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神祕花園】〈異想故事館〉那些年 軍中的鬼故事

2020/11/08 05:30

圖/喬安娜

如果男人聊天時別再只會跳針似地回味以前部隊的當年勇,而是說說軍中聽到遇到的靈異事件,包準你的女伴會津津有味黏著你,而不是打哈欠叫你閉嘴。

〈不是水鬼來摸哨 竟是營區鬧鬼了〉

文/蔡靜雄

時間:1967年8月(中元鬼節某夜)晚上11點

地點:金門縣南雄某後勤指揮部營區

「喂,起來!有情況!」半夜三更,阿義士官輕聲呼叫著,我驚恐地起身,阿義說剛剛有人投石問路兩次了,接著又丟了第三次石子,鋁製的臉盆聲、辦公室鋁板的棚架聲,像是無奈的哀鳴。我全身直冒冷汗,來金門前線四個多月終於碰上你了——共匪水鬼!他們來摸哨偷營,我們是彈藥補給站,出事的話那真是大事。

一身武裝跑到辦公室,看到四位交班哨兵,人多了膽氣也壯了。仲夏之夜,月明星稀,真像童話般的美,想起四個多月前,別離的碼頭,殷勤頻致語,一時兒女情長,英雄氣短。就在此時,離辦公室不到二十公尺的餐廳響起一大片桌椅碰撞的聲響。太過分!太明確了!明擺著逕自動手。我吩咐四個哨衛持槍瞄準餐廳兩個出入口,凡不是我弟兄一律格殺勿論!我和阿義士官則各執彈械、手電筒奔向餐廳前、後門口,手電筒齊照,卻空無一人,桌椅整齊。當時兩人傻眼,但仍在附近二十公尺內詳細搜查,未見任何異狀。

大伙兒六人回到辦公室後面面相覷,我們開始相信,我們真遇見了「鬼」。此時辦公室外傳入清楚的沙地走路聲,直向辦公室而來,大伙兒以為是主任來查哨,結果出門一看,眼前空無一人,但走路聲、沙地摩擦聲仍不停止。六人中有一名宜蘭籍士兵,向四周行禮致拜口中唸唸有詞:「我們是來當兵的,不是當官的,不要為難我們。」就這樣,六個人窩在辦公室討論了將近半小時,確定我們「聽見」了鬼。

第二天早上,我找了資歷最久的台灣雲林充員兵詢問,他才告訴我,半年前才建好的餐廳,原先是個墓地,八二三炮戰時墓地被砲彈炸毀,隔了七、八年都未見後人來修墳祭拜,乃報請指揮部改建為餐廳。他帶我到餐廳後頭,翻開一個被當做小板橋的石塊,上面赫然刻著「╳╳╳之墓 清同治七年」,我們算了算約百年之譜,想來此位仁兄已是「百年鬼瑞」。那次之後,晚飯後再也無人逗留在餐廳聊天下棋,只是補給站鬧鬼之事已傳遍後勤指揮部。

〈那晚我看到的哨兵 到底是誰啦?〉

文/補給二兵

我一向不信靈異鬼怪故事,認為那些大多是被有心人穿鑿附會後的無聊事。但是在海軍退伍前發生的一件怪事,多年後自己對於那夜發生的事,仍然無法給出合理的解釋。

我習慣在隊上袍澤入睡後,獨自於補給室完成帳務作業,畢竟這是需要專注的差事,不能允許出錯。那一年,一如往常,結束手邊的財會工作後,已經超過深夜兩點半,走小徑回寢室之際,望向遠處哨兵亭,藉著皎潔月光,看見站哨衛兵垂著頭倚在牆邊不動,好像是在看著地面上的甚麼東西,極深睏意下也沒做多想,回寢室後直接倒頭就睡去。

隔天一早就被班長的喊罵聲吵醒,只見昨夜哨兵小江哆嗦著將自己捲在棉被裡不肯出來,任憑班長飆罵也不願下床。這小江是個海派粗線條的大漢,平時為人開朗極了! 這怎麼回事?失戀嗎?眾人在班長命令下各自回到工作崗位上,後來小江當天就因發高燒被送去海軍總醫院,隊上派了一名弟兄陪著小江作為照應。兩天後,篤信基督的隊長集合所有官士兵,請出隊旗再擺上供品,誠心祭拜了一番。

退伍前夕,那位照料小江的弟兄和幾個袍澤喝酒為我送行,幾杯啤酒下肚後,小聲地說了那夜的事。小江那夜站半夜兩點到四點的哨兵勤務,剛上哨就覺得下腹翻滾,情急下直接跑到哨兵亭旁廁所解放,完事後竟聽到耳後有女人說要幫他擦屁股,小江當下拉著褲子連滾帶爬回到哨所,回頭看了一眼,廁所門口的鏡子竟映出一個女人慘綠的臉,血紅的眼睛透過額頭披散髮絲直瞪著他。小江腦中轟地一聲,嚇得立刻跑回寢室躲進棉被到天亮。

我聽得目瞪口呆,那不就表示那時候門口的哨兵沒人站?不對啊,那那一晚五點到六點的哨兵是誰去叫起床的?咦,我那天半夜回寢室時,看到的哨兵身影又是甚麼東西?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那哨兵絕對不是小江!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