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鍾喬/ 海邊的格瓦拉 - 寫給蚵仔寮男子和他的弟兄

2021/02/09 05:30

◎鍾喬

詩.攝影◎鍾喬

島嶼,在海洋的包圍下

記憶,殺戮的記憶

被席捲的浪吞沒殆盡

1950年代,刑殺的怖慄

在日光下的晦暗中

被布置成一場冷戰的儀式

割去日常左眼的視線

一整代人,直至現今

都在這場儀式中,被迫現身

有些人,是目睹者且執行撲殺

另些人,是旁觀者且學習噤默

這些人,是左翼世界的身與魂

在沙塵中淌血撲倒,魂魄盤桓

在押房中度過歲月,沉寂無聲

孤寂中,遙遠,一如聽見切.格瓦拉

日後的吶喊:「直到永遠的勝利」

多年以後,島嶼的一處海邊

勞動的身影,暗夜浮沉

海上移工,汗水滴落返鄉的海途

多少積陳於港灣的沫浪

遲緩湧動時間的刻痕

這時,沉寂多時的格瓦拉

或許,登岸而來

現身,在一間酒館的門廊下

睜亮耶穌般疲憊卻仍泛光的眼睛

在凝固著滿身彈痕的血跡中

低沉地拉著嗓門說

「革命是不朽的」

後記:

蚵仔寮,南方工業大城裡的海邊漁港。是夜,在暗影與亮光交際的時刻,駛近兩輛巨型貨卡。壯碩的工人,原住民青年長相,在老師傅的指導下,將一箱箱的烏魚倒落地面。冬夜捎來滿腹膘或卵的烏魚,躺身層層冰砂的包裹之間,露出頭尾或腹部,像是歷經掙困,終而躺下的海中戰士。

就這樣,蚵仔寮男子和他的弟兄,在這樣的季節,於港邊,開啟一家路旁的燒烤店。男子,熱衷重機車浪跡公路,還有攝影與社區事務;返鄉後,在討海的氛圍與日常下。曾經,於海邊的廢棄屋,於破落的危牆邊,於散落的筆記、書冊與記憶交織間,烙刻下格瓦拉的畫像、舊照與種種圖案;現在,都錯落置放在燒烤店的牆面上,還有一件由原民朋友雕刻的格瓦拉木雕頭像。

格瓦拉,似遠猶近。恰若就在身旁,又似應已在遠洋浪濤的海天之際。且抵臨這海邊的港口,在島嶼稍寒的冬夜,和男子在烏魚陣鋪滿港邊的季節,再為燒烤店張起一面格瓦拉的旗幟。是為詩,稱做〈海邊的格瓦拉〉。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