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神祕花園】〈異想故事館〉媽呀 租屋處有鬼

2021/04/25 05:30

圖/喔夫喔夫

因為求學、工作或各種不得已的原因租屋而居的人實在不在少數,都說吉屋招租,你以為你租到的房子真的「吉」嗎?恐怕有些人不認同,遇到惡鄰居不算甚麼,租到猛鬼套房才真的教人有苦說不出,只想奪門落跑啊!

〈陰氣逼人的新娘房 鬼嬰壓床逼搬家〉

文/Paul Tsai

「你套房裡,有一尊頭上長角的嬰兒。」室友媽媽講得和藹,我卻嚇得六神不安。

四樓、四房,租金才六千,我們當天就撕下告示,匆忙看屋。其中有間沒對外窗的套房,磁磚地板冷得刺骨,床頭櫃還掛著退色的「囍」字紅紙,房東說這曾是新娘房,看來卻格外淒清又陰氣逼人,但對沒錢沒經驗的外宿大學生而言,房子只要便宜就好,照樣簽約入住。

「套房這麼陰涼,是要拍殭屍先生吧?不如這間給我住!」我這番白目話,似乎成為招惹怪事的開端。

入住的第二個月,浴室燈開始在深夜不斷噪聲閃爍,冷氣也會突然開關,讓陰森的房間加倍透骨奇寒,即便請水電師傅檢查,也找不到原因,我索性把插頭都拔了!但每晚卻開始不定時做惡夢,有好幾次從夢中驚醒,卻連一隻手指都動彈不了,軀體被怪力壓制,除了保持呼吸我沒有選擇。

起初癱瘓狀況僅有十分鐘,後來症狀加劇,二十分、半小時、一個鐘頭,從深夜折磨到清晨,冥冥之中,似乎有人設法要我滾出這間新娘房。

我曾求助親友家人,也到大醫院求醫,都被以「學業壓力太大、線上遊戲玩太晚」給敷衍了事。租約結束後,房東無預警把房子賣了,我們不得不另尋他處。

搬家那天,室友媽媽主動來協助我們。只聽到她在跨出門檻前,突然委婉地說著:「嬰孩啊,同學們沒有惡意,請您也早日放下怨懟成佛。」

新娘套房裡曾經發生何事?室友媽媽究竟對誰講話?搬回家之後,鬼壓床的病狀就此不藥而癒,我也不願再去回想。

〈說好暫住三個月 時間一到地基主趕人〉

文/源芳

這已經是六年前的事了,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毛骨悚然。當初提早賣了原本住的地方,沒想到新家延遲交屋,頓時暫無居所,時間壓迫下剛好有一位朋友的老透天厝三、四樓尚未出租,因此我們一家五口就馬上搬進去。三樓前房是我們夫妻住,後間像是廢墟一般的房間堆放雜物,四樓前房是客廳、後間是三個小孩一起的房間。

入住的第一天,小女兒就開始上吐下瀉,隔天一早帶去看醫生,說沒甚麼問題,也帶去收驚,收驚婆一聽到我們昨天才剛搬進租屋處,立刻問我們有沒有給地基主拜拜?這時才想起,因為搬家忙碌的我,壓根把這件事忘記了,接著趕緊回去拜地基主,祈求暫時居住的這三個月平安健康。

後來的幾個月就很正常,只是一到半夜就覺得家裡特別昏暗,那時還買了個尿桶放在床邊,可見有多麼害怕了。不過就在三個月後,有一天半夜睡覺時,睡夢中覺得房門被打開了,老房子門栓拐拐拐的異音,讓我以為是小孩們跑來我們房間,便喊了小孩的名字,卻無人答應,這時半夢半醒中,卻依稀可見一個女人的下半身,穿著短裙,提著小提包,伴隨著高跟鞋的叩叩聲,朝著我們的床邊走來,在床邊低頭看著我先生,這在寧靜的半夜實在令人頭皮發麻,此時的我只能竭盡所能地一鼓作氣嚇阻了一聲,隨之一切歸回平靜。

一早和先生說此事,先生這時才娓娓道來,其實搬進來的第一天他就被鬼壓床,只是不敢和一家大小說,深怕我們受驚嚇。接著我馬上去找了之前幫女兒收驚的阿婆,收驚婆開頭就問,當初拜拜時是否有說要借住多久?這時才驚覺,原來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人在提醒我們三個月的期限到了。三天後,我們一家人就倉皇地搬家,從此遠離這恐怖又詭異的住所。

〈半夜的無頭阿飄 原來大家都看到了〉

文/瑞秋

還記得當年在外地求學時,在校外租房,因為學生的生活經驗不多,加上家裡經濟條件並不好,所以最後租到一間市區透天厝裡的雅房。

這間透天厝與鄰屋棟距非常接近,所以陽光不易透入,房內隔間的設計是半個樓層隔一個大房間,每個房間天花板高度都不高,讓人很有壓迫感;租客與房東同住,房東的作息是白天睡覺晚上工作,室內總是暗暗的,客廳與樓梯間只點了一小盞昏暗的黃色小燈泡,房客們必須先經過客廳,然後上樓才可以回到自己房間。

當時我租在三樓的雅房,幾次半夜要上廁所,就得走出雅房上到位於三樓半的廁所,而走出廁所下樓要回房間時,抬起頭來總是會看到通往四樓的樓梯間有一個穿白衣服,但看不到頭也看不到腳的形體站在那兒往下看,起初以為自己眼花,但是好幾次半夜上廁所都看到相同形體時,開始感到害怕。

夏天的某一天放學後,我趕著回租屋處拿東西準備外出補習,那時是晚上六點半左右,外面天空還是亮的,但房子客廳內昏暗,當我從三樓房間拿完東西下樓經過一樓客廳時,我看到掛在牆上的月曆整個掀起來,像有人在看月曆般掀起浮在半空,我著實嚇一跳,因為當時房子完全沒風也沒有開電扇,不知為何月曆會自動掀起來?當晚下課後我特別去詢問住在二樓半的租客劉小姐,她是一位上班族,劉小姐表示自己也看過無頭無腳穿白衣服的形體,後來半夜都不太敢去上廁所,劉小姐說她也詢問過二樓租客是否有相同經驗,而二樓租客也覺得此房子怪怪的。

原來大家都心知肚明,也碰過相同的事,但大家都為了不讓房東扣違約金,只好忍耐等著租賃到期。後來當租約真的到期時,我們紛紛逃之夭夭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