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神祕花園】〈靈異最前線〉瘋夜衝 小心卡到陰

2021/01/27 05:30

圖/喔夫喔夫

你各位啊,年輕人精力旺盛,費洛蒙作祟,晚上不愛睡覺,動不動就往山上衝,不信邪的結果,被飄哥飄姐好兄弟教訓,也是剛好而已呀!

〔陽明山上就地方便 一泡尿得罪眾阿飄〕

文/宋柏

我是一個沒有靈異體質的平凡「麻瓜」,所以從沒有機會一睹阿飄們的廬山真面目。不過,雖然我是一個「麻瓜」,卻仍有一件發生在我大學生時代的詭異經歷,讓我現在想起仍會感到毛骨悚然。

還記得那年我還是大學一年級新生,而我就讀的學校位在陽明山腳下,熱血的大學新鮮人,免不了會想要「夜衝」陽明山一下,某個星期五晚上,幾個大學生揪了一下,就準備騎車夜衝陽明山。

在山上,大夥兒開心地聊天、唱歌、玩「殺手遊戲」,好不自在,話說我們其中一位叫「大個」的同學,可能喝多了,起身想要小解一下,他沒打聲招呼便直接向附近的草叢「噴灑」了過去,後來大家玩累了便各自解散,當下也沒有甚麼事發生。

但是,週末假期結束後的好幾天,「大個」竟然都沒有出現在課堂上,聽他的室友說,平常健壯且活力十足的「大個」,這幾天常常昏睡在床上,還會對著天花板喃喃自語,偶爾還會低聲嘶吼,最詭異的是,他還會深夜獨自走到廁所,用一種「嫵媚」的表情看著鏡子,然後慢慢地梳理頭髮並且對著鏡子露出一抹冷冷的微笑。

我們覺得不太對勁,趕快聯絡他的父親,他父親火速趕來台北,在約略得知事情的來龍去脈後,「大個」的父親先是跟著兩、三位同學一起帶著「大個」到市中心的某知名廟宇收驚,但是,「大個」到了廟門口,無論怎麼拉他、扯他,他死活就是不進去,還面帶痛苦地吼叫著。

「大個」的父親眼看不是辦法,只好請同學幫忙先請假,然後帶著「大個」包車火速趕回南部老家。好一陣子後,「大個」才又回來學校,但是瘦了好一大圈,也變得沒那麼有活力,就好像生過一場重病似地。後來輾轉聽某位跟他比較要好的室友說,他就是那天在山上直接一泡尿向在地的飄哥飄姐們灑了過去,讓他們非常惱火,想好好「教訓」一下這不懂禮數的小子。也多虧他的父親找了南部有名的法師,並且燒了很多的金銀財寶作為賠償,才讓他們願意離開。

直到現在,常常接近青山綠水的我,除非萬不得已,絕對不會「就地方便」,就算真的要小解,我也會不斷地提醒在地的「朋友們」,請先閃避一下,並且表達一下歉意,以免為自己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公墓迷途鬼擋牆 剛剛妳有抱我嗎?〕

文/徐嘉邦

大學時期,我們的學校在山上,宿舍在半山腰,騎車大約需要二十分鐘。

那天晚上,我與同學在學校練表演練到很晚,練完後去吃個消夜再聊聊天,不知不覺就晚上十二點了,於是我騎著車載她回宿舍。

每次回宿舍都必須繞個一大圈路才能到,那晚我臨時起意,想說乾脆從中間一條捷徑彎進去,這樣可以更快到達,她也同意。

於是我就騎進了一條人煙稀少的小路,那裡沒路燈,一片昏暗,左右兩旁的樹叢遮蔽了前方五米的路,我只能靠著車燈照明慢慢地騎。

依方位來說,應該騎個五分鐘就到了,但我卻騎了將近半個小時,還找不到任何往返的路,我突然想到:「啊,有導航啊!」我轉過頭來請她開個導航,但不開還好,開了看卻發現手機裡的座標一直在原地打轉,上頭寫著「林家公墓」,不一會兒,手機瞬間沒了訊號,一陣陣寒意直逼著我們,突然,眼前劃過一道黑影,我急忙煞車!

停下來望向周遭,全是墓碑,前方是條死路,我邊顫抖邊低語著:「抱歉,打擾了……!」

「怎麼辦?該不會回不了宿舍了吧?」她輕聲地在我耳邊問道。

「不會的,妳抱著我,我們應該很快就能出去了。」於是我感覺到她的手緩慢地伸到了我的腰上,緊緊地摟著,緊到讓我差點喘不過氣來!

幾分鐘後,騎著騎著終於看到前方有一絲照明,我毫不猶豫地騎去,果不其然!這正是我們熟悉的路,也是一開始彎進來的地方。我倆都鬆了一口氣,我感覺到她的手漸漸鬆開,我心想:「打死我也不要再走這條路了!」

終於回到了宿舍,手機顯示時間是凌晨五點,她看著我沒多說甚麼,我想緩和一下氣氛,於是對她說:「欸!妳下次抱我可不可以輕一點?剛剛那樣勒得太緊,有點不舒服啦~」

「蛤?我剛剛沒……抱妳啊!」

〔靈異體質吸引好兄弟 夜遊失神嚇壞同學〕

文/李靜怡

大一住校是四個女生一間,其中一位室友有著深邃大眼、笑容甜美,說起來話來總是輕聲細語的。但這位美女室友的嗜好與她的外表超級反差,這樣的甜姐兒不愛粉紅色,最愛的是黑色;看到鮮花、可愛事物毫無感覺,關於血腥、恐怖、靈異才是她的最愛。最酷的是,她有靈異體質,雖然沒有陰陽眼,但若有好兄弟靠近,她馬上就會感應到。

大學生最精采的是下課後的夜生活,常常參加聯誼,當時流行晚餐後以「夜遊」做為續攤的活動。

某次,大伙為了炒熱氣氛,提議到學校後山探險,騎車奔馳在微往上爬坡的道路上,沒有路燈,周圍靜悄悄,攻頂後,大家坐在機車上聊天打鬧之際,美女室友突然站起來往旁邊走去,大家呼喊她的名字,卻怎麼叫她都沒應答,只見她蹲下來撿了根樹枝就開始在地上畫圈圈,一直重覆這個動作。

看到這幕,想起美女室友提起過她有特殊體質,直覺不妙!就使個眼色找壯漢們過去把她硬拉起來,架上機車趕緊下山。

回到宿舍一樓的休息大廳,請舍監先將燈都打開,然後一直呼喊美女室友的名字,過了好久她才慢慢回神,我們將稍早在山上的狀況再次描述,只聽她淡淡地說:「當時有位朋友在我耳邊說她不舒服,想喝碗草藥,問我能否幫忙,然後之後的事就記不清楚了!」

嗯,經過這次經驗,我再也不參加夜遊探險!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