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 廖偉棠/弔客(六首)

2020/11/11 05:30

圖◎唐壽南

◎廖偉棠 圖◎唐壽南

弔客

我以為在邊境能發現我們的墓碑

那碑上的號碼篡改了我們的名字

我以為可以從凶手那裡取回我們的骨灰

然後發現凶手已經在骨灰盒上面營居

還是有一個少婦手持一片花瓣叩門

一聲一聲,是火舌在春蔭中熱吻

生做為一個尋歡者總是孜孜不倦

死做為一個流浪漢又何嘗錯過喜宴

2020.4.12.

長日將盡

風緩緩在高窗前

升湧的樹冠暫息

女兒睡著了

像普天下的女兒

我的右肩留下她心形的汗漬

像普天下的父親

我不會想像另一個世界末日

不管亂山已經漸生它們自己的秩序

在幽徑、街道和高速公路之外

不管病毒早已排好嘉年華的隊列

人類的手被輕輕從方向盤上撥開

即使他從未掌管

這高唱和撒那的靈風

在默念客西馬尼園的一夜

苦苓林的一夜

溱與洧的一夜

傷膝溪的一夜

世貿犬牙與矛戈聳峙的一夜

我不會想像另一個黎明

只能靜待火海滔滔如經卷

席捲鍵盤上的十指

祂將選擇在哪一刻暮色四合

撫平原野與遺址間萬獸的嚎叫

說吧,塞納河

密拉波橋底下那一對戀人可見到

魚龍寂寞

那投河的一雙手

打開了荇藻間

夜之寶盒

逐片葉子,萬、億、兆片葉子

一一抹去這一刻

只留下女兒輕呼

吉他靜音

雲無顏

遊魂們像吉普賽人在聖母院裡生起篝火

2020.4.19.兼祭保羅.策蘭離世五十週年

能拯救我的只有亂花與鏽

能拯救我的只有亂花與鏽

毀滅我的是月亮和透明的鳥

沒有任何理由

我依然路過這些入夢的寺廟

拎回紅白藍的外帶餐點:三五彈孔

隔夜勿舔,血已腐

能出賣我的只有摩托與露

收買我的卻有狐狸和貓

你變化萬千,價值零元

熱愛不如幽媾

小蒼蘭,小蒼蘭

這位擦肩而過的天使

我知道你的口罩下面

藏著兩朵瑟瑟的小蒼蘭

跟飛蟻一樣:脫翼、蠕動、死亡吧

即使這樣無意義的一生

你們還是比很多人類要好

2020.5.7.

桅杆

維克多.崔知道光州嗎?

他一定知道,否則

他不會爬上那血淋淋的桅杆

像一把刀子,像一把釘子,像一捧微子

不斷地燒灼人類的鍋爐

能燒穿嗎?能傾瀉出鐵液嗎?能把一個人鑄成雪嗎?

我遭遇了車禍,維克多.崔知道這是什麼滋味

胃酸裡翻滾著黑麵包,悶罐車裡翻滾著情人的裸體,

國家翻滾著鐵絲網衛星,讓我們漫遊一個黑白色的未來

那時候

光州的死者,蘇聯的死者,太子地鐵站的死者都會復活

縱身上馬,去我們赤裸裸的未來,過時四十年的未來,翩然燦然的未來。

2020.5.18.光州事件四十年祭

當野草最近在庭院茁壯生長

我哀悼著,並將隨著一年一度的春永遠地哀悼著――惠特曼

當野草最近在庭院茁壯生長

開放它們那些倉促如冰雹 的小花

悼詞被一再刪節

死神也被銷號,據說他造謠

我走出瘋人院,仰望你一根根掐滅

晨星的菸頭

據說將要來臨的是劇烈的永晝

據說我們的祖先,他是個閹人歌手

當野草最近在庭院茁壯生長

我把紫丁香和海筆子相混,還有夾竹桃

把它們移進我破裂的複眼

我的輓歌押錯了韻

霉點輕輕降落在洗衣機的深淵

像雪落在灰蛾麋集的海面

我有千噸木,無法移進曼哈頓

據說。這是你滾進草叢的皇冠。

2020.4.27.

端午過美崙溪至花蓮海濱

浪輕輕掀起了千垛慰靈碑

昨天的粽子仍然披著簑衣

固守著死亡的黏稠

海攤開了雙手,無限地攤開說:無

它並無軍火或笛聲酬答黑夜

它和汩羅江的三戶無關,和秦亡無關

和神風敢死隊和鐵絲貫掌的義民均無關

今天的粽子仍然披著簑衣

垂釣潛行於河心的山影的鱗片

那條龍它將要翻滾旋躍而起嗎?

那千條龍它們將要翻滾旋躍而粉碎嗎?

它們還說著楚語痛楚至極也些?

罷不了,明天的粽子仍然披著簑衣

海收起拳頭――驟然爆擊一千面不存在的國旗。

2020.6.25.花蓮回台北火車上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