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閱讀小說】 楊隸亞/大雄的身體 - 2之1

2021/02/01 05:30

圖◎michun

◎楊隸亞 圖◎michun

總是有些人會說:

這是我的。

我 沒有什麼是我的,

某天我曾驕傲地說。

現今我知道沒有就意味著

沒有。

同樣我們甚至連個名字都沒有。

並且知曉有時候我們必須得去借一個。

您可以給我一個眺望的地方。

在海的那方遺忘我吧。

我祝您幸福與健康。

大雄對準電影畫面按下遙控器的暫停按鈕,螢幕迅速發出嗶的聲響。閉上雙眼,將身體投入沙發中央,整間房子又回到一片寂靜。

她隱約覺得有流水聲。

河岸婚禮的流水,緩緩地流著,流出電視螢幕。水漫窄屋。河流流向她的身體,浸潤她的肉身和胸前柔軟的乳房。忽然她感到陣陣刺痛,不曉得從哪裡傳出燒焦味,她摸著自己的乳房下緣,開始是一滴兩滴,後來大片的豔紅的血,止不住從身體裡流出,原先的河流流水都被染成朱紅色。

大雄痛得想放聲大叫時,睡在一旁女友的手機鬧鈴比她提早一秒無腦地放聲唱歌。旋轉跳躍我不停歇……

「又做惡夢?」

「嗯……」

「就跟你說睡前不要看那麼苦悶的電影,還好妳今天休假不用上班。」

女友和自己喜歡的事情實在不一樣。

她喜歡安靜,女友喜歡熱鬧。她愛看電影,女友喜歡跑KTV。她喜歡牙刷牙膏浴巾洗面乳擺整齊,女友只是卸妝洗臉,整間浴室卻像颱風過境。她下班喜歡返家休息,週末偶爾去咖啡廳放鬆,女友喜歡跑夜店玩社群交友,還會突然點鹹酥雞外送,聊天到半夜三點才肯睡覺。

大呼小叫,過年放鞭炮一樣,女友終於出門了。

她慢慢收拾披掛在客廳沙發的女用浴帽,針織罩衫還有掉落在沙發縫隙的單側耳環。長長的垂式耳環,瀑布一樣閃著銀白色的流光。她把耳環輕輕捧在手掌心,用手指順著耳墜的紋理,撫摸裡面藏匿的細小水鑽,與女友第一次貼身擁抱時,像是風鈴羽毛拂過臉頰,柔順之中又有看不見的什麼微微刺痛皮膚。

原來是鑽石。

耳墜被大雄輕輕繞圈,成為一條安靜躺在飾品盒子裡的白蛇。

關上抽屜的時候,她看見飾品盒下方多出一本硬殼日記本。

家裡現在除了自己以外誰也不在。怎麼辦呢?她拿起日記本正反面檢查確認,明顯存在使用過的痕跡。那個成天吵鬧的傢伙,難道也會寫日記。捏著本子邊緣,她本想若無其事放回原位,卻一陣手滑。

摔落地板的日記本,自側面吐出一張又一張長型紙片。

七月一日,紅茶拿鐵。七月十日,紅茶拿鐵。七月三十日,紅茶拿鐵。無數張相同飲品的飲料點單,從七月初開始斷斷續續存積至十二月,將近半年。

她看見女友的字跡寫著:某個夏日。後面還畫上一顆愛心。

大雄有些激動地撿起那堆紙片,又深怕雙手按出摺痕,深呼吸後隨意用指甲將一堆票紙推入日記本的某個頁面,放回抽屜底部,用飾品盒子壓住。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

女友是愛她的嗎?

交往很久後的某天,她們終於身體對身體袒裎相見。黑暗中,女友費盡千辛萬苦脫去大雄的上衣,摸一摸,狐疑地說怎麼下面好像有三個肚臍。她一陣尷尬。束胸時間太久,外出有幾個小時,胸部就被往下壓住幾個小時。她的乳房往下垂,盪鞦韆,最後決意往地表定居,再沒有回到本來的位置。

三十歲才第一次談戀愛,已經很不容易。大雄在心裡想著。

她參加過網路社團或同志聯誼活動,女生運動愛好社、手拉手聯誼舞會、拉子交友APP甚至老歐蕾同好會,從免費到會員繳費,她都去過也試過了。總是有幾個初見禮貌客氣的圈內人,笑著跟她說歡迎請進,但聚會尾聲,隨著咖啡店或舞廳轉換輕柔的音樂,她心儀的女孩的LINE對話視窗就像關店後的Wi-Fi密碼,再也連不上。

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人喊了芝麻關門。

她夢想中的寶藏女孩,就此沉沉睡去。

「交往週年的紀念日,去海邊吧。」女友傳來手機語音訊息。

大雄想像得到對方從衣櫃拿出成套的粉紅色比基尼,把墨鏡架在頭頂做出遠眺的姿勢,還擺出打沙灘排球的預備動作。

看到女友提議去海邊,大雄堅決抗拒。

這簡直是要大雄的命。

「去山上吧。」大雄回覆。

「爬山有益健康,還能呼吸新鮮空氣。」大雄又再補上一條訊息。

包緊緊,安全感十足。

沒有共識的兩人,那陣子不但睡前不聊天了,還總是背對背睡去。

睡著的夢裡,那時候女友還不是女友,但大雄已經是大雄。

當初大雄去飲料店應徵打工生,看見身形高壯的女店長揮動結實雙臂走到門口,注視自己額頭上的厚重齊瀏海許久,笑咪咪地指著胸前的名牌說:我叫王技安。叫我技安就可以。我們店裡還有靜香,小夫,王聰明,接著指向店內後方三個正在煮茶跟煮粉圓的女生。「好了,歡迎妳加入我們。小叮噹茶飲店,全員到齊。」技安興奮地把寫著「大雄」的名牌別在大雄的胸前。

大雄就是從那天開始成為大雄的。

茶飲店靠近學校跟捷運站,下午四、五點是最悠閒的時候,學生跟上班族的午茶都送完,又還沒到晚餐時間。沒什麼客人。大家窩在店內,靠著角落天南地北瞎聊。

大雄一邊攪拌煮粉圓的鍋爐,一邊跟小夫聊起中學時期的宿舍生活。

「我們同寢室幾個女生被安排打掃教官宿舍,結果在抽屜的公文簿夾層裡面搜出一排保險套。那時大家對性都很好奇。音樂班一個嘴巴很大的女生,把保險套當氣球吹。哎呀我的媽呀,我還記得,她大叫好油,為什麼會這麼油,油油黏黏的。但是,她看起來很開心,嘴巴張得比平常吹樂器還大,大口朝內裡不斷吹氣。沒想到那些保險套很快就變成校慶時的那些氣球。」

「哎唷我不敢聽了。好色喔,你們這些年輕人,趕快再多說一點啦。」小夫奪過大雄手中的攪拌棒,幫忙攪起粉圓。

「也有點像童玩吹泡泡那樣,所有女生在宿舍把吹出來的泡泡用手掌心頂過來,又頂過去。大家都玩得很開心。可是啊……」

「可是什麼,趕快說。」小夫竊笑。

「為什麼教官會需要在值班室放保險套呢,他不是有家庭嗎?印象中他有太太跟一個讀小學的女兒。每週也只有一天需要輪班住在學校……嗯,而且,總是很晚來,很早起。」大雄回憶中學時期的宿舍,雖不是男女混宿,不過男生與女生的住房,也只相隔一塊中庭空地,除了午夜時分會象徵性關上一道鐵門,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圍牆的遮擋。

大家忙著吹泡泡,頂泡泡,玩泡泡。在泡泡裡從十七歲來到十八歲。

「我高中的時候就想做胸部。」小夫在大雄耳邊低聲嘿嘿笑了兩聲,

她們一起合力抬起粉圓大鍋,加入冰水沖洗。兩個人靠得很近,大雄發現小夫皮膚白皙但是下巴跟嘴角邊緣的鬍渣好密集。一時看得太專注差點接不上話題。

「人家都說有鬍子才是美女。」大雄慌忙回應。

「哎呀,我們新來的,識貨,眼光真好喔。等我存夠錢,我下面也可以去做了,動手術真的好燒錢喔。」小夫眨眨眼睛笑了。

大雄把視線往下移動,看向小夫的褲襠拉鍊。一座小山隱約起伏。再恍然抬頭看回小夫身體前方晶巧渾圓如同鮮奶饅頭的胸部。

「跟你講,我就是心急。太早做了。現在其他人都能做水滴型啊,哪像我這兩顆,每天洗完澡都要好好按摩耶,不然硬得跟石頭一樣。哭哭。」小夫把粉圓挖起,一勺一勺加入已調好的黑糖水。

「你的可以借我摸一下嗎?」還沒等大雄同意,小夫的手已伸進裡面的裡面。

「齁唷,人家就是想要這種的啦。好軟喔,好Q喔。」

這時,技安跟王聰明也走了進來,他們指著大雄跟小夫哈哈大笑。大雄覺得自己跟小夫還沒有那麼相熟,而且被人這樣摸揉。真的不自在。可是,大家都在笑。技安、王聰明、小夫都好開心的樣子,包括後來拉開布簾的靜香。大家都哈哈哈地笑著。大雄不知道該怎麼辦,她也只好跟著笑。哈哈、哈哈,生硬發出兩次笑聲。

「好啦,跟你開玩笑。我去前面準備客人要的波霸鮮奶茶。」小夫提著又香又熱的粉圓桶,走向茶飲店的外場製作區。

看著小夫跟王聰明纖細的背影,那是大雄夢想中的理想模樣。學生時期,那麼多的王聰明,高瘦挺拔,在籃球場上奔馳。相較球類運動,偏偏自己只擅長田徑。家裡不讓她剪短髮,只好把長髮高高綁起,一串馬尾在後腦勺擺來擺去,打著令人不悅的節奏。

比起考試,她更恐懼每個長假或春節的到來。每次返家的深夜裡,曬在陽台的網購束胸不只一次被早醒的母親剪碎丟在垃圾桶,說這種阿撒布魯的東西影響發育,做女人有什麼好丟臉,又不是生妳胸大無腦,多少人想要傲人雙峰還不懂珍惜……邊說邊把菜市場買回的幾件黃色蕾絲胸罩塞進返回宿舍的行李袋。

「欸,你們大家快看,三顆球在跑。」

「有E奶嗎?」

「你好壞喔,怎麼可以這樣說,那也太瞧不起她的實力了吧。依我看來,至少G奶。」

「GG?」

「哈哈哈……我要笑死了。」

眾人站在司令台後方的廣播室,你一言我一語。聲音從未關上的麥克風傳出,跟比賽的名次一同飄盪在校園的各個角落,最後落在大雄的心底。她躲進女廁的工具間,跟掃把水桶坐在一起。

她自認沒有得罪過那些同學,平常在學校合作社或體育館遇見也會打招呼。難道只是因為沒有幫班上拿下任何獎盃,還是什麼其他原因。

「聽說她不喜歡男生?」

「那她可以……」

「自摸。」

「啊,我胡了!」

廁所外的走廊像是開了一場熱鬧派對,水聲、腳步聲、笑鬧聲夾雜運動過後的汗水,整個空間潮濕悶熱。

從未被陽光曬乾的水桶,發出極濃的悶臭味,大雄被熏得眼淚直流,只能用運動衫的邊緣擦拭疼痛的雙眼。

(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