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 Nero 黃恭敏/倫敦

2021/01/17 05:30

◎Nero 黃恭敏

◎Nero 黃恭敏

大清早我就起床了,倫敦的夜晚很安靜,打從有記憶以來我每晚都做夢,到倫敦之後卻還沒做過夢。以前我不知道世上有黑白的夢境,我鮮少和別人討論自己的夢,也從來沒做過黑白的夢,直到她告訴我,她夢見自己在白色畫紙上用白色顏料用力塗鴉,怎麼樣塗都沒顏色,我這才知道原來這世上有黑白的夢。我不喜歡做夢,那些彩色的夢境困擾著我,就像久治不好的流行感冒一樣,每天夜裡蠶食我的情感──假如情感是水,那夢境就像一座淺水湖,映照出真實或虛幻。而在這沼澤地帶,我深陷。

等昨天,等今天,或許等待的人特別容易做夢,尤其是等待一些不切實際的事物的人,等到最後他們已經無法放棄,機會也愈來愈渺茫,只好做夢。到了這種時候,難忘已經變成一種痛苦。在我的夢境之中,連角色們都在想像他人的心,想像別人這些年來是怎麼過的。人們喜歡做夢是因為夢境美麗而簡單,然而我卻做著世上最複雜的夢,在許許多多個子夜或清晨從夢中醒來,然後望著天花板發呆。

來到倫敦的第三天,我發現自己愈來愈常思考,生命的意義,我來此的意義,以及我流離失所的原因。或許是因為倫敦讓我想起她和家鄉,或許是因為在這裡我感受到一些從未在他地感受到的。這裡的人很不一樣,卻有些例外,像是我的朋友們,又或是我自己。沒有說出口的事是那麼地多,說出口的卻又不稍縱即逝,這一切使我言不由衷。

天還微暗,整間房子一片漆黑。我找不到二樓的電燈開關,在黑暗中緩慢地走下了樓,並且在冰箱裡找到一些牛奶。我站在藍黑色的廚房裡用微波爐溫牛奶,雖然我知道廚房的電燈開關在哪,可是並不想打開燈,一方面可能是因為懶,微波爐看起來又那麼溫暖,一方面是因為我的心醒了,眼睛卻還沒醒吧。

我套上夾克準備出門。才剛推開門,一股寒風就迎面而來,我拉上夾克的拉鏈,外頭微弱的天光照進我身後藍灰的屋裡。我深吸一口冷冽的空氣,走入倫敦的藍色清晨。

灰色的路上只有我的腳步聲,我在戴手套時不小心讓左手手套掉進了某戶人家的花園裡。我一腳跨過那低矮的欄杆撿拾那只落在草地上的灰色手套。起身的時候,我和一名躲在紗窗後的黑人小女孩四目相接。她驚訝地看著這個闖入她家花園的陌生人,我對她眨了眨眼,在她好奇的注視下繼續朝巴士站走去。

即使戴了手套,寒風還是從手套和衣袖的間隙透入。我兩手插在夾克的口袋裡,獨自跨越沒有車輛的馬路,推開半掩的木柵欄。還沒開店的服飾店前,我看著自己的身影映在櫥窗玻璃上,有一種時間是不是靜止的錯覺,好像城裡只剩下我在走動,和那些熄滅的路燈、暗紅色的屋頂、依舊灰濛的天空。

走在停車場粗糙的柏油路上,聽偶爾一、二部車子刷過馬路的聲音,我在離巴士站不遠地方停下腳步。已經可以看到候車亭了,但我的注意力被一群飛越天際的黑色燕子所吸引了。牠們在空中不停迴旋,從對街餐廳的招牌飛到高聳且只剩下樹枝的行道樹上,再飛至黑色或紅色的磚塊煙囪上。有幾隻停在一間有白色窗格屋子的屋頂,這時我看見了那點在天空移動的光亮,起先我以為那是一架飛機,仔細看才發現那是一顆流星。

清晨似乎亮了起來,那顆流星從磚紅色的屋頂出發,穿過灰暗的雲層,點亮了倫敦的天際線,最後降落在那停著燕子的屋頂上。燕子紛紛驚起,被提早到來的黎明嚇了一跳。

另外兩顆流星在不遠處滑落,我脫掉手套拿起相機,在它們落入對面的屋頂前拍了張照。它們點亮了窗戶,那些原本緊閉的窗簾拉開了,睡眼惺忪的男孩走到窗前,點亮城市第一盞燈。最後一顆流星朝我直直地飛過來,幾億年長途飛行後,背負許多難以達成的願望,劃過這座城市,燃燒最後一點燦爛,然後消失在倫敦清晨的冷冽中。

我把手套戴回冰冷的手上,循著流星消逝的路線,在黎明些微的亮光下穿過寂靜無聲的停車場,繼續朝不遠處空無一人的候車亭走去。在紅色巴士到站時,下起了細雨──那種會令人觸景傷情的雨,會使人醉的雨。上車時,我的心裡懷著一股明知道喝酒會醉的心情。雨滴在我的唇上,我卻懶得擦掉。

遠方的人,現在不知道出門了沒?是不是,也在雪中走著?●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