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閱讀小說】 盧慧心/月榮 - 3之3

2021/01/20 05:30

圖◎吳孟芸

◎盧慧心 圖◎吳孟芸

月榮的母親突然對殺生充滿驚恐,是滿三十歲那一年。

據說母親一向也沒表現出宗教上的傾向,兩姊妹在阿嬤家長到三、四歲,照母親當年的說法是「總算有個人樣了」才接回台北。母親離職做了家庭主婦,自詡為教育媽媽,給她們認字塊,學算數與英文,總說月榮五歲零兩個月,就認得幾百個英文單字。當時教育體系嚴禁資優班,於是私校巧立名目,兩姊妹入學時都進了美術資優班,畫素描跟水彩,還考智力測驗。

測驗卷上都是媽媽天天給的方格、點點與圈圈,她閉著眼睛都能完卷。

然而另一方面,家庭生活上卻冒出林林總總的問題,譬如母親上菜場買不了生肉和魚蝦,市場裡片成兩扇的豬體、笑咪咪的豬臉連著肉皮,也把她嚇壞了。

月榮跟妹妹稍大後,常被母親洗腦殺生果報之事,倒更堅定了絕不入教的志氣,即使直到國三,兩人的寒暑假都要去道場讀書,幸好她們是兩個人,兩個人在火車站一個很羞慚的轉角,牆上貼一大幅林木垂拱環繞寶殿的空拍圖,地磚上貼著道場專車的上車箭頭。

他們這一站,最多的時候有七、八個學生等專車,最少的時候只有她們倆人,妹妹說這就是哈利波特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說的也是,寒暑假中,陌路人來來往往,根本看不見有教團的專車在接送學生。

人人活在斜角巷。

月榮就一直假裝沒看見路口免費發放的生命之愛小冊子、牙醫診所跑馬燈用的《聖經》句子、里長門口貼的靜思語。最叫她恐懼的還是那種在捷運門口擺小攤子,堅稱學校正在教小朋友同性性交的愛家男女。

超市買的全雞首爪俱全,沒辦法不要。雞鴨總有半睜半閉的眼睛,她燉湯時會把頭部跟腳爪藏在鍋底,雖然最後也是沒有吃就放入廚餘桶,但買回來後若不加以烹調,竟有些過意不去。

她會將雞腿剁下、去骨、與醬料拌勻,雙手在浸了醬料的腿肉裡,徐徐地搓揉、按摩,也曾經是有靈駐蹕的軀殼,將再一次滋養肉身。

文蛤吐沙是少數會讓她心疼的時候,一公升的水對上三十克的鹽,最接近海水,從冷藏的真空包把緊閉的文蛤放出來,浸在鹽水裡。一、兩個小時以後,開始吐沙了,裊裊從鹽水底下升起的黏唾如舉炊煙,探出雪白斧足的蛤很天真地在一鍋鹽水裡甦醒。不知為什麼叫文蛤,但的確覺得它們很文氣、老實,兩扇面有黑灰白棕褐等顏色,貝緣起著一些圈圈,不張嘴時脹鼓飽滿的、栗子似的,又像女人用的小錢包。

不管煮什麼湯,加了文蛤都會特別鮮美,湯小滾的時候,將吐過沙毫無防備的蛤放進滾湯裡,貝殼相擊叮叮噹噹地,然後將鍋蓋蓋起來,不久鍋中開始傳來砰砰聲,就可以把火關了,喝上一碗,就像把自己心裡的海也再次交了出來。

即使她開始小心翼翼,會提早一天將凍蝦移到冷藏室,不再倉促地讓凍蝦在流水中解凍,但東東已經發現蝦雖好吃,卻還有更好吃的蝦。她想辦法在不同的超市買更新鮮的蝦,可是刷卡能買到的東西就是有限,又沒辦法上真正的菜市場,沒錢也沒時間。

最近東東不時想起來,會突然氣急敗壞,說要吃最好吃的蝦,她只能別過頭裝做沒聽到,最好吃的蝦是青鋼色,下鍋前還在水槽裡往外蹦躍,Amy出差回來請她吃飯,她帶著東東一起去,吃得好開心。

兩人聊著聊著,月榮就想起說,最近看了很棒的素材。「也不是什麼火山爆發還是海底世界,就是一些麥田、樹、馬、天候變化……」

沒想到Amy一連聲說:「我知道我知道,那是假的!」

假的?

「也不能說是假的,應該說是贓物。」

看月榮瞪大眼,Amy說:「不是最近的事,好像有一、兩年了,有家丹麥的公司雇了一組人到中蒙邊界拍攝,不知道是沒有打點好還是被人坑了。有人直接被遣返,有些關了幾個月,只有拿台灣護照的那個人就沒回來。」

月榮一怔:「誰拿台灣護照?」

「就是說啊,誰知道到底有沒有這個人啊。」Amy又說,「後來有些被侵占的設備跟拍出來的素材就流到市面上了。陸續有人買,結果都被丹麥那家公司告了,錢也花了,影片又不能用。」

月榮聽得一愣一愣,Amy輕巧吞了一小杯獺祭:「聽起來像都市傳說吧?」

「妳看過那些片子嗎?」月榮半晌才問。

「沒有。而且聽說設備不好的話看起來也沒什麼。」

設備好的話會看掉你的魂啊。月榮吞聲。

Amy還說她們倆都合作過的一家動畫公司,現在已經發不出錢來了,承包的案子潦草四散不了了之,之前合作過的廠商大概都分到了一點項目。她們兩個都是經過手繪原畫轉電繪3D的衝擊,在數位繪圖班上認識的,當時在那公司接案已經是做到最低的價錢,恍如隔世。

但恨還是恨,經久不壞,依然新鮮。

「最討厭以前那個經理,說什麼給小孩看的卡通而已,預備跟緩衝根本不重要,嘔死我了!毫無品味。」

「每次都說要求不多,要順就好,無不無知?」

「就是,預備跟緩衝也不懂,還順什麼順。」

其實回想起來就冒冷汗,當時她好絕望,租住的小隔間只有個通氣窗,她私自把房東提供的桌子當做椅子坐,把通氣窗卸下來,在窗台上釘了一塊厚板當桌面,坐在那,時不時就凝望底下,隔壁棟的天台上,時常有新的、掉下去的東西,雨天時濕軟黝黑的襪子、簿本,晴天就曬成了靜物畫。

「表定要交的東西他盯得超緊,匯款的時候就叫我們去領支票,日期愈壓愈後面。」Amy聳肩縮脖子作驚寒貌,「幸好我們都逃出來了。」

「真懷疑怎麼他們現在才倒?」

「聽說那爛經理還安全下莊,全身而退。」

「沒天理。」

超沒天理的。

母親病逝之前就自殺了。

很難相信在生活中最忌諱生死的她會這麼做,她病後在人前一直表現得那麼矜持,好像身上的病是新近豢養的小動物,談起來滿心憐愛,如數家珍,配合勘驗後,他們很快就辦了喪禮。一年後是父親走了,攝護腺癌才確診就走了。當時臥室已經堆雜物堆到沒辦法使用,父親睡在客廳沙發上,抱著十幾個保溫杯過活,不同大小、款式,有買的,有送的。吃飯也用寬口保溫杯在吃。她們姊妹約好,一起帶爸爸去聽術前說明,三人聽完回到老家,頻頻被醫生稱讚還很年輕的父親,說要先躺一下,就這樣過去了。

那天月榮在夢裡對著家裡的鏡子洗漱,從鏡子裡瞥見正在上吊的媽媽,月榮尖叫一聲,奔去把母親解下來,母親沒有死,甦醒過來。月榮淚流滿面,說媽媽對不起、媽媽對不起……她打從心底知道母親有多想死,但不得不救她。

鬧鐘響了,她還停留在哭泣的抽搐裡,雙手震顫。可見的確是醒了,十年了。

百洲一直睡到她跟孩子都穿戴好,母子兩人走到公寓門口,正要關門時,才糊里糊塗地起來開燈如廁,東東聞聲立刻放開她的手,跑去跟敞著門撒尿的爸爸聊天,月榮僵立在鐵門後,看著百洲與東東,卻不敢靠近他們,彷彿自己的家、有她父母親的那個,就在她身後擲出長長的暗影,太靠近就會傷及無辜。

到了公司,她還沒好起來。每個人看起來都陰陽怪氣,她也不怪別人,最大的可能就是她自己陰陽怪氣。她把自己關在辦公室歸檔,不時按F5重新整理網頁,之前她製作的科學小短片明明很受好評的,政府的補助名單也該出來了。患得患失,不如想想晚上要吃什麼……等等,昨晚吃了什麼呢?

總經理打電話叫她去一趟。

「妳知道副總已經幾天沒進公司了嗎?」

這種不是問題的問題,連國小五年級的學生都懂得避開。

她沒說話。

「他買了一套素材你知道嗎?」

月榮眼前閃過那條森林裡的小徑,鬆厚可枕的松針……

總經理還在說副總冒用了他的名義,會計一時不察,開了公司的支票,一張一百二十萬的支票,還有張兩百萬的,這是偽造文書……

最後他疾言厲色:「妳跟這件事有沒有關係?」

「我什麼都不知道。」

總經理換了一個口氣:「好,我相信妳。但是發生這種事以後,你們這個部門要怎麼辦?一下子虧空了三百多萬,只能裁掉這個部門了。」

「副總偽造文書,跟部門沒關係。」她聲音很小。

總經理一聽就炸了:「那套素材就是你們部門買的!那就是你們虧空!」

她聲音依然很小:「那素材在哪裡?」

「誰知道!」

月榮突然地走了,就像被他的吼聲颳了出去,她穿過走廊側身跑進副總的辦公室,裡頭早已被翻過一場,她轉頭又找施作室的鑰匙,放鑰匙的抽屜多了一張記憶卡,她也拿了,飛跑著去施作室,先找穿戴設備,東西都在,也好,沒被盜賣。難怪今早公司每個人看起來都不對,沒人先知會她,從育嬰假復職以後她就一直在副總手邊,一下班就奔去接孩子,誰也不認識。

她把門反鎖上,開了設備,把記憶卡嵌進讀卡機裡面。

機器讀卡,發出了輕微的嗡鳴聲,綠光在機器間閃動,施作室的門外逐漸擠滿了人,有人搥打著透明窗,嘴形開闔,在無聲地叫囂。

她迫不及待地戴上了頭套,不再理會。●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