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家庭plus】〈老來富〉爭得遺產變富婆

2021/03/02 05:30

圖/陳佳蕙

文/吳娟瑜

變為富婆,有各式各樣的管道,有人靠個人本事,努力掙錢因而致富;有人因為嫁給有錢老公,老公過世瞬間變富婆;還有雖離婚,但年幼子女分得遺產,母以子貴,日子過得寫意富裕,鄧文迪為一例。

也有明星媽媽沈殿霞理財有術,肝癌去世,留下港幣6000萬財產給女兒鄭欣宜,但得等到35歲才能領取,鄭欣宜可以說是富婆to be!

最神奇的富婆應該是艾瑞卡,她是泰美混血兒,22歲時接到一份通知,宣布她已繼承祖母10億美元的債券和股票。艾瑞卡的爸爸很早過世,她和媽媽曾經只剩100美金,必須靠教堂接濟。

如今,喜出望外的艾瑞卡並沒有開始揮霍,反而渴望回大學念書,還和媽媽合力做善事,濟助窮苦家庭。

圖/陳佳蕙

〈男女都有份〉遺產分配 女兒老被排除

要不要遺產?誰可以要?《民法》第1138條規定,只要是婚生子女,不分男女,當然都有權利繼承爸媽的遺產。

然而有些長輩,骨子裡仍存留遺產「傳子不傳女」的念頭,女兒嫁出去,鼻子摸一摸也就算了;家裡兄弟也受到爸媽影響,不把姊妹算一份,就算未出嫁的姊妹盡心盡力照顧爸媽終老,也是「沒有就是沒有。」

如今,更新一代的女兒反撲力量開始出現,可能子女生得少,也可能財富概念比較紮實,女兒不再忍氣吞聲,坊間可看到三種類型的女兒,對家中遺產採取不同的態度:

第一型:自立自強型

一位好友有四個姊妹,她們從小認份,明白爸媽為了生下弟弟而努力,也知道資源不足的辛苦,所以在大姊帶頭下認真求學,四個姊妹品學兼優,出社會後力爭上游工作,尤其二妹還創業成功。

爸爸過世出殯後的晚上,媽媽召集五個子女宣佈:「妳們四個女兒都各自有家庭了,爸爸留下的兩棟房子和現金將來我百年後都給立賢。」

好友說她們姊妹早有心理準備,從小「靠自己」的念頭一個比一個強,她遺憾地說:「弟弟嘴巴甜,很會討媽媽歡心,娶的老婆卻很奢華,不知道他們能撐多久?」

第二型:掙扎矛盾型

麗琴和大姊、小妹正在和大哥、小弟打官司,要求均分爸媽留下的遺產。但奇怪的是,小妹最近避不見面,不接電話,連Line也已讀不回。

大姊說,大哥和小弟好像暗中慫恿小妹放棄,另備厚禮。大姊很有骨氣,她對麗琴說:「他們想用各個擊破的方式,我可是不會被收買,妳呢?」

麗琴抓著手機,一時語塞,老公的事業正周轉不靈,五分之一的遺產遙遙無期,法庭上了兩次還是僵局,大哥透過小弟來談條件,先簽「放棄繼承權」,就有兩千萬現金,挺誘人的。

兄弟姊妹要為了遺產撕破臉嗎?錢財不是身外之物嗎?但是大姊說「是我們的,為什麼不拿?」麗琴真不知如何是好?

第三型:絕不放棄型

惠甄是我「幸福導師班」學員,當年她為了媽媽一句話「兩個弟弟,妳不幫忙栽培,要靠誰呀?」因而商職畢業開始工作養家,賺得的薪水只留下3千元。

後來,有一天媽媽輕描淡寫地說:「家裡應該買房子了。」惠甄開始晚上兼差做特約會計。

多年來,惠甄錯過婚姻、錯過個人幸福,她認為「家人好,我就好」,等到爸媽相繼過世,三姊弟必須談財產繼承事項。

兩個弟弟竟然異口同聲地說:「姊,家裡不夠住了,妳要不要搬出去?」惠甄如夢初醒,一生省吃儉用,存錢再存錢,然而所有的努力不堪一擊,兩個弟弟談到遺產分配,竟然誤認房子是爸媽要留給他們的。

惠甄後來找到律師朋友協助,寄出存證信函,擇期調解,準備簽訂「遺產分割協議書」。

惠甄說:「既然兩個弟弟如此無情,我也就不客氣了。」調解日,在律師事務所,惠甄拿出一整疊15年房屋貸款的匯款資料,包括頭期款500萬的收據,還有房屋所有權狀等,上面明明白白都寫著「曾惠甄」3個大字。

「可是媽媽說,房子在爸爸名下?」小弟氣紅著臉說,大弟也一臉無奈。「媽媽為了安慰爸爸,才這樣說的啦!」惠甄一語道破。

還是大弟識大體,見大勢已去,輕輕地問:「查查看還有多少現金吧!」

惠甄說:「兩個弟弟都栽培到大學畢業,有自己的工作,有家要養,我年紀也大了,該多為自己打算,搬離屋子的是他們,不是我。」

富婆生涯不是夢,身為現代女性,其實可以對爸媽的遺產更理直氣壯一點,對自己更好一點!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