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浪曉文/ 讀

2020/12/16 05:30

圖◎阿力金吉兒

◎浪曉文 圖◎阿力金吉兒

「幫我讀一下。」凌晨三點,漆黑的房間,訊息亮起,有一個文檔傳來。

「讀後告訴我妳怎麼想的,我會改。」十五分鐘後的另一個訊息再亮起,隔著九千公里,和六個小時,好像暗示著對方如何在意。

然後過了很久,我才終於從漫長夢境醒過來,一身依舊疲憊不堪,幾乎像沒有睡過的樣子。我瞇起眼看到訊息,再迷迷糊糊地在被窩裡擾攘,不願起床,索性靠著枕頭讀他寫的作品。

「我哪有資格給你意見讓你改。」我如此回他的訊息。

「讀了嗎?」他那邊也傍晚了。

「讀了。」

自從認識這個人以來,他都不定期地傳來他的文章,二千字到四萬字的都有,每次我都抽時間認真閱讀,然後和他討論。我其實從來都未曾見過他,也沒有真正用喉嚨對他說過一句話,他居住的地方遠在天邊,文字成為我們的關係的全部。

「覺得如何?」

「挺喜歡這篇,但有點讀不懂。」

「例如?」

「例如我不明白為什麼那個女鄰居會經常赤裸地在那幢樓房裡面。」

「因為她的民族服裝一直束縛著她,她唯有赤裸身體才能感受自由。」

「那為什麼男主角要一直無事生非地戲弄她,以致悲劇發生?」

於是他解釋著故事想要表達的世界觀,說著男主角本來想要抗衡沙特的論點,但最後還是敗在「他人就是地獄」的死亡裡。

我聽得皺起了眉,不禁為自己的孤陋寡聞於心有愧,以致讀的時候難以理解他的心思細密,及故事背後的深層意義。

「就算先撇開哲學角度不說,讀過你這麼多篇,我最喜歡這一篇。」

「我一直覺得這一篇寫得不好。」

「我反而覺得這一篇最觸動到我。」

他的故事講述一個香港男人生活在異鄉,有一個捷克籍的妻子。因為某些原因,他獨個兒走在雪地上,尋找著妻子祖母遺留下來位於偏僻森林裡的一所大宅。讀者一直都不明所以,為什麼他要在那幢陰深恐怖的屋裡留宿,和為什麼剛好旁邊又有另一幢房子,住著一個曾經是遊牧民族,靠偷渡來到那裡的女人。故事在一個異世界中離奇地展開,到最後才揭曉──原來男主角的妻子一早過身,他為了看她小時候住過的房子,才長途跋涉去到那座大宅。後來他也發現自己無家可歸,所以就住了下來。兩個都不屬於任何地方的人,始終無法和平共處,最後釀成一場災難。

我讀到結局的時候,忍不住放聲大哭了起來,像是感受到作者只能透過寫作才能表達的東西。無論那故事有多大程度上的真相,我已經認定了它就是他最真實的情感經歷。

「我甚至乎不知應不應該把這篇放進我的書裡。」他正忙著編輯他寫過的文章,出版他的第一本書。

「放。」

「好吧。」

「故事中的妻子就是羅拉?」我依稀記得他舊愛人的名字。

「嗯。所以這個故事讓我很赤裸。」

「總有天它也會讓你很自由。」

然後他就沒有再回覆我。

然後幾個月過去,吸收過的故事讓我每晚都睡上十幾個小時,就算第二天張開了眼晴,還是醒不來。連出門的力氣都失去掉,我的整個人和人生都處於渾沌的狀態,無時無刻都飄飄然的。心理學家說我的抑鬱症有復發的預兆,我說好吧我都準備好了。

後來在一個下雨的早上,他傳來一條連結,可以通往他在Kindle上發布的新書。「妳都讀過了。」我在手機打開頁面,是他的筆名、書名,和由深藍色漸變成粉紅色的封面。隔著半個地球,他的無助、他的孤獨、他沒有了的聲音、他被撞碎了的靈魂。

「妳都讀過了。」

「我都讀過了。」

「換妳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