Nicoletta駕馭色彩有如手握魔法棒。

「對我來說,色彩就是一切;經由色彩,我的能量得以表達。」在一次對話中,Nicoletta告訴我色彩在她生命中的意義。她出身臨近瑞士的北義城市瓦雷澤(Varese),早年經營訂製時尚有成,以造型才華風靡上流社交圈,擅長的風格於華貴中流露波希米亞式的自由浪漫,慕名登門者不乏富賈貴冑,Claudia d’Orleans公主即是其一。家居風格是她醉心的另一領域,近年來在忠實顧客委託之下,她也開始跨界室內設計。

訂製時尚四十年

「我不是米色女子!」Nicoletta篤定地說,我的腦海旋即浮現她家偌大篇幅的紅、藍、綠等鮮明色調。色彩魔棒在她的手裡,從時尚到家居皆風格獨到,而她本身就是最佳活廣告,所到之處都吸引注目,憶及過往,有個屬於藍色的經驗她特別難忘。

那是2015年,素有「瓦雷澤古根漢」美名的Villa Panza舉辦晚宴,她穿著一襲孔雀藍褲裝應邀出席,俐落的都會輪廓在光澤雅緻的Duchess綢緞烘托之下,絲毫不掩雍容。德國新浪潮導演文.溫德斯恰好也在現場,見到她的優雅及衣著的獨特色彩大為激賞,聲稱從她的自由風格獲得啟發,當下即興速寫雙翼簽名相贈。

「從小我畫圖配色就很大膽。」在校時,Nicoletta經常因此獲得美術老師稱讚。然而基於現實考量,她沒有往藝術發展,而是選擇就讀職校,畢業後進入房產行業。她並不喜歡這個工作,孰料兩年後正是它帶來偶然的生命轉機。

Nicoletta笑言:「從小我畫圖配色就很大膽。」

「有一天我去拜訪一間待售工坊,打算介紹給某位客戶,沒想到最終是我決定接手,經營訂製工坊……就這樣把自己丟進一場摸黑的冒險。」說來或許不是全然盲目,她的母親開設男士襯衫工坊,姊姊在時尚名店Celine工作,裁縫經驗豐富;她說服姊姊一起創業,由她畫設計稿、挑選布料,姊姊負責裁製。「瓦雷澤只有傳統商店,我們的店面就在主教堂隔壁,地點絕佳,櫥窗的色彩繽紛,隨即引起注意,獲得成功。」那是1981年,米蘭時尚正在起飛。

「我們只用頂級品質的素材和手工,加上我是天蠍座,探觸心靈特別敏銳,很快就贏得客戶認同。」我想,這就是Nicoletta成功的關鍵:訂製服飾不僅必須完美合身,同時也要滿足客戶的個性及心理需求,一旦贏得尊重和信任,忠誠度就產生了。不久,支持她的客源從瓦雷澤擴展開來,鄰近的瑞士城市盧加諾及南邊的米蘭都被她征服。及至邁入21世紀,她意識到嶄新商機出現,決定在米蘭設店,同時提供訂製服務,開拓國際市場。

如今Nicoletta年屆六旬,走過四十年的訂製時尚生涯,她親眼見證行業的興衰榮枯。回想創業之初,她讚嘆那是各方面都至美的黃金年代,「當時的客戶是為渡假置辦新衣,從卡布里島、加勒比海、到北義的滑雪聖地……每一次旅遊都需要與之相應的嶄新服飾裝箱隨行,可說是一種優雅的競爭。」她告訴我,訂製時尚從來不曾消失,只是應時轉型;當代顧客典型是懂得品質的都會職場女性,「她們上班、旅行、上館子、住奢華旅店,希望把握每一個機會,展現完美形象。」

Nicoletta走過四十年的訂製時尚生涯,親眼見證行業的興衰榮枯。

光和色彩的協奏曲

由於疫情影響,不久前Nicoletta做了重大決定:關閉米蘭店面,把時尚「帶回家」。然而,她發現工作居然變得更有趣。「我的忠實客戶即使待在家裡,還是想表現最美好的自己,她們依舊喜愛好東西,尤其是Made in Italy。」

Nicoletta以造型才華風靡歐洲上流社交圈。

Nicoletta認為,義大利製造意謂絕對的品質,是「出自巧手及費工的作品,重質、不重量。」而她本身就是MII(義大利製造)精品的支持者,家裡陳設有不少出自義大利頂級名牌,件件典藏等級。「我的家具都很獨特……」以起居室來說,花朵造型的百合椅及玫瑰椅,都是由頂級家具商Edra手工打造;在拿坡里靜物畫家Ruoppolo的大畫底下,踞著Moroso出品的紅色皮革縫褶沙發,由當紅西班牙設計師Patricia Urquiola創作的有機造型,將紅色量感詮釋得穿透而輕盈,鮮活呼應畫中女孩的紅裙。

Moroso紅色皮革縫褶沙發,鮮活呼應牆上畫作中女孩的紅裙。

說著,Nicoletta特別提及餐廳的紅桌,這件作品出自前衛時尚家飾Sawaya & Moroni,四支腳由壓克力塑成環形稜柱,模仿鑽石表情,據說靈感來自瑪麗蓮夢露的一首歌《Diamonds are a girl’s best friend》,意在激勵女性的慾望和夢想。Nicoletta最愛它的「趣味盎然」,特別是有光線投射時,色彩變幻有若霓虹。

餐廳的Sawaya & Moroni紅桌據說設計靈感來自瑪麗蓮夢露的《Diamonds are a girl’s best friend》。

想來Nicoletta深諳光和色彩的關係,有不少收藏都環繞這個主題。在她的臥房有一方如夢似幻的璀璨星空,便是令人豔羨的限量版燈光裝置藝術,叫《一千零一One thousand and one》;德國工業設計大師Ingo Maurer於2006年發表時,Nicoletta前去觀展,「我第一眼就愛上它,當下決定,我的房間不要像一般習慣擺放梳妝台、上頭掛一幅畫,而是要頂著一室星空。」

德國工業設計大師Ingo Maurer燈光裝置藝術《一千零一》點綴臥房。

Maurer被譽為「光的詩人」,他的名作──長了翅膀的傳統燈泡,可說是家喻戶曉。《一千零一》是他結合當代科技設計的力作,平時像是天花板裝飾一張飛氈,燈光啟動後,Nicoletta說:「它的色彩變幻無限,為我帶來無窮的樂趣。」

家必須讓我快樂

豐盛收藏讓Nicoletta的家有如美術館,我留意到,玻璃藝術占了相當比例,其中不少是出自威尼斯Murano最古老的玻璃工坊Barovier & Toso、以及捷克設計大師Borêk Sipêk,彙集古典與當代風貌於一堂。

跳脫一般浴室風格的泡澡空間,展現出主人奔放不羈的個性。

洗手間也拒絕平凡,果然如Nicoletta自稱:「我不是米色女子!」

有關玻璃工藝,她欣然吐露,這份由衷的熱情緣於一位舊愛。「我們曾經一起遊歷世界多年、研究這項愛好。此後一直最愛Barovier & Toso,我收藏了若干燈飾及水晶吊燈。」

Nicoletta收藏的起心動念在於樂趣,這和她對於家的想法並無二致,她告訴我:「家是我的第二層皮膚,包容我、保護我,而且必須讓我快樂。」在日常生活裡,觸目盡是珍愛的典藏,家真是她的樂園!

為了營造歡樂的能量,少不了色彩這支魔棒,她運用喜愛的色彩定義空間,臥房有湛藍星空,廚房及起居室由紅色擔綱。廚房裡大闊揮灑的鮮紅尤其令人印象深刻,「所有人都喜歡待在我的廚房,因為它令人愉悅。」她很愛做菜,經常在家宴請朋友。

為營造歡樂能量,Nicoletta運用喜愛的色彩來定義空間。

想起Nicoletta喜愛的畫家Edward Hopper,時常出現在他畫裡的紅,是孤獨的顏色,在她的廚房裡,紅色是歡樂與熱情。

圖片提供/Nicoletta Bai、Michele Riva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