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陳柏煜/ 白線

2021/02/24 05:30

圖◎吳睿哲

◎陳柏煜 圖◎吳睿哲

我七歲以前所住的和室裡,有兩種重要的線:黑線和白線。黑線是每天睡前必聽的錄音帶。當時的我迷戀重複,每天早餐都要喝康寶玉米濃湯:如果能確定這將會是無可挑剔的套裝旅程,多經歷幾次又有何妨呢?錄音帶本身就比電視更具備重複的美德。我也喜歡它們令人滿意地捲好,放在盒內的凹槽,輕輕搖晃盒子,聽起來就像穩妥地放置不同學名的海螺。有時將黑線旋出一段,像海螺探出的肉足,小心地用手指戳戳它,又擔心指紋會毀了保存在裡面的故事。白線隱藏在藺草色的紙牆內,牆面如蝴蝶標本,低調地反射如緞的光澤;白線彼此平行,某些點上泉水冒出地表般,露出誘惑的線頭。

我常趁沒人注意的時候偷做這件事,把線從紙上撕開,小心控制力道,怕會流出血來,躺在地上捏著線,我和它之間有股說不出的張力,讓它向上再裂開一點(線撕開的地方顯現蒼白的底),得到滿足、或者因為緊張許久而感到疲倦就罷手,可是就像加熱過的蛋白無法回復成透明的液態,線醜怪地懸掛在那裡,記錄著進度也標誌我的惡行。

我躺在枕頭上,回到未完的實驗,有時左右旋轉線頭,淺淺笑著,心底感到一陣搔癢;有時用指腹按壓、彈撥緊繃的弦;它是一架我不想走完的天梯。在另一次尋常的例行拉鋸中,我大意地錯估自己的控制力。一切發生得比想像快太多。先前目測抵達天頂的路程還很長,根本沒想過真的發生要怎麼面對。維持的平衡點,突然內在零件崩解,線是被點燃的沖天炮一股腦地往上竄,一路上藺草色天空霹啪作響,直上最頂端。

有一、兩秒,沒有天空、沒有實驗,只有一個我,我身上的一點,被奇怪地懸掛著。雲霄飛車靜止的地方。

線斷了。雲霄飛車沒有高速向地底奔馳,反而往後慢動作翻倒。斷掉的線煙一樣在半空中疲軟地、不甘願地彎折,為了爭取更多的時間。我躺在枕頭上心跳快速,劇烈地喘氣。

不過這並不代表什麼的結束。我很快就把此事忘得一乾二淨,新的白線開始展開它的誘惑。我沒有記住無法停止地迫近天頂的恐怖,也不曾回憶在那一、兩秒鐘,是否看見頂端有深邃星空的宇宙短暫地打開。

我會提筆,是因為有天我發現媽媽把錄音帶連同其他玩具轉送別人了。我和黑線的關係早就不比從前,因此只感受到隱約的悵然,彷彿極遠的地方傳來模糊音樂。讓我嚇了一跳的是回到和室看到牆上的痕跡。高高低低長條圖的山水畫。(一直以來它並沒有離開,而且遊戲也不再叫做「白線」了。)看著牆,我玩起遊戲,牆的另外一邊,有人正在山的深處拉扯。我想著扯著我身體中的白線的那個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