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時尚大道】時尚電影院:《Dries》

2021/06/18 05:30

《Dries》,由德國導演Reiner Holzemer執導,於2017年推出。導演與Dries Van Noten進行訪談,回顧了幾個意義重大的系列服裝,並隨行拍攝Dries工作的過程與細節,鏡頭也帶到了他的家居生活,呈現出他私下的一面。(翻攝自《Dries》)

〔文/黃秉睿〕紀錄片《Dries》中, Van Noten開宗明義說:「我不喜歡『時尚』這個詞,因為『時尚』意味著六個月後便會迎來衰亡。我想追尋的是更接近永恆的存在。」在他的職業生涯中,Van Noten不斷反芻時尚為何物,並且試圖以其理念走出自己的路。

一開始鏡頭就來到了Van Noten位於比利時安特衛普市、戈德弗里德斯碼頭前的辦公室,Van Noten不斷在工作室或搭配或討論各種布料與布料之間的組合與變化,「創造自己的布料,這樣才能把我的故事訴說得更完善。」抱持此想法的Van Noten會耗費四到五個月的時間進行布料開發,在求快求變的時尚圈中,這是其他工作室難以負擔的成本,然而對他來說卻是必須的。

2016春夏系列。Dries希望能在鮮艷的色彩組合中強調女性力量,衣物與手套上的花紋貼合身體,就像刺青一樣,呈現一種詭異的協調感。包包與手套有時會有著同樣的圖案,觀者將難以分辨其中的邊界,讓一切看起來詭異又有趣。(達志影像)

2016春夏系列。Dries以好萊塢知名女星瑪麗蓮夢露的照片作為素材,他指出,製作時必須將照片以各種形式呈現出來,讓它們提升至概念的層次,如此一來才能與那些俗濫的商業T-shirt區分開來。(達志影像)

布料 服裝設計的靈魂

影片中一場又一場的秀貫穿了「布料」就是Dries Van Noten設計的核心。

首場女裝秀1994年夏季系列《Flowers》,Van Noten說到,「我選了很多印花絲綢、喬其紗,這些飄逸柔軟的高級布料就像高雅的花瓣飛舞。……」當成品完成時,Van Noten卻懊惱:「這些絲綢看起來太過高級了、不夠日常也顯得太過精緻。」他將整個系列的服裝丟進洗衣機裡清洗,所有絲綢衣物都起縐、收縮,反而變成他希望訴求的帶著輕鬆感的日裝。果然這一場秀,讓Dries Van Noten大獲好評,迅速打開女裝的知名度。

Van Noten也擅長結合不同的元素,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首席策展人Pamela Golbin如此評價:「無論是高雅藝術或流行文化,他都能以同樣的眼光、熱情、好奇心去看待。」1996年冬季系列《寶萊塢》使用了許多印度元素,Van Noten試圖從印度的審美觀中提煉出在歐美人士眼裡也同樣有趣的時裝系列,在刺繡、螢光色彩的運用下,他成功讓自己的作品在當時色調較為單一的時尚圈中綻放出燦爛煙花,引入不同元素的《寶萊塢》驚豔了當時習慣於黑白灰色調的人們。

工作室偌大的空間,每一季都展示許多不同的布料與花色,Dries Van Noten總是耗費大量成本進行布料開發,試圖找出最佳組合。這是沉重的負擔,卻也是設計之必要。(翻攝自《Dries》)

1996冬季系列《寶萊塢》。Dries的經典作品之一,當中運用大量的印度元素。本系列大賣,絢爛的服裝色彩影響了當時流行極簡主義與單一色彩的時尚界。(達志影像)

走進設計師的私人花園

電影尾聲Van Noten談及,「每次作秀完畢,我還是會忍不住去回想:哪個細節還可以如何如何……,不諱言自己是完美主義者。」 鏡頭切換,轉到現實生活中,Van Noten與伴侶兼事業夥伴Patrick Vangheluwe私人居家所在,就在一個無比寬闊的大花園,更讓人一覽Van Noten另一個繁花世界。

工作閒暇之餘與伴侶兼事業夥伴Patrick Vangheluwe一同照料自家宅院的花草植栽,並以親手種出的植物妝點居家空間與點綴料理。Van Noten曾言,在工作室時他會全神貫注投入其中,身處花園時又能進入完全不一樣的狀態,這樣的轉換讓他感到怡然自得。看似公與私明確劃分出的兩塊花圃,實則散發著相近的芬芳。

Dries Van Noten的住家坐擁一座大花園,《Dries》影片中,可以看到穿插繽紛燦爛的服裝秀之後,設計師Van Noten選擇回到自己的後花園,整理花圃、修剪植物。(翻攝自《Dries》)

Van Noten以自家後花園的植物妝點居家環境。(翻攝自《Dries》)

決心專注服裝設計

品牌一路走來,當然有顛簸,回首2001年的冬季系列,Van Noten指出,品牌創立時的事業夥伴Christine Mathys去世,加上當時時尚界的生態已悄然轉變,許多設計師品牌如Alexander McQueen、Jil Sander、Helmut Lang等都被大集團收購,時尚配件變得愈發重要。Van Noten開始對自己提出許多問題,那次的系列迎來失敗,媒體與顧客都不買單,在果斷打折賣掉服裝的同時,Van Noten也堅定地認知到自己想做的是什麼,他決定不發展配飾、鞋子、包包等額外產品,專注在真正代表自身的環節:服裝設計。

到底Van Noten對服裝設計的堅持,走到此刻日益快速競爭的時尚業,是否還能帶來一次又一次璀璨的花季?影片最後出現了現年99歲時尚阿嬤Iris Apfel的訪談,她說:「現在像Dries這樣的設計師已經消失了,……但沒有人可以取代他的地位,對我來說,這樣的人是寶藏。」

2005春夏系列。本場秀在巴黎郊區的工廠舉行,現場邀請500名觀眾及250名服務生共同參與晚宴,而長形的「餐桌」理所當然成為模特兒走秀的舞台。模特兒在拉威爾的《波麗露》樂音中進場,氛圍高雅迷人。本場秀在紀錄片中被安排在Dries講述品牌的低潮之後,該場秀的成功似乎在宣告著品牌不會因為一次低潮而被輕易打敗。(達志影像)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