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王丹專欄】 「屎尿體寫作」的問題在哪裡?

2021/02/17 05:30

◎王丹

◎王丹

最近中國大陸詩壇掀起一波關於詩歌中性別和不雅內容寫作的討論。事情的主角,是西北大學文學院副教授賈淺淺,她還有個特殊的頭銜,那就是中國著名作家賈平凹的女兒。她之所以引起爭議,除了她的學術成就是寫自己的爸爸(她在陝西師範大學的文藝學碩士學位論文是寫她爸爸賈平凹,題目是《生命的言說與意義――試論賈平凹書畫藝術》),被認為是「靠爹吃飯」、「文二代」,甚至還有人披露其進入大學教書,是靠著賈平凹的人脈等等之外,主要是因為賈淺淺的幾部詩歌作品,還不顧忌地直接把一些不雅的詞彙嵌入,且很多作品以直白的方式描寫性愛,因此被戲稱為「屎尿體寫作」,2021年第一期《文學自由談》雜誌,在微信公眾號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賈淺淺爆紅,突顯詩壇亂象〉的文章,對此提出批評,因此引起了關於個人的詩歌表達方式的討論。

什麼是「屎尿體寫作」呢?我們不妨先來看看賈淺淺的幾個「屎尿體」作品:〈郎朗〉:「晴晴喊/妹妹我在床上拉屎呢/等我們跑去/郎朗已經鎮定自若地/手捏一塊屎/從床上下來了/那樣子像一個歸來的王。」〈日記獨白〉:「迎面走來一對男女/手挽著手/女的甜蜜地把頭靠在/那男人的肩上/但是裙子下/兩腿間流出來的東西/和那男人內褲的氣味/深深地混淆在一起。」〈我的娘〉:「中午下班回家/阿姨說/你的娃厲害得很/我問咋了/她說:上午帶他們出去玩/一個將尿/尿到人家辦公室門/我喊了聲「我的娘嗯」 /另一個見狀/也跟著把尿尿到辦公室門口/一邊尿還一邊說/你的兩個娘都尿了」。另一首詩有這樣的內容:「陷在海水裡/忽然/想尿尿/想尿就尿/腿間熱乎乎/我感覺海水沿著尿液流進身體/終於明白/我這是和大海通靈了」。篇幅有限,就不列舉更多了。

其實,必須公正地說,賈淺淺的詩歌作品並不全是「屎尿體」,她正常一點的作品,甚至不乏佳作。她的一些詩富有語言張力,有自己獨特的表達意境,是水平相當不錯的作品。但是上述所引的這些作品,雖然確實引起了詩壇的轟動,給她「增加了很多流量」,但在我看來,只有「噁心」兩字可以評價。

詩歌當然有表達的自由,也沒有對於表達內容的限制。文學作品,包括詩歌,當然不是不能寫性,也不是不能觸及屎尿糞便這樣的內容。但性愛也好,表達內容也罷,要寫得自然,要寫得不猥瑣,要有基本的藝術性。但賈淺淺的這幾首詩,寫得不僅文字粗糙,而且找不到意義表達,只讓人有噁心的感覺。在這樣的屎尿體寫作裡,我看不到任何藝術性的存在。相比之下,余秀華涉及性的詩就有韻味和藝術性,也不猥瑣,那首〈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那一句「我是把無數的黑夜摁進一個黎明去睡你」,把性愛和欲望寫得轟轟烈烈,坦率自然。王小波的小說作品也有大量性愛描寫,但有一種詼諧在,不會覺得猥瑣。亨利.米勒著名的《北回歸線》性描寫更多,但你不會覺得噁心。

賈淺淺不是一個不會寫詩的人,如上所述,她也有不錯的作品。但她的「屎尿體」作品與其他創作,讓我覺得根本不是同一個人寫的,這是為什麼?當然網上已經有了很多討論,但我認為,有的創作者寫不出好的作品之後,就會破釜沉舟,用譁眾取寵的方式,試圖延續自己的創作生命。所謂「寫著寫著就不正經寫了」,說的就是賈淺淺這樣的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