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張錯/躺在已熟睡她身邊一個冬夜

2020/12/22 05:30

◎張錯

◎張錯

風已靜息一切都已沉寂下來

儘管仍可聽到簌簌雪落聲音

像要掩蓋一些祕密,甚至埋葬

隱藏已久睡火山般待爆的情欲

多年要表達又無從表達的柔情蜜意,隨著沉重呼吸

風箱抽送般燒成傳熱的生鐵,灼傷回憶,不再完美;

每種隱私都是一塊七巧板,循線追索,似完成,但不完整

每塊風景都是一個完整故事,拼湊起來去完成,但已失真

他是知道的,所以在身旁讓她一直沉睡,抱緊一個完整過往

一個永遠無法代替的年輕愛人,站在黃昏雨唱著始終不捨哀歌

一段永遠無法代替的完整戀情,隨雪花飄落在另一個男人歲月

埋葬成死者,進入遺忘,直到冬夜男中音歌手

用沙啞喉嚨把他復活,唱出愛爾蘭少女的哀傷:

「殘酷的格哥雷主公啊!郎心鐵石,吾心黃金,癡心委身相許

今夜大雨滂沱,金髮盡濕,抱女敲門您不應,投身大海永無蹤。」

啊!沉默是最殘酷設計,覆雨翻雲隱藏一切承諾反悔

她才會在偶然雪夜坦訴過往,告知一個夭折少年當年祝福:

「此生能力所及最好的都給妳了,永不可能傳奇如妳,苦難如妳

或憂鬱更甚於妳了。」說著說著,就噙淚睡了。

躺在已熟睡她身邊一個冬夜,他思索著另一種生命的困局

生死之間活著好,還是不活著好?在乎好,還是不在乎好?

彼此坦誠,還是相互隱瞞好?三個人,誰又是死者?誰在存活?

想著想著,以為藉此可以朦朧入睡,像她迷失在不能回頭過往

但肯定知道,明天回到都柏林或台北,那首民謠依然會在腦海不斷浮現。

繫鈴人語:

此詩起興於喬伊斯(James Joyce)短篇小說〈死者〉(The Dead),終止於誰是死者定義的困惑。妻子Gretta在冬夜關於與早年逝世少年戀情的即興陳述,引致當夜睡在她身旁丈夫Gabriel對生命與死亡的無限感概。

詩中最後一句,借都柏林與台北賦比,如《楚辭》香草美人,隱喻配偶即國土,婚配兩造意向的不諧、情感連結的斷裂、想擁有卻被排拒於局外的孤單,正是男人在小說裡遭遇到那場阻隔生命的大雪。

那首愛爾蘭民謠叫〈奧克連的少女〉(The Lass of Aughrim),敘說一個鄉村少女被格哥雷主公汙姦成孕,大雨中抱著生病女嬰哀求開門接納,被拒後投海自殺。歌詞有謂:「我倆交換婚戒,我的黃金打造,你的廢鐵一枚。」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