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家庭plus】〈徵文大拼盤〉陌生善意 萌生敬意(上)

2021/03/28 05:30

圖/陳佳蕙

〈荒野的溫情〉走到腿軟 好心阿伯解救

文/白慕(台北市)

去年底,我們一家三口到東北角的福隆跨年度假。晚睡晚起,隔天迎接2021年元旦,已近中午。我興致沖沖計畫到周邊遊玩,父子倆只想賴在飯店耍廢,協調結果是我自己出門,晚上7點半前再趕回已訂妥的飯店餐廳用餐就好。

我的目的地是台灣最東邊的燈塔──三貂角燈塔,看資料,可搭客運到馬崗站下車,再走上山即可。由於班次不多,等了很久才搭上車,但上車後路程就很順暢,加上沿途沒有多少人上下車,很快就到馬崗站;但這其實也造成我的錯覺,以為萬一回程真的搭不上車班,循原路走回去應該也沒問題。

我邊賞景邊拍照,隨著天色漸暗,問題來了,站牌上的少少幾站,每站之間竟然都隔好遠!從中午出門至今已「漫步」了4個多鐘頭,又餓又累、相機包又重,前面的路如此綿長,黑幕中竟還飄起雨絲……正當我疲憊不堪時,有輛機車駛近我,騎車的阿伯說:「讓我載妳好嗎?」在他的好意下,載我到福隆火車站,未報姓名也不接受我「貼補油錢」提議,這位好心人繼續往前騎。

我站在路邊含淚目送,雙腿顫抖、內心感動,默默祝福他平安,除了滿懷感恩,也提醒自己以後絕不能太輕率行事。

〈大家的柔情〉帶孩子出門 四處有幫手

文/李靜怡(新北市)

當媽後最大的考驗不是如何心平氣和教養孩子,而是如何優雅地一打三出門?

當老三還是嬰兒時,一個躺推車,兩個大的扶著推車左右邊,那次要到監理所辦事,搭公車上車時,讓兩個大的先上車,我再將推車扛上去。快到站時,老二突然開始鬧小脾氣,正愁如何一手扛推車下車、一手牽孩子,有位高中生走向我:「推車我來幫忙,妳專心牽孩子。」

真不錯,小小年紀就是個暖男。

當老三大些,有次急著帶三個孩子出門,剛出門就下起雨,過馬路時我抱著孩子,另隻手牽著兩個大孩子,想著先過馬路再找地方躲雨,突然有人為我們撐起傘,到了對面街道並說:「這把傘就給你們用吧,小孩可別著涼了。」

發誓,這是我見過最溫暖的笑容。

當孩子再大些,我挑戰帶孩子上菜市場,竟沒想到孩子就是最好的殺價武器。無論是菜攤、魚肉攤、水果攤,總是能藉由孩子教養為話題聊起來,距離自然就拉近些,結帳不囉嗦自動去尾數,或是打個9折,要不買菜送蔥、買五花肉送熬湯排骨。

咦,我都還沒使出苦肉計哩。

〈闆娘的真情〉拭汗毛巾 失而復得

文/張寶麟(南投縣)

退休後,趁著尚有體力及耐力,想完成徒步環島的心願。

出發前評估可能面臨的挑戰,付之行動後,發現溫度才是更大難關。台灣除冬季外,各地氣溫炎熱,所幸在地人都格外熱情,多次與陌生人的因緣際會,總帶來莫名的感動,源源不斷滋生力量,繼續邁步向前。

這天我經過彰化縣員林市,適值午餐時刻,人潮熙來攘往,找到一家素食麵店,解下背包等裝備,點了一碗麵,向老闆娘借洗手間,她好奇地打量風塵僕僕的我。

飽餐休息片刻,離開店繼續未完的行程,約莫半小時,乍見老闆娘騎著單車氣喘吁吁追上來,她笑容可掬將忘在廁所的毛巾還我。她說長途跋涉遺失毛巾會很麻煩,為此,她拉下鐵門暫時休店,只希望將毛巾物歸原主。

瞬間,酷夏褥熱消失,在行道樹上的清脆蟬鳴聲中,心中升起一股暖意,久久不散。

一步一腳印的環島行程,心中充滿感恩,因為沿途溫馨小插曲從不間斷,讓我看見台灣各角落的純樸與真摯,每個關心的小動作,都讓我崁入心底感動不已。

圖/陳佳蕙

〈眾人的人情〉每個幫手 猶如天使的手

文/victoria(桃園市)

那年,爸爸遇到車禍,雖然幸運撿回一命,但是左腳嚴重粉碎性骨折,即使住院治療,之後仍需要依靠輪椅搭乘大眾運輸往返醫院回診。

那天,我和媽媽吃力地推著輪椅,搭上機捷。旁邊的警衛大哥看到我們,一個箭步就衝上來,接過輪椅握把,親身示範倒退拉輪椅進車廂,還以對講機通知另一站的機捷人員,請求對方在我們下車時給予引導和幫助,讓我們感激不已。

轉乘北捷時,有熱心人士禮讓我們先乘坐電梯、有善心先生協助操控電梯開關,處處都讓我們感念人們的愛心。

好不容易,爸爸的回診終於完成,當我們推著輪椅走在某一棟大樓的騎樓下時,輪椅卻不偏不倚卡在磁磚的接縫中動彈不得。正當我和媽媽滿頭大汗想辦法挪動輪椅時,背後傳來一句溫柔的問候:「需要幫忙嗎?」一位美麗的小姐俐落幫忙喬了喬輪椅的角度。

回想著一路上眾多好心人點點滴滴的善意協助,每個人都是我們心中的無名英雄,如同天使般的,灑落金色光輝在我們的心裡和身上!

〈麵攤的熱情〉一顆滷蛋 北漂孩子紅了眼

文/蕭(屏東縣)

前幾年還在北部工作時,大多時候都覺得特別孤單,明明說著的是一樣的語言,連飲食都大同小異,但終究少了一份歸屬感。

那時候租屋處樓下有一間麵攤,算是我常光顧的小店。永遠記得那晚,老樣子的一碗乾麵和一份蛋花湯,老闆娘手腳麻利地煮好我的麵,突然扯開嗓門說:「美女啊,阿姨幫妳加顆滷蛋哦!」我受寵若驚看著她,笑著說好,謝謝。

阿姨笑彎了眼,「每天看妳很晚下班,難得今天比較早厚!」我尷尬地笑著點頭,那時候的年紀對於太過熱情的長輩總是難以招架。阿姨跟我話家常:「妳應該不是這裡的人吧?自己一個人在外面辛苦了餒!」

我笑著點頭,接過阿姨的乾麵,轉過身的時候眼角有些濕潤。對阿姨而言這是一個舉手之勞,但對於我而言無疑是個最大的溫暖,對於明天的到來又充滿了拚勁。

或許這幾年的社會動蕩不安,「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這句話時常被推翻,但我依舊相信在台灣的每個角落裡都有暖心的事情發生。

〈大姊的豪情〉突遇大雨 好心人遞傘

文/帽子(新北市)

我的乾姊夫是上海人,早在多年前移居台灣。他常常在我面前稱讚台灣人的人情味是現今中國社會早已失落的。

在中國,人與人之間的猜疑大於信任,許多人因為怕惹上麻煩不敢幫助別人,也不敢接受別人幫助,所以形成一種冷漠疏離的氣氛。「舉手之勞」是台灣常見的場景,有啥好大驚小怪的?直到過年期間,我才終於了解姊夫為何會如此感慨。

初五當天下午,我們全家推著嬰兒車去乾姊家附近的公園蹓躂蹓躂。接近傍晚時,突然開始下起了大雷雨,一群人狼狽地淋著雨,乾姊用身體擋住嬰兒車,要是孩子著涼就麻煩了。

此時一輛白色轎車閃了幾下大燈,在我們面前急速停下。有個歐巴桑從後座下車,她拿了一把便利傘遞給乾姊夫:「這支傘給你們用,不要讓小孩子淋到雨,感冒就不好了!」乾姊夫還來不及道謝,歐巴桑便匆忙跳上車離開了,只留下全身微濕,心裡卻充滿溫暖的我們。「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這句話並不是陳腔濫調,這齣充滿陌生人善意與溫度的行動劇,依舊在不同的地方上演中。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