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呂大明/ 告別牛津時

2021/02/09 05:30

圖◎吳孟芸

◎呂大明 圖◎吳孟芸

驪歌

瀲灩的波光自淇薇爾河上掠起,像濃霧中一群飛鳥,濃霧中見不到鳥的行蹤,只聽到歌鳴,那是我藏在內心的「驪歌」,向這座聞名的學府城:牛津道別,向這條河道別,向朝夕相伴的朋友道別,也是向我青春年華唯美的夢道別。

瑟瑟秋風,煙濛濛,雨霏霏正是歐洲秋意纏綿的時辰,臉兒黯然,心兒沉滯,驚駟馬,聳淵魚,是為了「別」字。

古代傳說有一座城――層城,是崑崙山神仙住的地方,孫綽登天台山迷醉山崖峭崿的美景,就不再羨慕層城,但我訪遍世間諸多宏偉的城闕,依然懷念牛津古城。

我們在淇薇爾河泛舟,划過夕陽,將夕陽搖成晃漾的彩浪,在翠痕漸隱,紅葉飄落的深秋,如站在筵席已散,杯底已空的場面。

淇薇爾河畔已是一片蘼蕪,枯柳隱隱透露已逝的春意,草原上沒有短碑三尺,沒有荒塚孤墓讓人吟起「三生杜牧今誰在」。

時光捲土重來,正逢牛津的花季,那如孔雀羽翎嵌上銀色錦緞羽絨,鑲上金色夕陽彩輝……那牛津古城繁花的豔色……《開元天寶遺事》談到寧王因為「惜花」,將紅絲繩繫上金鈴,當鳥雀翔集花間,寧王就讓園丁將鈴鐺繫在花上,驚走飛鳥,所以《牡丹亭》有「惜花疼煞小金鈴」之句。牛津有的是惜花的知音……牛津的初春蘸的是一枝百花香味的彩筆,不是經過薰爐薰出的香味,是春風初蕩,春水初漾,繁花初綻凝聚的香味。

漫步在迂迴曲折的花徑,聽得緩一陣兒,急一陣兒,是春鵲的鳴聲,花上閃爍露水,是古稱的「紅淚」。

暮色朦朧,晚春的園景蒙上輕煙,「遊園」似真若幻。

舊勃斯岡

一個初春,我去舊勃斯岡(Old Boars Hill)拜訪牛津大學名教授梵德龍(Van der Loon),穿過松林,走上斜坡,眼前遍地是水仙與鬱金香,梵德龍家裡的花園蔓延成一片春的原野……

梵德龍是道教信徒,書房貯藏極多古典書籍,他對古典文化的研究精深淵博,尤其是道家思想,令人驚讚。

他說:「我喜歡到古廟和道士清談,席地而坐,夜宿深山古寺,很多人忍受不了那種生活,我卻悠然自得。」

莫非我眼前這位荷蘭籍牛津聞名的學者是另一位王摩詰?他在靠近昆明池寫下〈過香積寺〉,在雲峰青松間聽到鐘磬,談到靜坐,潛修沒有俗念的「安禪」……

梵德龍與我寒暄後,談話就進入主題,我希望成為梵德龍教授指導的研究生,他開始提出一連串的問題:「牛津大學研究的時間也許漫長而遙遠的,甚至不是三、五年就可以拿到學位,你有足夠的經費嗎?」我是自費留學生,所有的經費全靠積蓄,但我還是以「肯定」回答。

他再度提出問題:「你是這麼年輕的女孩(young girl),道家的知識除了書本,你還得到國內深山野寺去尋找,你能夜宿深山古寺嗎?」這回我猶豫了,我畢竟還是芝蘭金桂的年華,別說夜宿深山古寺,要獨自走上荒山古剎也是難題。

告別了梵德龍,舊勃斯岡正是春花燦爛,林野間的鳥囀顯得格外神祕,因為這兒住著一位清脫了無塵念的哲人,他雖不是桃源迷路人,但他鑽研古書典籍,不知人間歲月的飄忽,他穎悟道家清淨無為的哲理,飄逸的形象將Old Boars Hill也染上仙幻的色彩。

古老的街道

孫綽的〈遊天台山賦〉談到「赤城」是天台山二奇之一,天台山入口山壁像染上紅色霞光的一座城……

牛津不是仙鄉仙土,我在Broad Street買了《牛津大辭典》,一位牛津朋友每天背誦字典,那是他苦讀的祕訣,我聽了暗暗稱奇,背誦詩詞歌賦是為了「唯美」,背誦辭典是何等折磨人的苦學方式,但牛津就有這樣苦學的人物還有背誦莎翁戲劇的天才(William Shakespeare)。我也背誦莎翁戲詞,只為了文采與興趣,這位天才是你提出莎翁任何名劇,他都能朗朗成誦,從《安東尼與克麗奧佩脫拉》(Anthony and Cleopatra),《哈姆雷特》(Hamlet),《凱撒大帝》(Julius Caesar),《李爾王》(King Lear),《馬克白》(Macbeth),到《仲夏夜之夢》(A Midsummer Night’s Dream),當你聽到O, She doth teach the torches to burn bright…

啊!火炬遠不及她的明亮……

大伙兒就知道《羅密歐與茱麗葉》(Romeo and Juliet)已經登上舞台。

在Broad Street書店流連,翻閱世間的名著,歎為觀止,想起我一位老師曾說:「當我生命結束時,最讓我感到遺憾是還有那麼多好書沒讀。」師者,傳道,授業,解惑,老師的博采也來自苦讀。

從Broad Street到The Turl(吐爾街)心情就不一樣了,吐爾街是古市集的驛站,我暫時擱下寒窗苦讀的心情,畢竟我還是位young girl,為了去赴牛津朋友的餐聚,就在市集買了件蘇格蘭鑲花邊白襯衫,一件蘇格蘭裙子,穿了去赴晚餐,朋友們都讚美我,那歡樂的日子已一去不返了。

漫步高街(High Street),古老學府城典雅風範盡在眼前,牛津是穿越過歷史的古城,但走在建築宏偉,學院傍立的高街不會回到聲聲霹靂,摐金伐鼓旌旗逶迤征戰的場面,高街是世間最美的街道之一,也是文化氣氛極濃厚的市街。

晚夏的牛津一池荷花荷葉,在輕煙細雨中,滴落成飄過耳邊的音韻,到了秋深,環繞淇薇爾河草原飛翔,不是子規啼月,不是悲鳥號林,是南飛的雁群,牠們也唱起驪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