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掌中小說】 川端康成/化妝的天使們 譯/林水福

2021/06/12 05:30

圖◎吳睿哲

◎川端康成 譯◎林水福 圖◎吳睿哲

色彩

那裡跟少年的夢的顏色不同。

我看著那顏色離家出走。

失魂落魄似地走著,直到冰冷的針捕捉到我的腳為止。

那是南瓜大葉子的夜露與芒刺。

環視廣闊稻田裡的村子,只有一盞燈。

那亮光是少女在青竹的納涼台放煙火。

我偷了腳下的南瓜,給納涼台當禮物。

少女在青竹之上希刷希刷地切南瓜。

橘子色的南瓜肉,好美!

所以啊,世界的遊歷者啊,

哪裡的國家,有那種橘色的女人啊?

我喜愛少女們到那種程度,

色彩之神請原諒我吧!

風景

我在山林與野外的村子成長,忘記山林與野外。

在河邊發現少女。

我只想拍我和少女二人的照片。

我每天一個人上溪流,下溪流,尋找拍照時構成美麗背景的岩石、河流、樹木。

於是,我終於了解風景之美。

那個孩子被賣掉了呀!

你要是早點來就好了。

你給的藥她小心收藏著哪!

藥確實帶去了呀!

她是健康的孩子,所以一輩子感冒的次數大概比不上藥的數目吧!

我遇見她時,我和她都感冒了。

少女大概相信那藥是感冒藥吧!

雨傘

雨傘鎮、雨傘店的女兒。

陣雨來了。

雨傘店的庭院收進來一堆雨傘──我們聽到新的油紙的聲音。

陣雨放晴,離開家時,女孩說:

您忘記傘了。

陣雨又來了。

陣雨放晴,走出旅店之後,我說:

忘記帶傘了。

女孩沒作聲,卻遞給我、我的傘。

我們像老夫老妻同時打開二把傘。

女孩有一天會成為我的人吧!

在旅店我由於心情滿足、安詳,

甚至連女孩的手指都忘了碰。

女孩到男人家的,那一夜。

雨水冷透穿著冬服的肌膚,

我沒帶傘尋找她的家。

女孩沒當新娘之前,我非搶回來不可。

我踮起腳尖想看新房子的門牌,積在帽緣的雨水像瀑布的聲音落下來。

廁所的燈亮著。

雨傘從窗戶啪地被扔出來。

那是又舊又破的雨傘。

白髮

早在二十年前就滿頭白髮。

而且白髮常折斷。

用牙齒咬著把髮根拔掉。

我記得呀。媽媽常那樣子幫我抓蝨子哪!

女人睡著了。

即使拔到天亮,依然盡是白髮。

我去刷牙,嘴裡都是女人頭髮的味道。

來這裡的火車的窗戶,開滿曼珠沙華呀!

哎呀!您不知道曼珠沙華呀?就是那裡的那個花呀。

葉枯了,才長出花莖呀。

請告訴分手的男子一種花名。

花,每年一定綻放。

恩人

赤腳走在海灘,錢包從浴衣的懷裡掉下。

傍晚憂鬱的波浪舔腳而去。

我把糨糊散開的錢包,放在走廊曬乾。

女人從裡頭找到織錦的袋子。

那是天滿的天滿宮的智慧護身符。

護身符裡藏著一張小照片。

繫著半寬腰帶,長髮、戴眼鏡,像是鄉下少女。

這個可愛的女孩是誰?

是我的恩人呀!

咦~恩人?──女人仔細端詳照片。

我掉到水池快死的時候,是這個女孩救了我呀!

然而,我卻將那張照片和錢包一起放在避暑別墅的走廊忘了帶走。

女人有時看到別的女人會想起來。

她像您的恩人。

其實,一點也不像。

好美的女人啊,她常這麼說。

她救人性命,或者像美女──我們常以愉快的謊言裝飾恩人,最近傳來她在某處生了一個小孩的消息。

睡相

睡相,有時是突然變老的女人。

睡相,有時是突然變年輕的女人。

哪個可悲呢?其實,都說不上。

我不認識睡相好的良家婦女。

因此,問了娶藝妓當老婆的男子。

當老婆還是不行。

舉止變粗俗了呀!

下襬

我醉了!我醉了!好冷!好冷!女人說著邊打瞌睡。

腳好冷。

把下襬一圈圈捲到腳踝。

翌日早晨,女的臉頰紅通通像剛洗完澡。

女人頻頻擦拭紅臉頰,早上二人吃雞肉火鍋。

我想起來了。

醒過來就不見的女人們。

蚊帳

早上,我去看女人。

掛得好好的白蚊帳空空的。

旅店的人說。

帶著身邊衣物到男人那裡去了。

女人在男人家的後門口,洗滌男人的東西。

她看到我,默默地進入家裡,開始迅速更換。

像是讓您久等了似地出來。

女人住宿的旅店的白蚊帳還是老樣子。

我解下吊繩,二人跳上床。

新麻布的觸感。

也想隱身到日光的湖水裡。

我向書店的老闆借錢,在意膝上的女人味道。

買了女人的洋裝和化妝箱。

女人在白色的麻上睡得香甜。

這時我才察覺到,連到日光的火車費也沒了。

我剪著睡著的女人的趾甲,代替旅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