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那些夭折的故事】 賀景濱/記憶中的口琴橋

2021/04/02 05:30

◎賀景濱

◎賀景濱

口琴橋是我聽過名字最美麗的橋,好像風一拂過就會吹奏出〈丹尼男孩〉那樣柔軟的呢喃。事實上,那是我見過最醜的橋,橋上的坑坑洞洞,陳述著那個物資匱乏時代偷工減料的歷史。它甚至不配當一座橋,因為它沒跨過任何溪川江河,就這麼赤裸裸橫陳在圳溝大排上。如今回想起來,我人生的後半段,對愈美麗愈動人的口號愈害怕,應該跟口琴橋早年的烙印脫不了干係。

為了避免小孩接近這座危橋,大人甚至編排了許多可怕的流言,像是誰家的小孩失足掉進了孔洞,就這麼被沖走了;或是哪個不聽話的孩子,走進了對岸的竹林,再也沒見過蹤影。任何有名字的恐怖故事,總是能鑽進童年的心房。雖然長大後我們早就忘了那名字,但那陰影好像任你怎麼擦拭都還在。

禁忌是搔動人心的蚊子,我們那時放學後,還經常組織探險隊,打賭誰敢走過橋。然而這支幼稚的遠征軍,總是在遠遠看到橋影前潰不成軍,因為誰也不想落得大卵葩的下場。大卵葩是唯一贏得賭金的同級生,但這綽號來自他的疝氣,不是他的勇氣。他雖然走過了口琴橋,卻差點進不了家門,當晚就被老爸揍個半死,還在祖宗牌位前跪到睡著。

直到高中,我才第一次踏上口琴橋,我猜那時我體內的荷爾蒙夠濃了。那是個陽光不硬不軟的午後,我扶著初戀的女友腰肢,戰戰兢兢,一步一步跨過那些方格。那也是我第一次找到理由,可以很自然拉起她的手。我們在竹林前坐了下來,聽風吹過的聲音,真的,有時呢喃,有時嗚咽,只是大多被我心房顫動的聲音蓋過去了。那時我荷爾蒙的濃度還不足以支撐我吻上她的唇。

許多年後,我才得知那片竹林背後就是槍斃死刑犯的刑場。等我想再去聽聽風的聲音,也已經找不到竹林和口琴橋了。

他們給所有的圳溝都加了蓋。●

■【那些夭折的故事】隔週週五見刊。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