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閱讀小說】 楊隸亞/大雄的身體 - 2之2

2021/02/02 05:30

圖◎michun

◎楊隸亞 圖◎michun

大雄沒有告訴世界上其他人,自己曾站在以為空無一人的教官寢室外的水溝邊,腳底下是泥土地和零星菸蒂,老式窗花閃著電視螢幕放射出來的光,電影《百變金剛》裡面的小虎褪下短褲正要如廁,周星馳也正要按下遙控器讓他飛去月球的那一刻,背對窗花而坐的教官,半身微微傾斜,左手忽然無力垂落下來,另一側的身子卻激動地抖著。

一件熟悉的黃色蕾絲胸罩,在卡其色長褲的雙腿間晃過。

音樂班那個嘴巴很大的女生,坐在教官跟電視機中間吹泡泡。

一下低頭,一下抬頭。

然後,泡泡好像破掉了。教官像電影裡的小虎一樣從喉嚨深處叫出聲音。

大學放榜的隔天,大雄在小鎮上的傳統美容院剪去一頭長髮,提著厚重的齊瀏海短髮跟兩卡大皮箱往客運站移動。

去台北。

只要去台北,一切都會變好吧。

她曾經在社群網站的醫美廣告頁面看見幾個胸前一片平坦的T。寬闊的肩膀,敞開的素色襯衫,露出毫無疤痕的身體。

「只要存夠錢,這一切就不是難事。只要存夠錢,惡夢就能變成美夢。變帥,變帥,變帥吧。」大雄在一路向北的高速公路上,打開手機備忘錄,寫下成年後的第一個心願。

不曉得小叮噹會不會完成所有人的夢想,但大雄確實把希望都寄託在小叮噹茶飲店。除了三餐伙食費,摩托車加油錢,房租水電網路手機費,其餘能省則省。她已經好久沒有購買新衣,即使百貨公司週年慶或商場打折跳樓大拍賣。大雄夏天永遠穿著最平價的寬大運動衫,冬天穿公司提供的羽絨運動服,外套背後有鮮豔童趣的轉印字體:小叮噹茶飲店。

城市的生活跟小鎮很不同,小鎮打烊的時間,城市才要開張營業。大雄覺得自己的身體掉進一個時差的洞穴。收店後的深夜,王聰明騎車載著靜香離開,技安跟小夫要去吃乾杯列車烤肉消夜,獨留大雄一人收拾清點跟鎖門。她整理單據營業額,做垃圾分類,把技安的店當成自己的一樣用心照顧。

一杯又一杯的紅茶拿鐵,好像《哆啦A夢》裡的樵夫之泉,乳色的泉水不斷湧出。她記得這時如果有東西掉進泉水裡,女神就會出現。按照故事的指示,千萬不能說謊,如果說了實話,女神就會餽贈一個更好、更新的東西。

「紅茶拿鐵,半糖少冰,謝謝。」一條閃著銀白色流光的垂式耳環,隨女孩的長髮擺動若隱若現,像流星,有一種浪漫朦朧的氣氛,滲透大雄的世界。

「我們已經打烊了。」大雄指著已關閉電源的點餐系統。

「你喜歡喝飲料就在這裡工作嗎?」那是女友第一次開口和大雄聊天。

「我存錢,有時候也會跑外送。外送加全勤可以多十趴獎金。」大雄說。

「存那麼多錢幹嘛?我看你的手機好舊,螢幕還裂開。」女孩伸出手,指了指大雄掛在胸前的手機。

大雄本來不願意多說,但想想又覺得對方只是陌生人,也無關緊要。

「我要存錢做平胸手術。」如此流利的回應連大雄自己也嚇一跳。

「為什麼?你這樣很好啊。你看,像我這樣都被叫貧乳。咻……起飛囉!」女孩一派輕鬆地做出飛機起飛的造型手勢。

大雄忍不住笑了。

深夜的冬雨裡,整間小叮噹茶飲店就像被浸泡在樵夫之泉裡,大雄覺得自己靠在收銀台旁聽雨聲跟女神聊天。

那夜,大雄不只把飲料賣出去,也把自己的心賣出去了。

「免費。不收妳的錢。」她打開冰櫃,按照比例調配一杯半糖少冰的紅茶拿鐵放在櫃檯窗口。

女孩跟大雄拿出手機搖一搖,加入對方的通訊帳號。

「謝謝。妳不要忍乳負重。太辛苦的話,我可以幫忙。」女孩傳來訊息。

「謝謝。妳也不要膀弱無人,我們這裡不外借廁所。」大雄回覆短訊。

女友終於來到自己租屋處的夜晚,正值寒流季節,整座城市持續被冬雨籠罩。雨聲沒有改變任何親密接觸的指數,性的進度幾乎是零,卻是大雄感到最火熱的一晚。

出租的小公寓沒有暖氣,也沒有烘被機,大雄用自己的肉身緊緊環抱女友冷得發抖的身體。

女友說,好溫暖啊。也緊緊握住大雄的雙手。

外面的氣溫逐漸下降,十度、九度、八度、七度。

世界安靜下來,小女孩在溫暖巨大的犬隻的擁抱裡,安心地睡著了。

從此,大雄更喜歡冬天。

大雄有了女友,逐漸減少茶飲店的打工排班。有時還會睡過頭忘記打工時間,直到技安狂打手機或小夫衝到家裡按門鈴,才揉揉惺忪睡眼,換上制服準備去店裡開工。

冬日裡的睡意是曖昧的情人,來來回回召喚,折磨精神意志。

無數次按掉鬧鐘以後,從暖和的棉被內鑽出,大雄已無時間潔牙洗臉,腳步踉蹌走向臥室後方的小陽台,打算收一些早已曬乾的衣服。

那件黑色萊卡材質,接縫邊緣有著強力魔鬼氈的束胸,角落生物似地掛在曬衣夾的邊際。隨著大風吹來,不斷往天空傾斜搖擺。

大雄踮起腳尖,伸長了手臂,如同往常想一把抓住。

一陣更猛烈的大風吹來,束胸旋轉了幾圈,從大雄的指縫間溜走。

那件束胸很快溜出陽台外的天空。愈飛愈高,愈飛愈遠,被吹到大雄視線無法觸及的地方。

黑色的束胸被黑色的夜吞吃。

大雄站在陽台發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等到回過神來,她突然大口喘氣,整個人跌坐在狹窄的陽台通道,像是一個在水底憋氣練習過久而極度缺氧的潛水者。

黑色吃掉大雄的衣服,也吃掉大雄的身體。遠遠望去,唯有小叮噹茶飲店的造型招牌像一個沒有邊界的白色口袋,在四次元的世界裡,要多大有多大,要多小有多小,放著無止盡的亮光。

大雄忽然覺得好冷。

她回到浴室抓起蓮蓬頭打開熱水,快速脫去所有衣褲,讓熱水沖向身體。按下沐浴乳,搓出綿密泡泡往身上抹。一圈又一圈的泡泡在身上漫開。

大雄將雙手放回身體前方,緩緩地清洗著自己的乳房。白皙的皮膚發燙起來,乳頭也受到熱水的刺激有些發紅微脹。

三十歲正式來臨之前,大雄終於第一次撫摸了自己的身體。●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