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胡如虹和她的藝人朋友們》 「八十八顆芭樂籽」阿強 搖滾苦悶人生樂無窮

2020/11/02 05:30

阿強從小就有很多憂鬱的事情,特別愛很吵的搖滾樂。(記者陳逸寬攝)
☆自由時報電子報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 酒後請勿開車☆



文/胡如虹

如果你覺得生活苦悶,人生很痛苦, 可以聽「八十八顆芭樂籽」樂團的音樂, 看看主唱阿強的故事。

成團超過20年的八十八顆芭樂籽,曾經拿過第2屆海洋音樂祭的海洋大賞,也曾多次獲得金音創作獎,他們的音樂風格鮮明,偏愛龐克搖滾,音樂離不開酒,舞台表演也離不開酒,摻了酒精的音樂與舞台表演更瘋癲,也更能釋放人生的苦悶。你可以跟著主唱阿強搖頭晃腦,扯著喉嚨大聲嘶吼,看他表演劈腿,聽他「共勉之」的口頭禪,發現各種荒謬、熱血與邪惡交織的人生鳥事情,其實都會成為過去。

阿強是八十八顆芭樂籽的靈魂人物,身兼詞曲創作和主唱。(記者陳逸寬攝)
☆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壓力大玩樂團 聽最吵的音樂釋放●

我一直以為玩樂團的人透過音樂釋放情緒,應該都過得很暢快!沒想到阿強竟說他有很多玩團的朋友得憂鬱症,因為壓力大的人才去玩樂團,很多玩音樂的人無法面對人群,才選擇自己創作,但創作到一個部分又必須面對人群,變得很矛盾,所以玩團的人都很痛苦——沒錢痛苦、沒人看痛苦、歌寫不出來痛苦。他也是因為從小有很多憂鬱的事情,需要聽最吵的音樂,才會走上玩團的路。

阿強從小就在一個金錢困乏的環境長大,父親中風過3次,幾乎沒在工作,住在地下室的倉庫長達20年的他,常常在清晨5點聽到父母為了錢吵架。「他們以為我聽不到,其實我都聽到。」聽搖滾樂成了阿強最好的情緒出口,玩樂團、寫歌創作成了他最擅長的事。

●曾整年吃吐司  1個月只花2千元●

台灣獨立樂團生存不易,能夠撐過20年的樂團並不多,阿強從小就習慣沒錢的生活,對於清苦過日子甘之如飴。「我連花100塊買東西都要想半天。」這是阿強從小養成的習慣,他剛退伍,決定玩團為生,卻沒什麼表演的機會,好幾年的日子過得苦哈哈,同學、朋友最常問他的一句話是:「你怎麼活下來的?」讓我也忍不住跟著問:「那你怎麼活下來的?」

阿強牽動了一下嘴角,淡淡的微笑說:「在台灣不用賺很多錢就可以活下來,我一個月只花2千元,曾經一整年都只吃吐司,因為吐司很便宜,20塊就可以買一大條放在冷凍慢慢吃,我那時候還發現了很多吐司的新吃法。」

現實很殘酷,但現實並沒有磨掉阿強做音樂的決心,樂團沒辦法賺錢維生,阿強就想辦法打工賺錢過日子,他做過派報生,在吧台打工,也當海洋音樂祭的主持人、舞台監督。

阿強粗獷的外表下其實也有溫柔的一面。(記者陳逸寬攝)

●成團超過20年 2012年團員終穩定●

樂團收入不穩定,自然留不住團員,八十八顆芭樂籽的團員來來去去,只有身為主唱的阿強一直都在,他說到了2012年,有了貝斯手冠伶、鼓手東祐、吉他手大頭,八十八顆芭樂籽的團員才算穩定下來。很多獨立樂團希望聚光,一次風光爆發,八十八顆芭樂從不在乎場面是否風光,他們從農產品發表會、工地秀到個人演唱會,什麼場地都唱。

在什麼地方表演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演出的音樂。阿強依舊做他想做的龐克搖滾,從生活中汲取創作素材,不管老少都能跟著他們搖擺,感受音樂的躁動。

相隔4年,八十八顆芭樂今年8月才推出新專輯《我的心正為你這個中年翹臀燒著》,我看到他們專輯文案中寫道:「他們都叫我越過山丘,那來的山丘,爬上去也是懸崖,四面也都是峭壁…」我忍不住笑了。

也許大多數人面對的現實人生,並不是山丘而是懸崖、峭壁,知道有人跟你一樣走在懸崖、峭壁,好像變得有些安慰。「原來我不是最慘的!」這也是阿強說八十八顆芭樂籽帶給樂迷的力量。

年屆40不惑之年,阿強說以前每到了4、5月,因為農曆年前後幾乎都沒有商演,他的存款都歸零,這3年來因為拍戲、直播主持,好不容易存款沒有歸零,可是今年碰到新冠肺炎疫情,存款又再度歸零﹔但歸零又如何,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聽一首搖滾樂,把人生的苦悶都嘶吼吶喊出來,相信自己會戰勝這個狗屎世界。

胡如虹和她的藝人朋友阿強。(記者陳逸寬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